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其实,藤原文太之所以能记得邵彦还是托了那便当的福,如果不是喜欢那道菜,他早就将人忘到天涯海角了。



    邵彦摸了摸鼻头。“嗯。”



    藤原文太吐出烟圈。“便当味道不错!”



    “……多谢夸奖!”



    邵彦觉得尴尬,这人怎么就只提便当呢!



    藤原文太只顾吸烟,邵彦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两人就这么对站着。



    半晌,藤原文太将最后的烟头扔掉踩灭。“最近是不是一直跟着那傻小子?”



    “嗯?”突然的开口让邵彦一下没能反应过来。



    “我说,最近每天这个时候你是不是都跟着那个傻小子?”



    藤原文太又点了一支烟,邵彦微微皱了下眉又松开了。“是的。”



    “咳!这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呛!不抽了!”将烟碾灭,藤原文太用拳头遮了口又咳了一声才道:“那小子好像吓到了。”



    “什么?”邵彦疑惑。



    “那小子,可能把你当成什么坏人了吧!每次回去都是满头大汗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呃?!”



    “如果你想见那傻小子就来家里找他吧!”藤原文太说了一串地址,“那小子,到现在还是对你念念不忘呢!”



    “呃,有空我会去的!”



    “嗯。”藤原文太点了下头打开车门,“小子,技术不错,但是还要努力!”



    拓海坐在店门口心急的等待着。



    老头到这个时间还没有回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死老头,快回来吧!



    心情愉悦的驾车回了酒店,邵彦抚摸着fc的方向盘。



    小子,技术不错,但是还要努力!



    禁不住勾起唇角,邵彦像鼓励孩子一样拍了拍仪表盘长嘘了口气。“继续努力吧!”



    推荐下,【 \咪\咪\\app \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拓海!拓海!”



    “今天是周末,我要再睡一会!”



    “你今天不是约了朋友嘛!快起床!”



    “啊!”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拓海不情愿的起床了。



    “去做饭吧!记得多放点水,我要喝汤!”听到楼梯口的响动,藤原文太眯着眼道。



    “知道了!你每次都这么说!”拓海不耐烦的摆手,“对了,你昨晚怎么回来的那么晚?”害自己担心了好久!



    “那个啊!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熟人,耽误了点时间。”



    “……那爸爸你有没有遇到一辆白色的车?”



    “嗯,遇到了。”



    “啊!你遇到了?!”拓海大惊。



    “有什么奇怪的?开那辆车的就是我认识的人,说起来,你应该比我更熟悉他啊!”藤原文太故意卖关子。



    “我也认识?!他是谁?”拓海好奇。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爸爸,你怎么这样啊!”



    “急什么?先去做饭,是谁今晚你自己去看不就好了。”



    “死老头!臭老头!卖关子卖关子!”拓海气愤的敲着锅铲。敲的锅沿砰砰响,敲的炉火四溅。



    “如果锅破了,用你的零用钱买!”



    拓海拿着锅铲的手僵住,然后更大力的敲锅沿。



    “邵彦君,这里!”



    邵彦闻声看去,是社里的同事,没想到他们都到的这么早。



    “大家早!”邵彦笑容温和的走过去同众人打招呼。



    “邵彦君,你可是来晚了,大家可都等你呢!作为惩罚,午饭你请客。”



    “好,我请客,到时候大家想吃什么随便点!”



    “说好了,到时可不许反悔!”



    “决不反悔!”



    “邵彦君是我们中年龄最小的,你没可是在以大欺小啊!”



    “社长,邵彦君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从这方面说哪能算是以大欺小啊!”



    一群人笑闹着上了小船。



    “拓海!拓海!已经上午了,你带的便当呢?”武内树肚子饿的咕咕叫,拉着拓海要吃的。



    “便当啊!便当我放在前辈的车上了。”



    “啊,那我们快去拿,我快要饿死了!”



    “别拽呀阿树,我自己会走。”被拉扯的有些难受,拓海挣扎着。



    “要你自己走那要多久啊,等你到了我肯定已经饿死了!”武内树就是不松手。



    到了附近的停车场,拓海指着一辆黑色的车道:“就在那里了,你自己去拿吧!”



    武内树看了一眼,独自走了过去。“拓海,待会一起去买些温泉馒头吧!”



    “好!”拓海提高了声音回答。



    武内树去拿便当,拓海无聊的等在原地。



    咦!是那辆白色的车!



    拓海看了看四周,除了他和阿树之外停车场这里没有任何人。



    犹豫着,拓海朝那辆白色的汽车走去。



    趴伏在车窗上,拓海看到车里没有人,他这才敢大胆的打量这辆白的让他讨厌的车。



    的确是这几晚一直跟着他的车没错!真是越看越讨厌!



    “拓海,你在看什么呢?”武内树走了过来,“啊!是fc啊!”



    “fc?”看着阿树兴奋的围着车团团转,拓海撇嘴。“我讨厌这车!”



    “啊?为什么啊?拓海你怎么会讨厌fc啊!你之前有看到过fc?”



    “阿树,我们去买馒头吧!”



    “拓海,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武内树大叫着追了上去。



    “邵彦君今日可是破费了!大家来敬邵彦君一杯!”



    十几个人轮番上阵,邵彦顶不住只好找借口逃跑了。



    一直听说秋名湖这边的温泉馒头很有名,喝了一肚子的水还是很饿,邵彦准备去买几个尝尝。



    买了五六个馒头,拓海和阿树就在附近的台阶上坐下吃了起来。



    “啊,拓海,这个便当盒是你的?!”武内树希奇的捧着便当盒翻来覆去的瞧。



    “是啊!怎么了?”



    “总觉得你不像是会用这么贵的东西的人。”



    “这个便当盒很贵重?”拓海拿过来自己看了两眼,“没什么不同啊!”



    “拓海,你还真是什么都不关心啊!”武内树一阵无力,“这个便当盒的商标是[jj]的!”



    “jj怎么了?”拓海一脸无辜。



    “你难道不知道那两个字母是纯金的吗?!”武内树咆哮。



    拓海挖了挖耳朵,推开武内树喷着口水的嘴。“你有毛病啊!谁会把金子镶在一个便当盒上啊!”



    “有毛病的是你好不好,拓海。”



    “走开了,我还要吃便当呢!”拓海不耐烦,一把推开阿树。



    武内树本来就没站稳,被拓海一推立刻就倒向了一边。



    “小心!”



    背后伸来一双手扶住了武内树,可是馒头却滚落了一地。



    邵彦可惜的轻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