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生活就是每天上班,回家。哦!间或抽空去山路跑几圈,三点一线!



    现在的邵彦又不得不回到最终点继续忙碌。要翻译的医学资料还有将近一半,今天再熬一晚就可以结束了。



    刚打开门正准备进家,一辆黄色的fd从隔壁驶了出来。



    有时候邵彦觉得真的很奇怪,前八年他和这两兄弟没碰到过一次,自从那天在门口遇见后最近就总能见到,真是应了那句话:低头不见抬头见!



    “又去练车?”



    高桥启介摇下车窗将头伸了出来。“你飙车吗?要不要一起去?”



    “昨天的那份资料还没有翻译完。”邵彦笑着摇头,“你哥今天不陪你?”



    提到高桥凉介,高桥启介哼了一声。“哥他还有学业要忙。”



    真是一个别扭的人!将自己的车子移开让出路来,邵彦轻笑着道:“可以过了,注意安全!”



    高桥启介撇嘴。“知道了!你怎么和我哥一样!”



    fd消失在路口,邵彦失笑。这个样子,应该是和高桥凉介闹别扭了吧!抬头向隔壁二楼看去,果然见落地窗后有一抹挺拔的身影。



    高桥凉介自然也看到了邵彦,点头打了声招呼,高桥凉介便从落地窗前离开了。



    回到家中,邵彦泡了壶茶便端着近了书房。早忙完早解脱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滑过,安静的书房中只有邵彦敲击键盘的咔哒声和偶尔的翻动书页的声音。



    时针走到一,邵彦终于按下了打印键。



    一张张充满油墨香的a4纸张从打印机中飘出,邵彦愉悦的长出口气伸了个懒腰放松自己。



    待资料全部打印完毕,邵彦用钉书机钉了一下便拿着下楼去休息。



    实在是困倦的厉害,几乎是一粘床邵彦的意识便模糊了。



    第二天一到社里,邵彦便将译好的资料和原资料夹放在了那位同事的桌上。



    “邵彦君,你已经译完了?!”同事惊讶的抬起头。



    邵彦点头并委婉的表达了自己不想再帮这种忙的意思后便笑着走开了。至于那人会怎么想他怎么看他,他一点都不在意。



    “最近一个月老实待在家里,不许再碰车!”



    “哥哥!”高桥启介不满的大叫。



    “乖乖听话,别让我和爸妈担心。”



    ……



    傍晚回家的邵彦还没下车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无聊的趴在阳台上的人。



    邵彦下了车笑着扬声音问:“今天不去练车?”



    高桥启介看了他一眼扭过头去。



    邵彦纳闷。这又是跟谁闹别扭了?总不可能是跟自己吧!



    将车停进车库,邵彦上了二楼来到阳台,发现高桥启介的右手臂是被吊着的。“骨折了?”



    高桥启介抬抬眼皮闷闷不乐的点点头。



    邵彦叹气。“打架了?”



    提到这,高桥启介来气了。“那群王八蛋,下回再遇到他们我决饶不了他们!竟敢讥笑我!”



    “他们几个人?”邵彦皱眉问。



    “六七个吧!我没看太清楚。”



    “他们笑你什么?



    “……”



    “他们也是飙车的吧?”邵彦自己猜出了个大概。



    “……”



    “他们是不是本地的车手?”邵彦又问。



    “……应该是的。”



    邵彦想了想突然笑着问:“想不想报仇?”



    “你想帮我打回去?我自己的仇我自己报!”



    邵彦耸耸肩。“那好吧!”



    叩叩叩



    “启介,你该吃药了!”



    “你哥哥。”



    “那我去吃药了。”



    “去吧!我们待会再聊。”



    高桥启介打开门,门外是端着水杯拿着药的高桥凉介。



    “哥哥。”



    “吃药的时间到了,先把药吃了。”



    高桥启介讨厌吃药,因为那些药片每次都会粘在他的上颚,喝再多的水也冲不下去,还会弄的满嘴苦涩难忍。



    “快吃了。”高桥凉介将药递到高桥启介嘴边。



    苦着脸,桥桥启介捻着药一粒粒的往嘴里送。



    “启介,药要一口吞下去才不会苦,不能漱!快喝水!”



    “一口吞下去只会更苦!”高桥启介捧着水杯大口大口的灌水。



    “呵呵呵……”



    连绵不断的的笑声从阳台对面传来,高桥启介黑了脸。



    高桥凉介拍了拍高桥启介的肩膀走到阳台。“你好!”



