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小姐,小少爷已经烧到四十度了,再这样下去会没命的,快送医院吧!”



    “死了倒好,他活着很碍眼的。”



    “小姐!”香取美子又气又急,大叫了一声后见邵灵仍无反应,一咬牙抱了昏迷的孩子跑了出去。



    邵灵抬头看了一眼门口,又低下了头。



    香取美子抱着孩子一路冲到别墅门口已是满身大汗,可是四下里一片寂静,她这才想起没有交通工具她根本无法送孩子去医院。这座山上很少有车会经过,司机前几天又请了假……怎么办?怎么办?香取美子急得团团转,根本想不起最快的办法——打电话!



    一跺脚,香取美子将孩子放在了门边道:“小少爷,你在这边等一会,我这就回来!”



    不管昏迷中的孩子能不能听到这话,香取美子已转身奔向车库。



    “孩子烧了几天了?”



    “三天。”



    “怎么现在才送来?”医生神色严厉。



    “我……”香取美子一时情急却不知该说什么了,只焦急的问:“医生,我家小少爷的情况很严重吗?”



    “已经烧了三天,我们要先给他退烧,随后才能给他做全面的检查,但请你做好心理准备,孩子已经烧得太久了!”



    这话使得香取美子一颗心七上八下,大脑也空白了。准备?什么准备?是会死么?



    “孩子多大了?”医生拿着笔问。



    “十岁。”香取美子立刻回答。



    医生在病历上填上年龄后又问:“孩子的父母呢?”



    “小姐……小姐她有事走不开。”



    “有什么事能比孩子的生命更重要?!”医生气愤的合上笔拿着病历走进了病房,“马上通知孩子的父母来医院!”



    香取美子从未见过男主人,至于邵灵更不可能会来,所以陪在医院的仍是香取美子一人。



    “孩子的烧已经退了,再过不久应该就会醒来,现在我们要对他做全面的检查,请你先出去一下。”



    “好的!”香取美子立刻站了起来,“麻烦佐藤医生了。”



    检查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佐藤医生推门走了出来沉重地道:“孩子的大脑反应有些异常,具体情况要等他醒来后才能确定。”



    头好疼,还有种凉到骨子里的感觉,难道是戳穿的脑骨漏风了?昏沉中的邵彦想法趋于荒谬。



    “医生,难道我们少爷会是脑炎吗?医生,求求你……”



    好吵!哪来的聒噪女人,还是日本的!邵彦头痛烦躁的几欲破口大骂。



    “香取小姐,请你安静一下,我们……”



    “别吵了!”本应是高声的怒喝,出口的却是微弱的□□,邵彦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身体其它方面一切正常,只是……”



    “佐藤医生?”香取美子心急的看着医生。



    佐藤医生叹了口气,决定再试一次。



    “小朋友,知道她是谁吗?”佐藤医生指着香取美子问。



    邵彦很配合的摇头。



    “那你还记得你妈妈叫什么吗?”



    邵彦再摇头。



    “怎么会这样?”香取美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香取小姐,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往常那些孩子烧这么久的话……”



    香取美子一看佐藤医生的神色,便明白他的意思了,只是失忆而已,已经很幸运了!



    “孩子除了失忆没有别的问题,今天就可以出院,香取小姐您的意思呢?”佐藤医生问。



    “已经可以出院了?不需要再观察几天吗?”香取美子心里没底,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佐藤医生笑了,香取美子的反应很常见呢!“香取小姐,孩子情况很好,不需要再住院观察了,回家反而对他更有利呢!”



    “是吗?”香取美子还有些犹豫。



    佐藤医生肯定的点头。



    于是,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邵彦出院了。



    没有人来接,回去的交通工具仍是香取美子开来的那辆车。



    车,是邵彦最感兴趣的,进去后免不了打量一番。可惜,只是一辆很平常的车,马力大约也只有一百五十匹左右。



    听着引擎发动的声音,邵彦觉得无比亲切,不自觉的便闭了双眼。



    香取美子以为邵彦困了,动作愈发小心。



    重生了?穿越了?借尸还魂了?应该是借尸还魂更准确些!



