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明明决定是自己下的,但是事到临头拓海却有点退缩了。



    服务员收走了碗筷,邵彦伸手弹了下拓海额头道:“我去洗澡,乖乖等着!”



    拓海紧张的有些呼吸困难了,听着传来的哗哗水声狠狠的系紧了睡衣的带子缩进沙发里,手脚有些发凉,但是脸上热的却可以煎蛋了,不是发烧吧?



    眼睛在浴室和房门间来回溜达,如果自己躲出去的话会不会让哥哥他很生气?会的吧?一定会的!



    咔哒~



    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彻底让拓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往沙发里缩了又缩,拓海还是感觉不到任何安全感。



    头发微微的滴着水珠,探头见床上没人邵彦走了出来。“害怕了?”



    熟悉而灼热的气息从颈部吹过带起汗毛根根竖起,拓海缩了缩脖子嘴硬。“没、没有。”



    邵彦歪着头与拓海面对面。“声音有点抖呢,嗯?”



    拓海撇过头不去看邵彦,但是他的紧张显露无疑。



    邵彦没说什么,但是他决定的事也没打算改变。



    “啊!”突然被人抱了起来,拓海吓的大叫。“哥、哥哥。”



    “早晚都有这一天的,是吧?”将人压到床上,邵彦轻轻啄了一下拓海的唇。“那么,现在开始……睡觉。”



    虽然很想继续,而且**也已经被挑了起来,但邵彦还做不到不顾拓海的感受和意愿。



    松了口气的感觉,但是又有些失落……这种感觉让人彷徨。



    “明天去看富士山?”为了平覆**邵彦主动打开话题。



    绝对标准的直板睡姿,拓海不敢翻身也不敢看邵彦。“好啊!”



    “然后呢?”



    “什么然后?”



    “看完富士山之后。”



    “泡……”说了一个字拓海立刻住嘴了,现在好像不适合提泡温泉的吧?



    “泡什么?”邵彦翻身搂过那块木板,鼻尖对鼻尖。“泡温泉?还是两个人一个池子的那种?”



    拓海之前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可现在再想想这提议好像不是太纯洁。



    邵彦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环着拓海的右手在拓海腰后暧昧的滑动着,不时的捏一捏拍一拍。



    拓海瑟缩了一下却没有躲开过了一会反而主动靠进了邵彦怀里。



    邵彦一愣随后右手毫无顾忌的伸进了拓海衣内。“不躲了?”



    拓海浑身烫的厉害。“反、反正早晚都会……”



    牙齿咬上肩颈处细致的皮肤,邵彦低声道:“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没有第二次躲避的机会了!



    缩着脖子喘息着,拓海紧张的道:“我、我听说会很疼。”脸皱成了一团,仿佛现在已经很疼了!



    从来不知道,这个小傻瓜可以可爱到如此地步!邵彦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笑声却全被压了下来。“不会让你疼的,放松。”



    半信半疑,拓海摊开了手脚放松了身体,送自己入狼口!



    …………………………………………………………………………………河蟹横行,删了不少字,乃们想办法咱怎么发吧,不可以是邮箱,那样我会累死的!……………………………………………………………………………………………



    清早拓海是被敲门声吵醒的,醒来时邵彦已经不在床上了,拓海忍着浑身散架的酸痛做起身来,后面有些涨却不疼。



    外面传来交谈的声音,好像是在说住宿的问题,等外面的人走后拓海正准备出去邵彦却推门进来了。“吵醒你了?”



    拓海摇摇头。“我睡醒了。”



    “有没有不舒服?”



    拓海想起昨晚的事一下烧红了脸连连摇头。“没、没有不舒服。”



    亲了下那还有些红肿的唇,邵彦温柔的道:“起床了!吃过早饭后我们就去富士山,然后泡温泉。”



    拓海掀开被子,一夜肆虐的痕迹全部暴露了出来,尤其是胸前水润诱人的两点。



    早上本就是容易兴奋的时候,更何况是面对的如此美景,但是昨天才第一次的拓海是经不得如此折腾的,所以邵彦只是手痒的对着那诱人的两点揉揉捏捏,最后咬了一口。



    拓海被折腾的又羞又怒,只可惜反抗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签约人员已经定了,不是说要等一年后吗?”



    “他们要收回训练场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也是他们赞助的嘛!ani公司竟然会说话不算数?!”



    听着队员在那边愤怒的你一句我一句,松尾道也额头冷汗不断,其实宿舍还有免费的训练场地都是他姐姐靠着和经理的关系额外要来了,根本不是赞助的一部分,现在总公司那边的人发现了要收回,他要怎么跟队员们解释,说自己从一开始就在骗人吗?不行!绝对不行!



    “原因是那个新来的刚走的队员!”在群雄激愤的时候,山本谷川满是愤恨的高声道。



    “邵彦?”



    “不是吧?邵彦他和ani公司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吧,怎么可能是他做的。”



    “邵彦不像是这种人吧?”



    “不过我们和他相处的也不久,知人知面不知心!”



    有一个人这么说,大家也都开始动摇了。



    “大家放心,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一定会找人好好的狠狠的教训那小子一顿的!”山本谷川满脸阴狠。



    “山本,你想做什么?”松尾道也小声问。



    “没什么,就是想教训那小子一顿,让他别他太得意!”



    “你要找人?”



    “我认识一个暴走族,那家伙心狠手辣,绝对会要那小子好看!”



    “樱花都开了,真漂亮!”拓海仰着头,花瓣落了一脸一身。



    “拓海!”



    闻声拓海回过头来,喀嚓一声这一瞬间永远保留了下来。



    “哥我也帮你照几张吧!”拓海拿过相机指挥道,“站到树下面。”



    一连照了四五张,邵彦找人帮两人照几张合照。



    “别扭头,看着镜头!”邵彦扳回拓海的头,之前也是这样,所以照片都只能抓拍。



    拓海感觉脖子有些僵硬,于是他动来动去头还是有点偏。



    看了富士山赏了樱花,两人开始找酒店及温泉。



    “要帮你们教训人可以,但是价钱你能出多少?”



    “五万日元!”



    “十万,包准把那小子最少断四根肋骨。”



    “好,十万就十万!”



    “先付五万,然后把地址给我!”



    咬咬牙,松尾道也和山本谷川凑出了五万日元。“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等会我就去回报我们山口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