    邵彦止了笑。“你好!有几天没看到你了。”



    “我比较忙。”高桥凉介随口解释,“启介好像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他。他……很像我弟弟。”



    “哦?可是你们好像没住在一起。”



    邵彦的笑容变得苦涩。“他死了,是病死的。”



    “抱歉,我没想到会是这样。”高桥凉介道歉。



    “没什么,已经过去很久了。”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气氛有一时的沉默,邵彦很快就又恢复了过来,顺便邀请道:“要不要来我家坐坐,请你们喝茶。”



    高桥启介很高兴。“好啊!”



    高桥凉介看了身边的高桥启介一眼也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却道:“启介刚吃过药,恐怕不益饮茶的。”



    邵彦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遗憾的对高桥启介道:“对啊,茶解药!今天你只能看着我们喝了。”



    高桥启介险些气歪了鼻子,这人怎么这么恶劣!



    邵彦的家,第一次接待的客人就是高桥兄弟。



    一楼客厅的格局是和高桥家一样的,但是由于装饰的风格不同却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邵彦用茶盘端了三个杯子出来。两杯香茶,一杯白水。



    并非邵彦想端白水,而是家里除了茶就只有白水,邵彦不喝除茶以外不喝任何饮品,所以家里也就没有准备其他的饮料。



    接到白水的高桥启介觉得挺憋屈的,有那么好喝的茶而他就只能看着另两个人喝。



    高桥凉介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里。从这里的装饰来看面前的这个人应该是比较会享受生活,所有家具的色系布局温馨又大方,在这里会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高桥凉介与邵彦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着。这个人,真的很奇特!看年龄应该是和启介一样的,但是言谈举止自有一股成熟稳重,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真实年龄,反而更像是一个拥有丰富社会经验的成功青年。



    “喂!可以去楼上看看吗?”开口的是高桥启介,他早对邵彦的书房充满了好奇。



    “当然可以。跟我来吧!”邵彦在前领路,这是身为主人的应有的礼貌。



    高桥凉介也放下杯子跟了上去。



    “这里整个二楼全是书房?”高桥启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不止高桥启介,高桥凉介也很惊讶,但是他却未曾表现出来。



    很多很多的书,不同语言的。高桥凉介只懂得两种语言,日语和英语,而这两种语言的又全是关于汽车的。



    难道这里所有的书都是关于汽车的?高桥凉介猜测。



    “这些书都是关于哪方面的?”书架的另一侧,高桥启介问。



    “都是汽车当面的。”邵彦含着笑回答。



    “全部都是关于汽车?!”高桥启介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



    邵彦笑着点头。“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拿回去几本,看完了也可以再来换。”



    高桥启介摇头。“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哥哥他应该会喜欢。对了,这些书你都看过了?”



    “都看过了。”



    邵彦回答的随意却再次惊坏了高桥启介。



    “你怎么看完的?”



    “这是什么问题?”邵彦失笑,“当然是一本一本看完的。”



    “算了,就当我没问。”此刻的高桥启介已经把邵彦看作了比自家哥哥还厉害的人物。



    高桥凉介随便抽了几本书出来,每一本书上都有旁注,可惜那些旁注他看不懂,但是应该是中文。



    “可以借我几本吗?”



    邵彦从书架的空隙中看向对面,正好与高桥凉介的目光相对。“当然可以,你可以随便挑。”



    “谢谢!”高桥凉介点头道谢,挑选书籍的时候他又问:“你玩车吗?”



    “我很喜欢!尤其是下坡时那种挑战极限的极致刺激感。”



    “有没有兴趣一起跑跑?”



    “可以啊!”邵彦爽快的接受邀请。



    “那明天晚上一起去赤城山吧!”



    接话的是高桥启介,他万分好奇于邵彦的车技,这个和他一样大的男人会不会还有什么让人惊叹的地方?



    “没事的话,明天晚上一起去吧!”高桥凉介正式发出邀请。



    “应该没有问题。”



    答应邀请的时候邵彦心里已经千回百转了,最后他决定就开l-adl去,他暂时还不想让高桥凉介知道他就是那晚赢了他的那个人,他还想以后欣赏高桥兄弟“惊喜”的表情呢!



    借了书后,高桥凉介便带着高桥启介离开了。



    邵彦洗巴洗巴便窝在了床上,他对明天充满了期待,他有自信能让高桥兄弟发现不了一丝破绽,毕竟2wd换成了4wd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