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科幻小说 >全球进入大洪水时代 > 第九百八十一章太古尊

第九百八十一章太古尊

    当然,就算是原初状态也并不代表永远不会被魔醯腐蚀,只是需要的时间十分漫长,这块玉骨也不知在这里存在了多少年,苏黎慢慢看出,这玉骨曾经应该很巨大,只是经历了很悠久的岁月,现在只残留这么一小块。

    感受着体内那龙的力量震动,与这玉骨不断共鸣,苏黎伸出右臂,这块玉骨突然呼地一声,就主动冲了过来。

    “这是……祖龙的力量……”当苏黎抓住这块主动冲过来的玉骨,感受着那力量,心头猛地一震,与自己炼进森罗里的太古祖龙的力量,同源而生。

    这竟然是一股纯粹的祖龙之力,难道这块玉骨,竟然是太古祖龙的遗骨?

    苏黎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可怕猜想,难道说,那号称太古时代的第一条龙,被后世视为了万龙之祖的祖龙最终归宿,竟然也是被这魔醯吞噬了?

    只是这祖龙太过强大,就算经历了太古、上古到现在,如此漫长悠久岁月,也没有被魔醯完全吃掉,还余下这最后一块骸骨。

    紧紧握着这块玉骨,感受着里面汹涌着的太古祖龙之力,苏黎心头隐隐有些激动。

    这块祖龙玉骨,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如果能够将这块玉骨炼化进自己的森罗,他必然能够再进一步。

    意念一动,苏黎立刻就盘膝坐了下来,对于魔醯对自己的侵蚀他并不理会,除了头部和右臂,身体其它部位应该支撑不了多少年了,这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

    意念一动,苏黎进入了基本粒子状态,处于粒子状态,观察这块玉骨。

    眼前的一切都在粒子化,包括魔醯,包括这块玉骨。

    魔醯在他眼里化为了无尽的黑色粒子,自带一种纠缠和吞噬力量,能够纠缠吞噬其它任何粒子。

    而这块玉骨慢慢在他面前显现出无数玉质粒子,这些粒子像他猜想的一样,紧紧排列在了一起,彼此间不露丝毫缝隙,隐隐有一种所有粒子都融合在了一起的韵味。

    苏黎心头微微凛然,这块玉骨,果然是原初状态,而且相比自己的不朽粒子的原初态,已经隐隐有了所有粒子都将融为一体的趋势,正因如此,这块玉骨存在于魔醯也不知多少万年,现在依旧没有被完全吞噬消融。

    退出基本粒子状态,眼前一切恢复如常,苏黎开始收敛心神,进入冥想,尝试着将这块玉骨里的祖龙之力,炼进自己的森罗。

    这块玉骨属于原初状态,原本想要将其炼化融合进自己的森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好在他掌握着的祖龙之力与这玉骨里蕴含着的祖龙之力同源而生,想要将其中的祖龙之力引导出来,融合进自己的森罗应该不难。

    苏黎处于冥想之中,借助自己掌握着的祖龙之力,探入这玉骨之中,想要将其中更强大的祖龙之力引导出来。

    两股祖龙之力接触,猛地,一道若有若无的意识从苏黎的脑海里响起。

    “……是……谁……”

    突然捕捉到了这道若有若无的意识,苏黎吃了一惊,猛地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骇然神色,看着手里拿着的这块玉骨,就算已经是第四位阶的真神,此刻依旧心头砰砰乱跳。

    这玉骨里竟然还存在意识……难道,那太古时代的祖龙……竟然未死?

    无念想域发动,勉强平静心情,尝试着接触这道若有若无的意识。

    接触下,苏黎感觉这意识太微弱了,已经接近随时可能破灭消失的层次。

    “你是……太古祖龙?”

    苏黎尝试着发出自己的询问。

    “不……记……”

    这若有若无的讯息刚刚出现,然后便又寂然消失了。

    苏黎之后忙着再感应,这玉骨里悄无反应,刚刚出现的若有若无的意识,这就彻底破灭了?

    苏黎怔住了,刚刚那一缕将要破灭的意识,到底是不是太古祖龙所遗留?

