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拓海,你怎么了?这几天闷闷不乐的,还一副思考人生哲学的样子,真是无趣死了!哎哎!拓海你去哪啊!回家的路在这边啊!你不会是想问题想傻了吧?”



    “你才想问题想傻了呢!我是要去游泳馆游泳。”拓海拽出被阿树死拉着的胳膊。



    “去游泳馆?我也很想去啊!”阿树两眼放光略带乞求的看着拓海。



    “想去就去,我又没拦着你不让你去!但是,我可没钱啊!”拓海事先声明。



    “没钱你怎么去游泳?”阿树疑惑。



    “我有季卡!”



    “没钱却有季卡,拓海你的话很矛盾唉!”



    “卡不是我办得,是哥哥办的!”



    “邵彦前辈干嘛办季卡给你?”



    “要去就去问这么多干嘛!你很烦啊!阿树!”拓海绝对不会说是因为自己需要锻炼……减肥。



    “随便问问而已,你生什么气啊!真是的!”阿树不满的嘟囔。



    拓海不理,径自往前走。



    突然,阿树又一脸□□的偎了上来。“拓海,你悄悄告诉我游泳馆是不是有很多漂亮的女生?”



    推荐下,【 \咪\咪\\app \om\ 】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拓海貌似不屑的瞄了阿树一眼。“嗯。”



    “耶!”阿树兴奋了,恨不得立刻飞到泳池里去。“快点快点!我们走快点!不然女生们都该回家了!”



    “哎!阿树你别拽我啊!我自己会走,我自己会走的!”



    “哎呀!你走的太慢了,这样比较快!”



    “可是你走错路了,是这边啊!”拓海扒住路灯,才使阿树停了下来。



    “你说是这边?难道你要去的是那家装修很豪华票价很贵的游泳馆?”



    拓海点头。



    “啊!”阿树惨叫立刻去翻口袋,“我只带了一千二百日元啊!够去一次吗?拓海。”



    拓海捂住耳朵。“还差三百日元!”



    “一千五百日元一次?!”阿树恐怖的嚎叫后立刻又焉了,“我到哪里去再弄三百日元啊!”



    “我借你!”



    “啊!拓海你真好!”阿树挂在拓海身上又道,“对了,你刚刚不是说你没钱吗?”



    拓海扭头就走。“我忘记了。”



    傍晚驾车回家,红灯亮起,邵彦在停车线内踩下刹车。



    一辆辆车子在眼前穿过,最后狂暴的黄色抓住了邵彦的注意力。



    虽然那车速度很快只是一闪而过,但邵彦确定那是高桥启介的fd,只是,给人的感觉很不对,满满的是压抑不住的黑暗情绪。



    邵彦立刻发动车子改变了方向朝fd追去。



    这个方向是去山上。邵彦紧跟在fd之后,看着他上山,看着他停车,看着他走进酒吧。



    酒吧?还是一家纯卖酒水的酒吧!邵彦停好车跟了进去。



    酒吧这种地方有高档的也有像现在这家低档的。



    低档的酒吧烟雾缭绕,音乐狂暴。这种地方,真想不到高桥启介会来。



    酒吧里人不少灯光幽暗,邵彦找了许久才在一处隐蔽的角落里找到独自灌酒的高桥启介。



    低劣辛辣的液体灌进喉口的瞬间使高桥启介呛咳起来,可是再多灌几口后感觉就好了很多,尤其是那种胃部的烧灼感,能够缓解心口上的压抑与痛苦。



    再次满满的倒上一杯,高桥启介正准备往嘴里灌却感觉眼前一暗,而后杯子也被人夺了去。



    “这种劣质的酒水对身体伤害很大,你确定要继续喝?”



    这个声音这种语气高桥启介异常熟悉,就着微弱的光线他抬头看去。



    “你怎么也在这?”高桥启介伸手去拿酒杯却被杯邵彦躲了过去。



    邵彦将酒倒进一旁的垃圾娄里。“你要是真想喝,我们换个地方。”



    “不换,那些酒没劲!”



    “想喝劲大的,我有办法,先跟我出去。”邵彦伸手去拉高桥启介。



    高桥启介没有躲开顺势站了起来,如果可以,他不想一个人借酒浇愁。



    “去哪?”



    “下山!”邵彦将高桥启介推进自己车中。



    “我自己有开车。”



    “酒后驾驶?”



    高桥启介闭了嘴乖乖上车。“今天开的fc啊?”



    “嗯。”邵彦点头发动车子。



    车子急速下山,邵彦没有说话的意思。副驾驶席上的高桥启介不安稳的来回动着,像笼中的困兽一般烦乱躁动。



    邵彦看了高桥启介一眼道:“不许解开安全带。”



    高桥启介恨恨的放下手。“到底要去哪?”



    “你不是要喝酒吗?去有酒的地方,等你喝醉了我们再回家。”



    “……我不想回家!”



    “不想就不回。”



    高桥启介彻底安静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滩在坐位上。



    有光线反射到脸上,高桥启介回头看向后方。“……有辆车子追上来了,好像是……好像是nsx。”



    “知道了,坐好别乱动!”邵彦瞪了高桥启介一眼。



    高桥启介回转身体坐好。“好了,你可以加速了。”



    邵彦看向倒后镜,好像是一辆黑色的nsx,技术……很棒!



    “咦!你怎么不加速?nsx都超过去了。”



    “带着你这个半醉的酒鬼,我没心情跟人飙车。”



    车子最终在一家很不起眼的酒馆前停下。邵彦解开安全带道:“下车。”



    “就是这里?”



