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周五一早,邵彦刚刚出了家门便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



    “喂,哪位?”



    “请问是邵彦先生吗?”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你母亲的主治医生,她今天……”



    “咦?!是fc!,上坡的速度好快,是高桥凉介吗?”



    “车子朝这边冲过来了,快躲开!”



    “咳咳!md,这是谁啊!就算是高桥凉介也不能这样吧!开车不要命啊!”



    “应该不是吧!听说高桥凉介明天就要去秋名远征了,这个时候怎么也不可能跑到金井山来吧!”



    “说的也是啊!可是赤城还有谁是开fc而且技术又这么高的啊?”



    “对讲机拿过来,我跟藤井说一下,那辆车到山顶的时候让他看一下驾驶者是谁。”



    “给!”



    车子在山道间飞奔,邵彦整个人已经放空了,凭着本能去追逐着最能让人血液倒流的刺激。



    “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儿子。”



    “你,在开什么玩笑!”



    “从小他就很怕我。他胆小懦弱,你不是。”



    “你想说什么?”



    “我要离开这里,你去办手续。”



    “这是威胁?”



    “不是,这件事就算我说出去也没有人会信的,一个疯子的话又有谁会信。”



    “……出去了你要做什么?”



    “出国,做个了结。”



    “还想做傻事?”



    “……我的事你不用管。”



    “……好。”



    “藤井,来了!”



    “fc。”



    吱~



    急速的刹车使轮胎在路面磨擦出两道黑色的圆弧印迹。



    “厉害!这么窄的路面竟然能够飘移出来!”



    “嗯?又下山了!联系山脚,让他们记录一下时间。”



    “好!”



    狠狠地踩下油门,车子一瞬间飞了出去!



    今天早上见邵灵时对邵彦的冲击不可谓不大,更让他觉得难以置信的是那女人竟然发现了他不是这个身体的本尊,连香取都没有丝毫的察觉,她竟然发现了!而且是在很早以前。



    她真的是除了出国就没有别的企图了么?邵彦不能确定,但至少到现在为止她没有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行为,暂时是可以放心的吧!而且这次出来后她好像很正常,精神上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已经能听到引擎的声音了,好快!这就到中段了?!



    “过来了!37秒!不会是计时器坏掉了吧!”



    “不可能,计时器好好的!



    “简直是神速啊!”



    “不止是神速,还有那跑法,你看他的过弯,简直就像是死神的舞蹈!”



    “喂,藤井,这里是中段,刚刚那辆fc已经通过了。”



    “时间是多少?”



    “37秒!紧紧只用了37秒!我记得上次我们跟red suns的高桥启介比赛的时候他通过中段的时间还用了45秒!”



    “37秒?!通知山脚,一定要让他们将时间记录准确!”



    “藤井,我有种感觉,赤城最快的或许是这辆fc。”



    “……或许!”



    那女人机票好像已经订好了,时间就是明天早上,至于目的地是哪里邵彦并不清楚,他也不想知道,知道的越少想得越少心情也就更能放得开,他不想被那个女人的事影响太多,他有自己的生活!



    山脚,有两人拿着计时器与对话机紧紧地盯着前方的山道转角。



    “声音越来越近了,已经能看到汽车的反光了,就要到了!”



    “看准时间,最好一秒的差距都没有!”



    “放心吧,藤井,我一定会将那辆fc的时间准确的记录下来的!对了,藤井,如果这辆fc的下坡时间超过了上次我们和red suns的高桥启介比赛时的下坡时间的话,你准备怎么做?”



    “上次我们金井山的车队输得那么惨,而现在我们发现了这辆fc,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将消息放出去!可是,藤井,如果这个车手他不是本地车手的话……”



    “没这个可能的!这个速度,绝对是跑惯了金井山的车手才有的!”



    轰砰砰……



    “是高速行驶时排气系统的声音,到了!过来了!”



    “时间!”



    “就要通过终点了!”满怀着激动,几乎是颤抖的按下了计时器。“一分十五秒!藤井,是一分十五秒!比高桥启介整整快了近16秒!”



    “……是嘛!好惊人的时间!”



    “藤井,我觉得这件事会轰动整个赤城!”



    “…………”



    “藤井?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哈,我是在想用什么方式把这件事宣扬出去才能带来最大的轰动!”



    “藤井,我觉得一般的方法就行!”



    下了金井山邵彦回到了久未居住的那栋别墅,那女人自己在那,他不放心!



    车子开进别墅,若大的一个别墅中漆黑一片竟然连一点光亮也没有!



    这女人又在搞什么?邵彦心想。



    车子直接停在了楼下,邵彦摸索着打开大厅的灯。



    身后有人!



    邵彦一惊,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待他看清了身后的人是谁后压抑着胸中升腾的怒气问:“你站在这做什么?”