    如果这是真的,那简直难以想象,这太古祖龙得在这魔醯里存在了多少万年?

    “如果这真是太古祖龙的遗骨,那这魔醯不只存在于上古,在太古时代就存在了,而且连太古祖龙都逃不脱魔醯……我,真的能活着离开?”

    苏黎原本对自己充满信心,现在心里有些犹豫了。

    看着手里这块玉骨,苏黎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这真是太古祖龙的遗骨,那么,从古至今,无尽岁月以来,类似祖龙这样的存在并不只是一位,如果还有类似的存在被魔醯吞噬了,是否也会有残骸或遗骨留下?

    有了这个念头,苏黎先将这块祖龙玉骨收了起来,发动无念想域,开始用心捕捉感应。

    之前他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一心想着如果逃离魔醯和如何强大自己,现在用心仔细感应,无念想域扩张着的区域越来越大,良久之后,真的再次有了发现。

    意念一动,苏黎没有想着前往,他知道在这魔醯之中,刻意前往某个区域,反而越有可能无法抵达,他只是用心去感应,无念想域发动,不断感应,捕捉那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

    这种能量太微弱了,如果不是静下心来仔细捕捉感应,加上苏黎晋升为了第四位阶的真神,无念想域的能力进一步增强,很容易被忽略。

    当苏黎终于具体确定了这极微弱能量方位的时候,他睁开眼睛,发觉就在自己前方不远,出现了一块岩石。

    这块岩石飘浮于魔醯之中,比他刚刚获得的玉骨稍大,苏黎右手一伸,将其拿到手里,仔细观察,刚刚捕捉到的那一缕微弱的能量波动,正是从这块岩石里释放出来的。

    这岩石表面隐隐呈现玉质,看起来似是一块玉石。

    苏黎进入粒子状态,进行观察,处于粒子状态观察,这块玉石和之前的玉骨一样,其构成的基本粒子同样处于原初状态。

    “看来,这块玉石也在这魔醯里待了很多年,最终被腐蚀得只余这么一块,只不知这块玉石曾经是什么模样……”

    能够在魔醯里留下来残骸,没有完全被融化掉,自然有特殊之处。

    苏黎将意识探入这块玉石,仔细感应,希望能够有所发现,可惜这一次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捕捉到一个若有若无的模糊意识,只是能够感觉得到这块玉石里也蕴含着一股强大能量。

    因为处于原初状态,这股能量虽然强大,却几乎不会往外释放,所以苏黎几乎毫无所觉,一直到刚刚仔细感应,这才有了发现。

    看不出这块玉石是什么,苏黎便将其也收进了蜃界,之后继续感应捕捉四周情况,希望还有新的发现。

    这魔醯无数岁月也不知吞了多少强大存在,自己用心感应,也许还有发现。

    这一次苏黎感应的时间就更久了,进入了更深层次的冥想中,不知过了多久,似无所获,他睁开眼睛,打开了蜃界。

    将之前获得的祖龙之骨和这不知名的玉石都拿在了手里,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虽然刚刚未能再有发现,但于这更深层次的冥想中却无意发觉,这块祖龙之骨与这不知名玉石之间竟然有着微妙的联系,似乎有着一种波动。

    心头微动后就将这玉骨和玉石持在手里,再次通过它们来感应。

    这一次它们之间的感应渐变强烈,之后在这魔醯的深处也传来了若有若无的感应。

    “果然如此……也许这两种东西皆来自太古,所以互相有感应,那传来感应的有可能也是太古遗物。”

    苏黎借助玉骨和玉石以及那隐藏在魔醯深处的某物互相感应,终于将其锁定,意念一动,无念想域的大威力发动,眼前这翻涌着的黑暗粘稠物质中,终于又出现了两物,这两物一个是骷髅头骨,一个是如眼珠般的黑玉。

    祖龙的玉骨,不知名的玉石,以及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骷髅头骨和这眼珠般的圆形黑玉,此四物彼此在感应着,互相间似有关联,苏黎看着这骷髅头骨,心头震撼不小。