    进入酒馆邵彦直接跟服务员要了四种不同的好酒外加一份他比较喜欢的拌饭,他还没吃晚餐。



    将酒一瓶一瓶启开,四种混合倒了一杯。“喝吧!”



    邵彦的打算就是赶快彻底灌醉高桥启介然后打包将他扔回家,让高桥凉介头疼去。



    一个喝酒一个吃饭,两人的组合倒是让不少人侧目。



    拌饭吃过一半后高桥启介已经快坐不稳了,等到彻底吃完后,高桥启介都快人事不醒了。



    邵彦看看眼前的空酒瓶。“酒量不行喝的倒还挺快!”



    付了钱,邵彦架起醉鬼出了酒馆。



    “哥哥……哥哥……”



    邵彦叹气,心想:这就送你去找你哥!



    “……哥哥……我……了。”



    没听清楚高桥启介说了什么,邵彦问:“你说什么?”



    “哥我梦到你了,哥哥真漂亮,呵呵!”



    这次邵彦听清楚了。“梦到你哥干什么了?”



    “……”



    声音太小什么也没听到,邵彦没再问,因为已经到车旁了。



    打开车门,邵彦半抱着高桥启介将他扔进副驾驶席。“胳膊抬起来。”



    醉酒中的高桥启介没有丝毫反应仍在自言自语。



    邵彦无奈,拉起高桥启介的右臂将安全带替他系好。



    “哥哥……哥……我喜欢……喜欢你。”



    邵彦的手僵住,震惊的看着仍在嘟囔着喜欢的高桥启介。



    怪不得、怪不得要出来买醉!



    半晌恢复过来的邵彦目光复杂的看着高桥启介。



    沉重的叹了口气,邵彦轻轻摸了摸高桥启介的头顶。“……你们,是兄弟啊!还是血缘上的亲兄弟!唉!”



    高桥凉介神色冷凝的抱臂站在正对着大门的阳台上,目光所及的地方看不到那辆熟悉的黄色fd。



    有一次两次晚归不归或许是平常,但一连六七天皆是如此便不对了,高桥凉介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问个清楚。



    一辆白色的fc出现在视线中,最后停在自己家门前,高桥凉介以为是邵彦有事找他。



    高桥凉介下楼开门。



    邵彦打开车窗指了指自己左边。



    很浓的酒气钻进鼻孔,高桥凉介皱眉。“他喝醉了?”



    邵彦点头下车然后打开右面的车门,示意高桥凉介架人出来。“我在酒吧碰到他的,他一个人拼了命的喝,一边喝一边念叨你,你们吵架了?”



    高桥凉介疑惑的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最近他基本没回来过。”



    “有问题赶紧解决,我就不进去了,拜拜!”邵彦掉转车头。



    “拜拜。”高桥凉介搀着高桥启介进去了。



    “啊!价钱贵的地方感觉就是不一样啊!”游泳馆里几乎已经没人了,阿树才高喊着爬出来。



    “阿树,已经很晚了,你快换下衣服我们该回家了!”已经换好衣服的拓海站在泳池边上道。



    “好的,这就来!喔哦!”做出一副超人的姿势,阿树冲进换衣间。



    回去的路上阿树一直对着一张纸条傻笑,拓海瞄了一眼,上面是一串数字,应该是电话号码。“是女孩子给你的电话号码吗?”



    阿树防贼似的立刻将纸条卷了起来放进兜里,然后很是色咪咪的附在拓海耳边道:“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呦!身材很正点的!我们约好了这个周末一起去秋名湖游车河,哦吼,就开我的85!”



    拓海不屑的撇嘴。“都游了不知多少次了,你还不烦啊!”



    “拓海,你在嫉妒对不对?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嫉妒!”



    “谁会嫉妒啊!女孩子有什么好的,娇娇气气还要人哄!”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这个周末我是要和我的甜心去游车河的,你就一个人孤独的度日吧!”



    “你别忘了,这个周末我们有加油站的兼职的。”



    “我会跟店长请假的,店长一定会准许的!”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周末,阿树就激动的难以自持。



    “你就那么肯定吗?万一店长不许呢?”



    “你是不是盼着店长不放我假?拓海,你这种心理是要不得的!”被泼了一盆凉水,阿树黑了脸。



    “我才没有那么想!”拓海否认。



    “你肯定是这么想的!肯定!”说完阿树突然又笑了起来,“拓海,如果真的不想一个人在加油站打工的话你也可以请假啊!去约邵彦前辈出来玩,或者你去赤城找邵彦前辈玩,反正像你这种没有女生缘的男人,也就只能和男人一起打发时间了,就和池谷前辈和健二前辈一样,每天大喊着,飞车手是不需要女人的!”



    “喂!喂!阿树,你看那边。”



    “什么?”阿树疑惑的扭头,然后惊恐,“啊!健二前辈池谷前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阿树,如果不是正好路过,我和健二怎么会听到你对我们的评价,上帝果然是……”



    “果然是什么?池谷前辈。”阿树瑟瑟揪着拓海的胳膊。



    “果然是让我们来教训你的!”健二池谷扑身而上。



    “不要啊前辈!”



    “啊!阿树你快放手!你揪疼我了!”



    “拓海救我!”



    “你死心吧!阿树。今天谁也救不了你的!”



    笑闹过后池□□:“我和健二要去山上练车,先走了!”



    “池谷前辈健二前辈,再见!”拓海道。



    “再见!”



    阿树放开抱着头的手。“终于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