    邵彦给自己的情况下了定义后,开始考虑自己往后的处境。



    原本的小家伙都病死了也没见父母出现,可见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换了个身体,日子恐怕还和以前一样啊!只是他好好的一个中国人怎么就借尸到日本了呢?难道那么大的中国没有一个尸体适合他?非要来个死后移民?不知道再死的时候还归不归阎王管……



    没头没尾的不知想了多久,香取美子终于将邵彦带到了所谓的家里。



    巨富!



    只一眼,邵彦便给这栋别墅的主人下了最直白实际的判定。



    还未待邵彦仔细的观察一下,别墅二楼最大的那扇落地窗前的一抹白色身影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是中国人!



    直觉的,邵彦这样认为。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



    “小少爷,你自己先进去,我去停下车,马上就回来。”香取美子为邵彦打开了右边的车门。



    别墅的门紧闭着,邵彦用力拉下门锁。



    阳光射进屋内,有刺目的光华反射出来。



    邵彦眯着眼睛走了进去。



    尊贵的金色和纯洁的白色是整栋别墅内部的主色调,置身其中的人很容易联想到这里应该住着一位严谨、高贵、优雅的欧洲王子。



    可惜邵彦不是王子,也从不认为自己是王子,所以这里与他格格不入!邵彦更欣赏的是古东方的淡雅含蓄,就像他之前的那个家,虽然他并不喜欢回那个家。



    用手按了下厅中的沙发,小牛皮纯手工的,还有这边缘的纯金雕花装饰……



    邵彦啧舌,这个世界果然没有最有钱只有更有钱啊!



    眼角的余光扫到一抹飞来的银色,邵彦反射性的向左闪开。



    叮!



    银制咖啡杯与地板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邵彦抬头看向楼梯口。



    “不要用你的手碰这里的任何东西,脏!”



    邵彦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二楼楼梯口穿白色纱裙的女人。



    第一反应是,中文,她果然是中国人!



    第二反应便是,她厌恶甚至是憎恨这身体的原主人,因为那眼中的恨意是如此的明显!



    “你怎么没有病死,是谁让你活着回来的!你去死!去死!”邵灵状似疯狂。



    邵彦皱眉,这是什么情况?



    “都是因为你,安德烈才离开我的,你死了他就会回来的!你快去死!快去死啊!呜呜,我为什么要生下你?我应该听他的话把你做掉的,呜呜……”邵灵蜷缩着身体偎在栏边悲泣。



    安德烈?应该是西方人!原来自己还归阎王管,只是由纯种变成杂交了啊!



    邵彦松开眉头面朝着楼梯在一个单人沙发上坐下。又是一个愚蠢的女人,一个男人连你们的孩子都不让你拥有,便是在玩弄你,一个玩弄女人的男人,值得你为他这样吗?



    邵彦抬头看向别墅上方豪华的装饰,或许你的痛苦是因为你最终无法得到更多的钱?



    别墅里是安静而沉闷的,整栋别墅里的佣人也是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生机,唯一敢开口说话的也只有香取美子。



    下午小小的午睡一会后,邵彦开始熟悉这栋别墅。



    一楼是奢华的大厅,二楼全是主卧与客卧,邵彦的主要目的是三楼和四楼。



    图书馆?!



    不,这只是一间书房!震惊过后,邵彦剩下的只是赞叹。



    一排排的书架满满的摆放着各种书籍。一路看过去,日文的、中文的、英文的、法文的、德文的,还有好几种他也不认识的文字,但毫无例外的,这些书都是有关汽车方面的。



    这些书,难道是那个男人的?



    邵彦随手抽出一本翻看。书页上密呀呀一片全是黑色的娟秀的汉字标注。



    这是那女人的!



    邵彦惊讶,有点难以置信。每个书架都抽出几本,结果全是满篇的汉字标注。



    最后他在一个书架的最底层找到了答案。



    “毕业证书,硕士学位证书,这个是……博士?!”疑惑的放下这些东西,邵彦走向墙角处的纯木架。



    xx汽车设计大赛冠军、xx汽车改装大赛第一名、xx汽车装饰大赛冠军……



    颠覆了之前的印象,邵灵勾起了邵彦极大的兴趣,但更让他感兴趣的却是那个叫安德烈的男人。



    到底是一个如何优秀的男人能让这个女人爱到如此地步?



    在四楼,邵彦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