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这条路不好走,邵彦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即便清楚拓海对他的感情不是懵懂无知也要拒绝,断绝所有可能,过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才是对拓海最好的。趁现在情未深……还来得及回头。



    一大早起来,阿树惊奇的盯着拓海。“拓海,你竟然没睡好?!好大的黑眼圈!”



    拓海闷闷不乐。“做了个噩梦而已,大惊小怪!”



    “我大惊小怪?拓海……”



    “阿树你好烦!”



    “……拓海。”阿树疑惑的盯着拓海,“你到底怎么了?”



    咔哒



    打开门的邵彦从卧室走了出来。



    “没想到你们两个都起的这么早!”邵彦语气亲切自然笑容温和淡然,没有一丝的异样。



    拓海失望的垂下头,看来哥哥他是真的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原来自己的告白对他来说真的是一种懵懂无知无需在意的行为……可是,自己是认真的!真的是认真的!从小到大从未如此认真过!



    “邵彦前辈,早!”阿树高兴的道。



    “早!”邵彦笑着点了下头,“既然都起来了那就一起洗漱吧!等会带你们去吃早餐!”



    “好啊!”



    “拓海,怎么不一起来?”故意忽视了拓海那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邵彦一如往常的问。



    “啊,这就来!”



    “那你快点,我和阿树先进去了!”



    嘴里噙了一口的白沫,阿树呜呜的道:“邵彦前辈,拓海他还没过来啊!”



    “大概一会就来吧!”邵彦挤好牙膏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这张脸什么时候也拥有了吸引直男的魅力了?“对了,阿树,你是从小和拓海一起长大的吧?”



    “是啊!”牙膏沫喷到了镜子上,阿树赶忙伸手擦擦。



    “你了解拓海吗?你觉得拓海他是什么性格?”柔软的牙刷头细致的擦过每一颗牙齿。



    “嗯?”阿树疑惑的看向邵彦,“拓海的性格吗?其实拓海他挺固执的,别看平常一副没所谓的样子,但是对自己认定的事是死也会坚持到底的那种,唔,就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刷牙的动作顿了一下。“是嘛!”敷衍的牵了下嘴角,邵彦继续清洁工作。



    咕噜噜噜



    狠狠的漱了几口水再抹了几把脸,阿树道:“邵彦前辈我弄好了,我去叫拓海来,真是的,还不过来,耽误时间!”



    “嗯。”邵彦点头。



    外面一阵拉扯呵斥,拓海挪进了洗漱间。



    洗漱间里有些沉闷的气氛让邵彦不得不开口说些什么。“在外面做什么?快点吧!我们去吃早餐,你不饿吗?”



    拓海沉默的挤着牙膏“……我不会放弃的,我是认真的。”



    拓海的声音不大但足够邵彦听得清清楚楚,刷牙的动作持续着好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洗漱的动作明显比以往快速了许多。“我好了,拓海你快点!我和阿树在外面等你。”



    再一次的失败,拓海沮丧的无以复加,但另一方面更坚定了他的决心。



    “啊!!!一模一样啊!邵彦前辈。”阿树激动的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了,“红的,黑的,蓝的……好漂亮!都好漂亮啊!”



    邵彦取出fc。“一种型号的当然一模一样,好了,拓海也该好了,上车吧!”



    阿树恋恋不舍的收回手坐进fc。



    拓海自己已经收拾妥当等在了大门口。



    早餐的时候除了阿树相当活跃,另外两个人都是安静的有些沉闷,阿树不是傻子,自然感觉出了两人之间的异样,然后也沉闷了。



    “……拓海,你跟邵彦前辈怎么了?”



    拓海右手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的车辆。



    “拓海!!!”阿树怒了,“拓海你在干什么啊!邵彦前辈要邀我们出去玩你拒绝说要赶快回家,回家干什么?昨天是谁说要玩到今天晚上再回去的!你到底搞什么啊!奇奇怪怪一点都不对劲!邵彦前辈都不高兴了!”



    “……”



    “你说话啊!”



    “……我……红灯!红灯!阿树你快刹车看前面!”



    “啊!!!”阿树惊恐的闭上眼狠踩刹车,在即将要撞上的那一霎那停住了。



    “呼呼呼呼~”



    两人惊魂未定的看着前面混乱的交通尴尬羞愧,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都怪你,回去再跟你算账!”阿树牵怒。



    “京一,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要跟一辆86比赛?太可笑了,86?86现在应该都进废铁厂了吧!”



    “……高桥凉介在秋名败给了86,清次,这样你是不是就明白点了?”



    “高桥凉介败给了86?!这是不可能的!”清次怎么也无法相信这点。



    须藤京一并未有什么激动的表现,只是用陈述的语气道:“下个周六去秋名看看吧!”



    “京一,一辆86而已,不用你出手吧!”



    “清次,经过了上次的比赛我想你应该学会不轻视任何对手的,不过,现在看样子你还是没有学会。”



    清次对这话很不服气。“我不想轻视他,可是一辆十年前出产的86,怎么让我重视,它有让我重视的地方吗?京一你难道不会这么想吗?”



    “以前会,现在不会!能打败高桥凉介,或许那辆86并不是一辆普通的86!”



    “秋名86……”



    “最近怎么了?不工作变成了彻底的闲人一个?”抱着双臂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沉思烦恼的邵彦,高桥凉介有些好奇疑惑。



    这样的邵彦很少见!



    邵彦抬头。“有些事情发生的总是莫明其妙。”



    “嗯?”高桥凉介不解。



    邵彦叹了口气。“……拓海他说喜欢我……我想不明白,我这样的人……”



    “邵彦!”高桥凉介打断他,“你一直都很出色!有人喜欢你这很正常!”



    “优秀?出色?”邵彦自嘲的笑了,“或许吧!”



    高桥凉介皱眉,他一直都认为邵彦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但现在看来……或许有误!在有些当面,这个人也会迷茫也会,自卑?



    “你拒绝藤原拓海了?”



    邵彦点点头。“但是拓海他很固执,以前从没发现他竟是这么固执的一个人!”



    邵彦没有自觉,但高桥凉介却发现了,谈到藤原拓海的固执,邵彦是笑着的。虽然知道拒绝才是对对方最好的选择,可是还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固执的执着的喜欢着自己的一个人来打动自己吧!没人喜欢孤独一生!



    “不考虑接受一下试试吗?”



    “你认为可能吗凉介?拓海他也才18岁,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条路不适合他!”



    “邵彦,当局者迷。你又怎么知道他不适合?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高桥凉介腔调怪异的中文逗笑了邵彦。“好吧!你说的对,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那我顺其自然好了。”邵彦耸耸肩,显然是已经想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