    邵灵盯着邵彦的脸似是在出神。



    邵彦挑了下嘴角转身走开,他看到这个女人就生气,不为什么,就因为她的某些作为和前世那个被他称为父亲的男人很像!



    “这么晚了,你…你还没吃饭吧!”



    邵彦嗤笑着转过身来。“桌上的饭是你做的?”



    “……”



    “人都不在了,你现在倒想起来展示你的母爱了,太晚了吧!”虽然这么说着,但邵彦还是改了方向最后在饭桌前坐下。



    长长的欧式饭桌两人各占一头,用餐的气氛安静的只有刀叉相碰的声音。



    “我吃饱了,您慢用!”邵彦擦了嘴站起身来上了二楼。



    “等等!”邵灵紧跟着站了起来。



    “还有什么事?”邵彦止步却未回身。



    邵灵的唇有些颤抖。“……他、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像是听到了有趣的笑话般,邵彦低笑,但笑声却有些阴森可怖。他转过身来面对邵灵道:“你应该猜的到的!”



    邵灵瞬间惨白了脸。



    邵彦踏上楼梯,一步一步,有种复仇般发泄的快感。“他是高烧死的!其实你的愿望早在十一年前就实现了,在你口口声声想要他死的时候他就死了!”



    “不是的,我其实是不想他死的!他是我的儿子,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我那时只是、只是……”



    “本人早就不再了,你跟我解释这些做什么!”邵彦打断邵灵然后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app \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看着邵彦消失的楼梯口,邵灵眼前模糊一片最终却什么也没有流下。“……小言,下辈子,投个好胎,千万不要再来找我了,永远不要!”



    黑暗是掩藏一个人最好的颜色。



    没有开灯,邵彦枕着双臂躺在床上。



    其实这么发脾气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吧!可是他就是忍不住,忍不住!如果当真爱自己孩子的话当初做什么去了?现在人没了却想要补偿了?不,或许她还不是补偿呢!只是临走前高兴时的一次心血来潮?



    其实自己也是把她当成那个自己前世的父亲来发泄怒气的吧?压抑了两世的愤恨!



    “哥哥,我好难受!”



    “小羽乖,哥哥抱着就不难受了!”



    “哥哥我身上好疼!哥,我渴,我想喝水。”



    “我去给你倒!你等会,我这就去给你倒!”



    “哥你别走,冷!”小手紧紧的抓住哥哥的衣袖。



    “小羽,先放手好不好?我倒完水就回来!”



    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开了。“哥你一定要快点回来。”



    “好,我会很快回来的!”



    哥哥的脚步声渐渐听不见了,小男孩抓紧了被子将身体缩成了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小男孩被摇醒了。“小羽,,水来了!”



    有些困难的睁开眼。“哥哥,你去了好久!”



    “哪有好久,我只出去了两三分钟而已,是你睡着了所以觉得久了。”



    小男孩被哥哥扶起来喝了水就又躺下了。“哥哥,抱抱,冷!”



    待到又钻进了哥哥的怀里小男孩才又放开了蜷缩的身体。“哥哥,妈妈为什么没回来?还有爸爸,妈妈不是说他元旦过后就会来看我们了吗?为什么没来呢?”



    “可能是有事走不开,小羽再耐心等几天好不好?”



    “哥哥,是不是爸爸不喜欢我们所以他才不来看我们?”



    “你听谁说的?爸爸怎么可能不喜欢我们,他只是太忙了没有时间来看我们。”



    小男孩点点头。“哥哥,我好困,我想睡觉!”



    “……小羽别睡好不好?这周你几乎都在睡,睡多了也不好的。”



    “……可是哥哥,我很困!”小男孩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别睡好不好?小羽别睡!”



    “……哥哥,你抱疼小羽了。”



    “这样就不疼了吧?小羽不睡了!”



    “就睡一会,就睡……”



    声音渐渐消失,耳边只余虚弱而又平稳的呼吸。



    “只睡一会,到时候哥哥会把小羽叫醒的。”



    ……



    “小羽,醒醒!小羽,小羽,小羽!”



    “小羽!”



    邵彦大叫着从梦中惊醒,一段急促的呼吸之后情绪稍稍稳定下来。



    微风从窗口吹进来邵彦本能的打了个冷颤,他这才发现自己已是满身的冷汗。将空调的温度稍稍调高,邵彦进了浴室。



    温暖的水流洒在全身,紧绷的肌肉慢慢松弛下来。



    捧了捧热水打在脸上,邵彦闭着眼。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梦到过小羽了?邵彦认真想了想加上前世好像有二十多年了吧!在刻意回避的情况下。



    那段记忆是自己两世为人中最难以承受的!



    自己至亲的弟弟,自己一直宠着的弟弟,自己那个乖巧听话的弟弟……就那样睡去再也没有醒来!



    这一切都怪那个被自己称为父亲的男人!



