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一个圆圆的雪白的馒头滚落在脚边。武内低头看看馒头,再抬头看看这个扶着他的出色的男人,瞬间满脸通红。



    “对、对不起啊!先生。”



    邵彦笑着松开手。“没关系,我再去买就是了!”



    “那、那我赔你钱!”武内树赶忙去翻口袋,却尴尬的发现自己一分钱都没有了。



    “哈、哈,先生你等会。”



    “不……”



    武内树转身蹿到了拓海身边。“拓海……”



    不待武内树开口说完,拓海已经把钱递了出来。



    阿树他,真的是很丢人啊!这样想着,拓海便连看也不看阿树一眼,只装作是不认得他。



    拓海?听到武内树叫的名字,邵彦这才注意到那里还有一个人,而且还是那个小傻瓜,只是他一直背着头不曾看向这里。邵彦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和那个小傻瓜正式见面,虽然藤原文太说小傻瓜仍对他念念不忘,可是事实又是怎样呢?



    因为怕被遗忘,所以不敢见面!



    “先生,这是赔您的钱,刚刚真的很抱歉!”武内树很恭敬的将钱递给邵彦。



    本想拒绝的邵彦突然间就变了心思,他接过钱笑着道了声谢,便又回去买馒头去了。



    武内树一直到邵彦消失在台阶处才又回到拓海身边坐下。



    “阿树,人已经走了,你脸怎么还这么红?”拓海奇怪的问。



    被拓海一问,武内树的脸更红了。“那个人好像很优秀的样子啊!可是看起来分明只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等我毕业了要是也能像他那样就好了!”



    拓海不解。“阿树,你也只是刚才和他说了几句话而已,连认识都谈不上,怎么知道他很优秀?”



    “一个人优不优秀从他的谈吐气质就能看得出来,你这个傻瓜刚才根本连一眼都没看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呢!”武内树狠狠的用拳头敲了拓海一脑门,“没有朋友爱的家伙!”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app,【 \咪\咪\\app \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拓海理亏的独自揉着脑袋想:你刚才那么丢人,我才不要和你一起丢人呢!



    “啊!拓海,便当你带了鸡啊!”武内树大叫一声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拓海呆愣住,待反应过来后立刻上前抢夺。“阿树,你这个混蛋,那是我们两个人的便当,你不可以吃完的!”



    经过一番激烈的抢夺,拓海终于虎口夺食抢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半。



    “咯!”打了个饱嗝,武内树揉着肚子一脸满足的道:“味道真好啊!太好吃了,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鸡!拓海。”



    “嗯?”拓海也是一脸的满足。



    “这菜是你买的吧!在哪买的?以后我要经常去买些来吃!”



    “什么买的,那是我自己做的好不好,你是买不到的,就算你跑遍全日本也买不到!”



    “啊?!拓海你还会做菜啊!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呢!”拓海半抬着下巴,显得有些得意。



    “那你还会做什么菜?”



    “……”



    “还会做什么菜啊?”



    牛皮有些吹大了,拓海脸红的用手抠着脸颊。“……我就会做这一道菜。”



    武内树泄气吐槽。“什么啊!还以为会有什么惊喜呢!”



    拓海讪笑,脸更红了。



    “嘿嘿嘿,你就会傻笑,真是傻瓜一个!跟你在一起我都嫌丢人!”



    “阿树,刚刚丢人的分明是你,好不好?”拓海黑线。



    “那是因为你推我!”掐住拓海的脖子,武内树涨红了脸大叫。



    “阿树,放手!快放手!我快不能呼吸了。”



    “你们这是在闹着玩?”



    武内树转过头去,瞬间结巴了。“先、先生!”



    “如果是闹着玩的话就赶快放手吧!有人脸已经紫了。”邵彦笑容温和可亲。



    拓海还在挣扎着,而武内树呆呆的没有动作。



    邵彦伸手拿开那双铁钳解救了拓海。



    “咳咳!阿树,你想谋杀啊!”拓海拼命的喘气。



    武内树终于有了反应。



    “啊!拓海我不是故意的!”武内树一把抱住拓海,“如果是朋友的话就帮我一下,我不要在同一个人面前丢两次脸!”武内树附在拓海耳边悄声道。



    拓海堤防的看着阿树。“怎么帮?”



    猛然将拓海推到前面,武内树突然大叫道:“啊!拓海,你不是想喝咖啡嘛!我这就给你去买!先生,你要饮料吗?”



    “不麻烦吗?”邵彦没有拒绝的意思。



    “不麻烦的!”



    “那来一瓶绿茶吧!”虽然这样做会有些失礼,但邵彦还是将钱递了过去。



    武内树拿了钱转眼便没了影子。



    拓海气极想要大叫,甚至有种抓住阿树大打一顿地冲动。



    “要来点吗?”



    一个纸袋递到眼前,袋中还散发着热狗的香味,可是拓海刚吃饱。“呃!谢谢先生,不用了!”



    拓海很拘紧,这点邵彦一眼就看出来了,更何况这个小傻瓜从头到尾都没敢抬头看他一眼。



    “那是你朋友?”邵彦其实也有些紧张。



    “啊?是的!”



    “你们还是高中生吧!



    “是的,先生!”



    “你一直低着头脖子不累么?”



    “是……啊!不是的。”拓海涨红了脸抬起头望进了一双明亮而深邃的黑眸中,这个人让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两人一时无话,气氛立时变得有些诡异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个声音打破了这种气氛。



    “邵彦君,原来你自己跑道这里来了!快跟我回去,逃避敬酒可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行为啊!”



    “这就来!”邵彦回了一声。



    邵彦君?!拓海瞪大了双眼,是他认为的那个人吗?不是吧!他应该在赤城的……



    邵彦看着拓海,最终还是失望了……真的是不记得了啊!



    叹了口气,邵彦对拓海道:“我该走了,帮我和你的朋友说声再见,顺便谢谢他帮我买饮料,虽然我喝不到了。”



    邵彦耸肩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前、前……哥哥。



    直到那挺拔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拓海也没能开口叫出来,喉咙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一样让人难受紧张。



    或许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拓海!咦?那位先生已经走了啊!”



    邵彦刚走没有多久武内树便跑了回来。



    “喂!拓海,我问你话呢,你又发什么呆啊!”武内树拿这两瓶饮料撞拓海。



    “阿树。”



    “啊?”



    “那个人我好像认识。”



    “拓海,你又说什么傻话呢!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哪有什么好像认识啊!再说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认识这么出色的人物。”



    “……真的,我真的认识他,他就是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