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打电话吧!”



    “打什么电话?”正在为邵彦包扎的香取美子抬起头来奇怪的问。



    “精神病医院!”



    “不可以啊!小少爷。”



    “为什么不可以?”邵彦也怒了。如果再不把那个女人送走,在他还没有足够的自保之力之前时,说不定就被那个女人弄死了!



    “因为只要进了那里说不定小姐就永远也出不来了,更何况小姐的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



    “那我搬出去!”邵彦已经有了决定。



    “搬出去?!”香取美子大惊,“小少爷你搬出去要自己住么?谁来照顾你?”



    “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不行!小少爷,美子姨姨决不会让你自己出去住的!”香取美子也很坚持。



    暂时说不动香取美子,邵彦只能退而求其次。“这个不说了,先帮我找个武术师傅。”



    “武术师傅?”香取美子只是愣了一下便明白了,“好,我这就去找人联系,一定给小少爷找个最厉害的师傅!”



    俗话说,有钱好办事。仅仅等了两天,香取美子托付的那个人便领来了一位日本空手道师傅。



    “在练习之前,我们要先了解我们大日本空手道的来源!”



    身穿一套白色练功服的邵彦皱眉,他实在是不喜欢这人说话的语气。



    “……空气道有刚柔流、系东流……再来分有首里手……”



    ……



    或许由于本身的反感,听了半天还是乱糟糟的,大概又站着听了有一个多小时的样子,邵彦终是忍不住了。“你明天可以不用来了!”



    浪费了近一个上午的时间,邵彦郁闷不已。



    “小少爷,那位师傅怎么样?”



    “被我赶走了!”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邵彦失了往日的那份平和。



    “那武术课?”



    “明天我想出去转转,顺便找家武馆。”其实也是散心。



    “停一下!”看到对面的一个牌子,邵彦突然叫停。



    车子在路边停下,邵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散打!而且是用中文和日文两种文字写的!



    让司机在外面等着,邵彦独自走了进去。



    武馆中有些冷清,只有三四个学员在认真练习踢腿,而且都是中国人,这让邵彦觉得分外亲切。



    “喂!你是来干什么的?”有些生涩的日语。



    “来学散打的!”邵彦用中文笑着回答。



    “奶奶的,我以为又一个小日本走错门了呢!原来是自己人!”前一刻还有些恶声恶气的人,下一刻却变得异常友好了。



    几乎想也没想,邵彦便在散打馆中报了名,只因为这里有一群中国人!



    散打馆中的教练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为人方正,太度和蔼,但在训练之时要求的却格外严格。



    散打有踢、打、摔、拿四大技法,其中腿法又是其中的主要技法,邵彦学习散打后便着重加强了腿部的训练。



    开始的前半个月免不了浑身酸痛,尤其是腿,有时甚至连凌晨之后的漂移训练都无法去完成!但是半年下来,总算是能很好的适应了。



    “邵彦,你过来一下!”



    邵彦擦了汗走过去。“什么事?师傅。”



    “明天上午你不用过来了,后天再来吧!”



    “这是为什么?”邵彦奇怪。



    “对面空手道社的那群人渣明天又要开捣乱了,我怕他们伤着你?”



    “踢馆?”邵彦这么觉得。



    “踢馆?!哈哈哈,他们还没有那个本事,纯是来捣乱的!你记住明天别来就行。”



    “嗯,我知道了!”



    “好了,也没别的事,回去训练吧!”



    上午的训练完毕后,司机来接邵彦,刚坐上车邵彦便发现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趴在武馆外偷看,见他看过去,忙一溜烟的跑了。



    第二天,邵彦在书房翻了一天的书,次日再去的时候武馆一如往日,根本看不出有人捣乱过的迹象。



    时间如流水滑过。



    邵彦的作息很规律,上午练散打下午便是在书房看书。



    这天刚练完散打回来又累又饿,可是本该如往常一样准备好的午餐却不见踪影。



    插一句,【 \咪\咪\\app \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邵彦皱眉。



    香取美子呢?厨房没有,客厅没有,二楼没有,三楼四楼也没有!就连别墅中的佣人,也好像在一夕之间全部都消失了!



    疑惑像浓雾一样包裹住邵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邵彦抬头看去,是那女人在哼歌。



    “别墅里的佣人都去哪了?”邵彦眉头深蹙。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邵彦只觉遍体生寒,他提高音量又问了一次。“我问你,别墅里的佣人都去哪了!”



    “啊?你说什么?”



    “那些佣人呢?”邵彦面如寒霜。



    “佣人?你说他们啊!死了,都死了!扑哧一刀下去,好多好多的血都溅出来了!哈哈哈,好玩死了!”邵灵表情天真的像一个孩子。



    邵彦咬牙切齿,疯子就是疯子!他虽然不信邵灵杀了人,可是在不知道那些佣人的情况之前,他仍是心急如焚。



    “哈哈哈,你要死了!你要死了!”邵灵突然大笑起来。



    不理会那女人乱发疯,邵彦拿起电话拨通了警局。



    不到十几分钟,便有五六个警察来到了别墅。



    “是你报的警?说说是怎么回事?”



    “家里的佣人全部不见了,那个女人说人被她杀了。”邵彦头疼不已。



    警察们抬头看向二楼,邵灵仍在唱歌游荡。



    “她是你什么人?”



    “这个身体的母亲。”



    ……



    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警察开始对别墅进行搜索,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最后只剩下那排从未被打开过的车库。



    “把车库打开!”



    “没有控制器,控制器在那女人手里,没人知道放哪!”邵彦回答。



    “那我们就只有把它撞开了。”警察征求邵彦的意见。



    “嗯!”



    车库内常年没有通过风,在被撞开的那一霎那扑面而来的浊气让所有人都呛咳不已。



    “里面有人!”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下一刻所有人都冲了进去。



    “她们都是被一种迷药迷昏过去的,身体上没有大碍,过段时间应该就会醒来。”



    “谢谢!”找到所有人后邵彦松了口气。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过……她,我们必须送去医院。”警察指的是邵灵。



    “我知道。”



    ……



    “呵!小家伙,你可一点也不像一个小学生,不止你的身高,还有你的言行举止……好了,我们走了。”



    邵灵被送走了,纵然她不停的挣扎叫骂!



    临近傍晚的时候,所有人都醒来了,可是却也几乎没有人愿意再留下来,这是邵彦意料之中的。



    一夕之间,别墅真的空了。



    香取美子担忧的看着邵彦。“小少爷。”



    邵彦抬头笑笑。“香取,我们搬家吧!”



    香取美子愣住,不仅因为邵彦的提议,还因为他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