    无念想域进一步探入这骷髅头骨和圆形黑玉中,希望有所发现,突然,他于这骷髅头骨感应到了一缕意识。

    如同之前在那祖龙玉骨中感应到的一样,这缕意识极为微弱,随时都有可能破灭。

    “……是……谁……”

    “前辈,是我,前辈您是谁?”苏黎忙着小心翼翼回应,害怕对方又会在意识消散,无念想域发动,脑海里只存一念,那就是希望对方能多支撑一会,至少要让自己弄清楚对方身份。

    “……我……太古……尊……”

    “太古尊?”苏黎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过能够与祖龙感应共鸣,自然非同小可。

    “前辈如何进入魔醯……有离开魔醯的办法吗?”

    虽然知道对方应该也离不开魔醯,否则也不会现在只余一个骷髅头骨在苟延残喘,不过看着连祖龙都只余一块骨头,这太古什么尊还能残留一个骷髅头骨,看起来似乎比祖龙还要强大。

    “……不……知……原来……是……你……”

    突然,这骷髅头骨里若有若无的意识猛地变得强烈了一些,那窟窿眼眶里猛地有两团光出现,就如同这骷髅头骨睁开眼睛,像看到了苏黎,传出来的讯息令苏黎感觉到了意外。

    这太古什么尊的骷髅头骨,竟然说原来是你……难道,他认识自己?

    “前辈你认识我?”苏黎惊异万状,自己只是一个现代人,距离太古时代太过遥远,这骷髅头骨,怎么会这么说。

    “……离开……魔醯……借……我们……力量……加你……可以……”

    这股意识如同回光返照,波动猛地进一步剧烈起来,紧跟着突然微弱下去,苏黎心知不妙,全力发动无念想域,还想要保留这道意识,可惜那骷髅头骨里已经变得一片死寂,不论他如何召唤感应,都没有了回应。

    苏黎明白,这骷髅头骨里那自称不知是太古某尊的存在,那最后的一缕意识,也终究消失了。

    从太古时代就被魔醯吞噬,一直支撑到现在,经历了两个时代,这些存在是何等逆天,但终究是抵挡不住魔醯和岁月的侵蚀。

    “这位前辈最后一道意识说离开魔醯,借用他们力量,加我……难道这位前辈想要表达的是……”

    苏黎低头看着面前这祖龙玉骨、未知玉石、骷髅头骨和圆形黑玉,隐隐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位前辈不可能认识我,也许他说的……是指石屋光影。”

    “如果真是石屋光影,那么他的意思是凭着石屋光影,再借助他们力量,就能逃出魔醯,所谓的他们……应该就是这四样东西,可能每一样正好代表了太古的某位存在,这玉骨是祖龙,这骷髅头骨是太古尊……玉石和黑玉应该也是太古的某位至高存在……”

    思考一番,苏黎之后再次拿着这四种东西,尝试是否还有发现。

    这一次观察感应了良久,再也没有了感应,这才放弃。

    看着面前飘浮着的玉骨和骷髅头骨等四件疑似太古遗物,苏黎唤醒古城里的陆吾神和雨师等上古神魔,让他们全力攻击石屋,希望能够再次逼出石屋里的光影。

    不想这一次石屋光影并没有出现与他融合为一,任由这石屋被这一群上古神魔击中。

    “轰隆”一声巨响,石屋立刻出现大量裂缝,差点就完全崩碎了,这还是苏黎感觉情况不对,发动无念想域,抵消了一部分力量,饶是如此,他依旧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灵魂与森罗都差点崩碎开来。

    张开嘴来,一口鲜血喷出,苏黎灵魂差点完全崩碎,忙着让这些上古神魔住手。

    之前利用这些上古神魔想要逼出石屋光影的办法失效了。

    “看来,这石屋光影似乎也有自己的意识,现在知道了我有意利用上古神魔攻击石屋来逼它出现,结果……”

    苏黎苦笑,刚刚要不是自己感觉不妙,忙着发动无念想域,这一群上古神魔出手就真的粉碎了石屋,自己的灵魂也会跟着崩碎。

    他只怕成了世上第一个被自己属神击杀的万象森罗最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