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夜幕降临,送走了香取的邵彦随便找了家关东煮的小店打发时间。



    又麻又辣的滋味在口中散开,邵彦觉得浑身舒畅。突然想到高桥启介,邵彦拿出手机准备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他的学习进度,其实最根本的目的就在于找乐子。



    嘟嘟嘟~



    电话联通却久不见人接,邵彦下意识的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多了,家里竟然没人?



    手机又嘟嘟了好几声仍无人接听邵彦这才挂断电话。



    心里有种预感,邵彦有些坐不住了。



    那小子不会这么快就行动了吧?!



    “启介,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高桥凉介神色俱厉。



    “等我确定了一件事后我再放开哥哥。”心脏急剧的跳着,高桥启介自己都出了一身的汗。



    不好的预感是那么强烈,高桥凉介隐约知道高桥启介要做什么了。“放开!立刻!马上!”



    高桥启介倔强的执着着。“不!”



    总有些不放心,匆匆解决了叫来的食物,邵彦准备立刻驾车回家。



    一辆nsx擦身而过停在了店门的另一边,邵彦丝毫没有在意的发动车子。



    “是那辆fc!”清水扭过头来正好看到了邵彦,“那个叫高桥凉介的果然很年轻啊!”



    “高桥凉介?”铃木也伸出头来,可惜只看到了远去的fc。“清水,你看到人了?如何?”



    “嗯,跟别人说的一样,名副其实的一个飞车手。”清水纪满意的点点头,“我现在更期待明天晚上的比赛了!”



    手指有些颤抖,但高桥启介还是咬牙解开了那一颗颗的钮扣。



    “启介,住手!”



    手臂一颤,指甲在白晰的胸膛上留下了一道鲜艳的色泽。



    狠狠的瞪着高桥启介。“这就是邵彦给你出的主意?”



    脸上一红,高桥启介没有回答。



    衬衫散开,光裸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哥哥,我喜欢你。”



    高桥凉介扭过头去。“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哥哥你没有拒绝,是不是……”



    “我认为我的拒绝已经很明显了!启介。”



    “你从来都没说过,就不是拒绝!”高桥启介通红了眼睛大声道。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唔……”



    “你不许拒绝!”高桥启介狠狠的用嘴堵了上去。



    只有一间屋子的灯还亮着,是高桥凉介的房间。犹豫了一下,邵彦按下门铃。



    没铃响了许久也没见人来开,邵彦心里有了计较。



    如果再继续按下去会坏人好事吧?这样想着,邵彦回了自己的家。



    □□的身体紧贴在一起,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喘息的人高桥凉介神色复杂,有挣扎,有隐忍,有心疼,有懊恼,有……妥协。



    “……把绳子解开。”高桥凉介哑着嗓子道。



    高桥启介浑身僵硬,因为身体的疼痛也因为高桥凉介的话,自己都做到这一步了,还是不行吗?还是不行吗?



    脖颈处有液体滴下,高桥凉介心尖一颤有些无奈有些心疼的道。“……绳子解开,我来。”



    震惊的抬起头,高桥启介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绳子解开,我来。”



    “哥、哥哥。”犹豫着,高桥启介解开了高桥凉介腕上的绳子,其实,这是在赌!



    手腕上有明显被勒出的痕迹,高桥凉介忍痛活动了一下。



    高桥启介紧张的盯着高桥凉介,身上因疼痛出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流着。



    高桥凉介也不好受,男性最脆弱的部位被紧紧夹在干涩的甬道内,说不疼那是假的。



    翻身将高桥启介压在身下,高桥凉介吻了吻那满是汗水的额头道:“邵彦他没告诉你做这种事之前要先润滑吗?”



    高桥启介闭着眼,不想让高桥凉介知道他是因为难为情才没有事先……



    “哥你怎么知道要……”



    “不久前因为一个课题我跟邵彦讨论过这方面的事。”



    “哥你知道邵彦他是……”



    “早知道了。”



    说话间高桥启介的注意力分散了,身体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有汗水从额头滴下,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强忍的**。“启介,你好点没有?”



    回答高桥凉介的是湿滑温暖的收缩。



    “呜呜……哥……”



    “启介,过了今天我们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拓海!拓海!起来送豆腐去!”藤原文太边叫边上了二楼。



    拓海仍然睡的死死的,藤原文太推了推他,拓海翻了个身继续睡。



    “嗯?”藤原文太疑惑。睡觉还流着眼泪,是做噩梦了?还是……和小女朋友分手了?好像从昨天晚上回来时起心情就很不好。算了算了,今天就让这小子睡吧!至于豆腐自己去送好了。



    “唉!”摸了摸拓海乱糟糟的头发,藤原文太起身下楼。



    天已大亮,阳光都过窗帘的缝隙溜进屋子。



    邵彦打了个呵欠起身。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坚持不懈的响着,邵彦心里一突。



    出了屋来,邵彦问:“是凉介?”



    “开门,有事找你。”



    单从声音里邵彦无法分辨出高桥凉介的喜怒。打开大门,只一眼邵彦便知道高桥启介得手了。“启介还没起?”



    高桥凉介面色一僵。“他需要休息。”



    了然一笑,邵彦侧身。“请进!”



    高桥凉介在客厅坐下,邵彦收拾着去泡茶。



    “健二你看,拓海今天是不是很不对劲?”



    “池谷,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对了,今天阿树那家伙怎么没来?”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啊!”池谷咬牙握拳,“阿树那个臭小子竟然请假约了女生去游车河!”



    “池谷,你很妒忌啊!要知道,飞车手是不需要女人的!”健二一把抱住池谷。



    转过身来的拓海吓了一跳。“池谷前辈,健二前辈,你们、你们……”



    拓海的神情让健二和池谷立刻蹦开了。



    “拓海,你想哪去了!说,这么肮脏的思想你是受谁的影响?”池谷扳着拓海的头问。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app \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什么肮脏,男的和男的在一起很肮脏吗?池谷前辈。”拓海挣脱出来。



    “……拓海,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了?”池谷纳闷。



    拓海犹豫了一下。“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



    看拓海是真的想知道,池谷纠结了一下才道:“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只是总觉得这男人爱男人不太好吧!”



    拓海低下头。



    “启介应该醒了,我该回去了。还有刚才给你说的事你要好好考虑一下。”高桥凉介站起身来,“对了,今天晚上我有一场比赛,我不在的时候你帮我照看一下启介,他发烧了。”



    邵彦暧昧的笑着点头道:“晚上比赛的时候换件高领的衣服吧!”



    “什么?”高桥凉介疑惑。



    邵彦抬抬下巴。“脖子后面,有抓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