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两辆车子都已经准备就位,须藤京一为公平起见选择后追。



    evo3轻轻轰鸣两声,拓海知道自己可以出发了。



    转头看向那个自己最在意的人,拓海换挡,踩下油门,86在一瞬间咆哮着冲了出去。



    须藤京一在心中默数五秒后才追了出去。



    “比赛,开始了。”



    邵彦双手抱胸低垂着头。



    “唉~”轻轻叹口气舒缓了下心中的郁结,邵彦不得不承认藤原文太好算计,他刚刚隐约听到86的引擎有些不对劲,不是自然老化而是人为设计的。能在引擎上动手脚做到这一步的除了藤原文太还能有谁?即便是注定要输的比赛也要给儿子留下余地么?



    抬起头来细听着山下传来的引擎咆哮之声,邵彦估计过不了多久须藤京一就要返回了。



    很近的,距离分明不远可就是追不上,追不上!两车之间相距不过三秒的距离,如果,如果86能够再快些……



    从未有过的挫败无力笼罩着拓海,油门早已一踩到底,可是不够,想快点,再快一点点!



    两三秒的距离拉开到三四秒……这就是马力的差距吗?



    ……马力原来如此重要!



    一辆早该开进废铁厂的86竟然能有这种速度!



    须藤京一惊叹,可也只是惊叹,再快也已经到了86的极限,而他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86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app \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但是……86却是在用比自己还要快的速度过弯!



    须藤京一咬牙,他不相信天才,可是这辆86,高桥凉介,还有那个人--邵彦!



    “呵呵呵!”突然须藤京一发出低笑声,“在这种时候我竟然在想这些……更重要的不是眼前的比赛嘛!听说86的车手和那个叫邵彦的关系匪浅,只要赢了86……”



    还没有输!还有机会的!一定还有机会的!!



    86像是漂流般荡过一个33弯道,拓海唇角甚至咬出了血丝却还不自知。



    一定要追上去!一定要!!这不是一场单纯的比赛,这场比赛承载着自己的希望,最迫切实现的希望,不可以输的,绝对不可以!



    但是……



    很烦人啊!



    拓海心里咆哮,那种砰砰砰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什么无点火系统,烦死人了!!!



    “喔吼!那辆86已经快要被京一抛离了!哈哈哈,我们n evo果然是最强的!!”



    “切!”n evo那欢呼是如此的刺耳,高桥启介憋下满胸的气闷恨恨不甘的吐了口气。



    “邵彦,你要下去。”高桥凉介看到了邵彦走向车子的动作。



    高桥启介也看向邵彦。“不在山顶等结果吗?这个时间比赛应该快要结束了。”



    邵彦打开车门。“没有结果的。”



    “嗯?”高桥凉介疑惑。



    “……86的引擎有问题。”



    “什么?!引擎有问题!”高桥启介惊叫。



    高桥凉介猛然眯了眼。“原来如此,那个声音……高手!”



    “比赛会提前结束。”邵彦坐进车里关上车门。



    “等等,一起去吧!”



    “我也去!”高桥启介忙追上两人。



    “啊!怎么还没过来,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可以看到车子了嘛!你说是吗?池谷前辈。”阿树蹲在地上。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可是……”



    “可是什么啊?池谷。”健二好奇。



    “耶?拖车!那驾驶的人……啊!好像是拓海的爸爸啊!”



    “什么?!拓海的爸爸?”池谷和健二都伸长了脖子看向那辆刚过去的拖车。



    ……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



    那喀喳的一声,是心脏破裂的声音……



    “在正式的比赛当中,引擎故障就是输了。”须藤京一高姿态的道,“我保留这次比赛的结果,等你换辆车子再来吧!”



    evo3与l-adl擦身而过,适时的一声无点火系统的砰响,邵彦知道这又是一次挑战,须藤京一,一个顽强的不服输的对手。



    高桥凉介亦明白须藤京一的意思,但是他知道结果,所以没什么好期待的!



    车子在距86不远处停下,邵彦没有上前,那蜷坐在车头前的显的有些无助的身影让他的心脏隐隐的揪疼。



    高桥启介想要上前却被高桥凉介拦住了。“现在你过去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启介。”



    说完高桥凉介看向邵彦,最能给藤原拓海安慰的正主站在这里不动,他们过去又有什么用。



    一个人的成长必将付出代价,邵彦只是在一旁注视着,心疼着,忍耐着。



    拓海将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间,他知道邵彦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可他不敢抬头,第一次走出秋名的主场他就输了,哥哥他是不是在庆幸?庆幸自己以后或许都不会在烦着他了……



    刺目的亮光出现在视线之中,邵彦可以猜出来者是藤原文太。



    大部头的拖车停住,明亮的车头灯也关上了,只余车内的一盏照明小灯。



    剩余的烟头被藤原文太从车窗扔了出来。“拓海。”



    “爸……爸爸!”拓海惊讶的站起身来。



    藤原文太下了车,在看到邵彦和高桥兄弟的时候点了下头。



    “爸爸……”



    藤原文太拍了拍拓海的脑袋,然后让拓海打开车头盖。



    拓海回到车里打开车头盖又立刻回到藤原文太身旁。“爸爸,86……”



    “驱动轴断裂插破了引擎。”损坏的程度比预期的效果还要好!



    忽略掉内心的不舍与遗憾,藤原文太不知所谓的笑了笑。



    “可、可以修好吗?爸爸。”拓海忐忑的问。



    几不可闻得叹了口气,藤原文太关了车头盖微微摇了摇头。



    “无论花多少钱都可以的,我在加油站打工的钱都可……”



    “不是钱的问题,已经没有维修的价值了,也没法维修了。”藤原文太打断拓海的话,“把车子弄上去吧!”



    拓海将钢丝绳挂上86,86慢慢被拉上了拖车。



    “还站在那里做什么,上来。”



    再看了86一眼拓海才做进拖车的副驾驶席。



    后视镜中本就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小,眼泪突然就流下来了。



    呜咽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驾驶室中,藤原文太心疼的摸了摸拓海的发顶。“86坏掉不是你的错,只是正好是你在驾驶而已,拓海。”



    压抑的呜咽声突然放开了些,拓海依靠在玻璃上眼泪流的更凶了。



    “回去吧!”邵彦回到车中,副驾驶席上放着手机,回去后,打个电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