    一切都是在他的置之不顾甚至是有意谋划下事情才会发生的!家族、权势,才是那个男人的一切!



    那男人有一句话让他永生难忘,甚至是他说那句话时的表情、动作、语气!



    高烧死掉,总比我派人去动手好。两个孩子,邵家只能留一个,这也是上天替我邵家作的选择!



    第二天一早,邵彦醒来时邵灵已经离开多时了,大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封信。



    邵彦轻笑了一下拿起信来却并未拆开来看。茶几旁是一个纸娄,他顺手扔了进去,不想和那个女人再有任何关系,从今天开始,他们就只是陌生人,那个女人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房间里寂静的没有一点声响,高桥启介盯着似是在思索中的高桥凉介。



    “一分十五秒。哥哥,你相信这个时间吗?”



    “……”高桥凉介一脸的沉思。



    “哥哥!”压抑着急切,高桥启介又唤了一声。



    “等会!”高桥凉介转身坐到电脑旁调出有关金井山的一切资料。



    高桥启介安静的坐到高桥凉介身边看着他摆弄电脑。



    各种数据在屏幕上快速的运算着,叮的一声,两人期待的结果出来了。



    高桥凉介胸口起伏不定。“……启介,按照电脑的运算,这个时间是可能的。”



    “这么说那个消息是真的了?!”高桥启介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可是,按照电脑计算出来的要达到那个时间需要的条件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



    “消息是假的?”



    高桥凉介轻轻摇头。“不确定。但是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话,那么,那个人的驾驶技术恐怕……”



    “恐怕什么?”



    高桥凉介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问道:“启介,知不知道那是一辆什么车?”



    “不知道,消息传的太乱了,不确定是什么车。”



    高桥凉介皱眉,想了想后拿起了电话。



    “喂,是凉介吗?”



    “是我,史浩。我有件事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下。”



    “什么事?凉介你说吧!”



    “有关一分十五秒的那件事你听说了吧!”



    “那件事啊!听说了,可是明显是假消息啊!没有人能跑出那个速度的吧!”



    “是有可能的,史浩。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跑出这个时间的人驾驶的是什么样的一辆车。”



    “好的,没问题的凉介。只要这个消息是真的,下午我们集合之前我一定将那辆车的车型查出来。”



    “嗯。麻烦你了史浩。”



    “这有什么麻烦的,等我电话吧,凉介。”



    “哥哥,你是不是已经相信那个消息是真的了?”



    “……等史浩的消息吧!”



    高桥启介烦闷的打开窗户,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回头问高桥凉介。“哥哥,邵彦他好像从昨天就没有见到人了。”



    高桥凉介点头。“昨天晚上他没有回来过,或许是有什么私事吧!”



    “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回来,本来还想邀他一起去秋名的!”



    “正式比赛在下周,到下周六的时候再邀请他也不迟的。”



    “嗯!”



    “拓海,回神,来客人了!”



    被阿树敲了一下拓海回过神来连忙迎上刚进来的汽车。“欢迎光临!”



    为客人加满了汽油拓海又回到店里。



    “拓海,就是我今天上午跟你说过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啊?阿树。”



    “合伙买86的事啊!我们现在在加油站打工挣的钱根本就不够我买车的。拓海,我们一起买一辆86吧!”



    “不要啦!我对汽车不感兴趣的。”



    “身为一个男生,你怎么可以不喜欢车呢!”



    “我讨厌驾驶!”



    “拓海,看在咱俩这么多年好朋友的份上,你就和我合伙买86吧!”



    “哎呀!阿树你好烦啊!”



    “求你了,拓海!”



    “喂,阿树。你和拓海想要合伙买86吗?眼光不错啊!”



    “啊!池谷前辈也觉得不错?”



    池谷点头。“86是一部很不错的车呢!”



    “看吧看吧!连池谷前辈都说不错了,拓海你就同意了吧!”



    拓海纳闷的搔着脸颊。“可是,我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个86是什么车啊!听着好像有点耳熟。”



    阿树和池谷一脸难以置信。



    “不是吧?拓海,你连86是什么车都不知道吗?”



    拓海脸红点头。



    “在加油站工作你竟然连什么是86都不知道,拓海,你想喝汽油吗?”



    池谷和阿树两人夹住拓海作势要将加油枪塞进他的嘴里。



    拓海一指堵住加油枪枪口艰难的挣扎着。



    玩闹了一通,池谷问:“拓海,你不了解汽车是不是也不会飞车?”



    “我……”



    “算了,不用你回答我也知道答案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没有点飞车技术我认为是很丢人的!”



    “啊?”拓海不理解。



    “今天晚上我们的车队会在秋名山集合,有没有兴趣见识一下飞车手的世界?”池谷很骄傲的问。



    “有啊有啊!”阿树连忙点头,随后又泄气了。“可是我们没有车啊!池谷前辈。”



    “我带你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