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拓海走后,邵彦的伤虽然还没好全,但不妨碍公司为他安排各种活动,比如说看别的职业车手的比赛,这些比赛对邵彦带来的好处不可谓不大,每个人的跑法技术的应用都不尽相同,每个车手也都有一两手绝技,虽然观赏性质大过实用性质,但不妨碍邵彦从中受到启发。



    在邵彦忙着吸收新的知识的时候,拓海也不可能闲着,他在为周日要进行的比赛而忙碌着。



    “车子左侧的悬吊系统损毁比较严重,已经无法转弯了!”松本气愤而又无奈的说出了这个事实。



    “混蛋!”高桥启介发出愤怒的吼叫。



    拓海拳头握的咯咯响,他也很愤怒,他一直带着一颗纯净的心来比赛来驾驶,为什么现实却要有这么肮脏的事情,真是不可原谅!



    在哥哥那边遇到了那样的事情,现在他们又遇到了这种恶劣的事件,这些人他们根本不配当车手,他们在侮辱飞车!



    “藤原,给!帮忙一起把这里清理干净吧!不然明晚无法比赛的。”



    “嗯。”拓海接过史浩递来的报纸,他看了眼一旁不远处靠着fd坐着的高桥启介,心里一样难受的厉害。“史浩先生,真的没有办法吗?”



    史浩叹了口气道:“已经派人回赤城取零件了,只能尽力维修了。”



    史浩看向fd,却发现高桥启介已经不在了,他站起身来四处看了看问众人道:“启介呢?你们有没有看到他?”



    众人摇头,大家都在忙着清理路面的机油,谁也没注意到高桥启介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凉介也没在,他们可能有事情吧!”



    高桥启介可以说是心在滴血,哥哥说什么?fd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本无法修好!无法修好自己要怎么继续明天的比赛,自己要怎么报仇!



    “已经有人回赤城去拿配件了,一定可以修好的,明天我也可以继续比赛!对不对,哥哥?”



    “启介,你自己本身是很了解车子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它修不修的好你自己也很清楚。”凉介转过身来面对启介,但黑暗仍然笼障着他。



    高桥启介看不清凉介的神色,但他可以感觉到哥哥是和他同样愤怒的,虽然他的语气很平静,可越是平静就越是可怕。



    “……修不好的话,是要取消明晚的上坡赛?”高桥启介不想承认,这一刻他很想哭。



    笼障在黑暗里的人慢慢走近,修长的手指擦过高桥启介的眼角。“这么大人了,还流眼泪?”



    “哥哥!”这一刻,高桥启介放任自己的委屈软弱,眼泪再没有任何阻挡。



    高桥凉介抱住高桥启介轻轻地拍抚着他的脊背。“虽然在远征之前我早已做过了最坏的打算,可是我没想到这次……启介,明天晚上的上坡赛会继续。”



    “哥哥?!”高桥启介惊讶的抬起头。



    “会有办法的。”吻了下那光洁的额头,凉介笑着道。



    “哥哥。”高桥启介盯着那柔软的唇往前凑了凑。



    高桥凉介顺势低下头。



    “史浩,慌慌张张的,有幽灵在追你吗?”



    史浩抹了把脸上的汗努力平覆这自己的心跳,这种事情一定是因为光线太暗而自己看错了,一定是这样!



    “史浩?”松本又唤了一声,“你没有找到凉介和启介?”



    “没、没有!”史浩摇摇头,“我来帮忙。”



    “已经都弄好了。”松本走了过来,“你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发生什么事了?”



    史浩摇头。“没什么,就是把一个晃动的树影当成了鬼魂,夜晚的山路真吓人!”



    松本拍了拍史浩的肩膀当是安慰,然后他对还站在那发呆的拓海道:“喂,藤原,天已经很晚了,你必须赶快到山下的旅店去休息,明晚还有比赛!”



    “那启介……”



    “启介跟藤原一起去休息,你们是车队的战士,明晚还有一场战斗。”刚回来的高桥凉介吩咐道。



    “走吧!藤原。”高桥启介向拓海招了招手。



    “那凉介先生?”



    “跟启介一起下山吧,拓海。我留在这里跟大家一起修理fd。”凉介看了一下手表,“快去吧!时间不多了。”



    “老爷,这是日本公司的最新广告样片,我已经要来了。”



    “休斯,放一下看看吧!”



    “是!”休斯将样片放进放映机。



    “呵呵~是个很出色的孩子!”尤斯金·安德烈又叹了口气道,“可惜,不能让他回到安德烈家族!”



    “老爷,大少爷那边?”休斯试探的问道。



    “让他在那边待着!什么时候改好,什么时候再让他回来!”



    “大少爷他已经……”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在那边每天不停的换女人!”



    “……”



    “我安德烈家的孙子流落在外二十多年,还不是他做的孽!如今,想认也认不得!”



    “老爷,是股东会那边的关系吗?”



    “唉!”尤斯金·安德烈无奈的摇头,“算了,就算没有股东会的原因,邵彦恐怕也是不愿回安德烈家族的吧!让他在外面自由的想做自己的事就好!”



    “是!”



    忙碌了一夜,所有人都累的几乎喘不上气来。



    松本看着fd摇摇头对身旁的高桥凉介道:“现在只能维修到这种程度了,但是想要尽情的去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高桥凉介沉着脸。“那就只有换车了。”



    “一个月后东京职业车手圈里有一个交流赛,虽然不是正规的比赛,但是参加的车手很多,其中也不乏高手,我希望你可以参加,这也是公司的意思。”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那你休息吧,我明天再来!”



    “嗯,明天见!”



    送走了助理,邵彦揉了揉额角,最近忙得厉害,时间安排的很紧,看他们的意思,好像是想自己今年就参加方程式比赛。



    插一句,【 \咪\咪\\app \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泡着澡放松了一下,邵彦想起了拓海,今天是周日,这个时间是在哪个山道上比赛吧!



    倒了些洗发露在头上,邵彦想,等会给凉介打个电话吧!顺便问问拓海的情况。



    时隔不久就又遇到了这种情况,拓海还是很紧张,但却没有了第一次那么害怕,人渣,真是到处都有!



    高桥启介在工具箱中找出了一个大的扳起,但是架却没能打起来。



    “启介,怎么回事,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啊!是我年轻气胜的时候在暴走族时的小弟。”



    这一刻,拓海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或许,能混暴走族的也不错吧!就像启介一样,至少他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而像自己,就只能躲在自己爱的人身后担心……



    看着不好意思却对着高桥凉介笑的开心的高桥启介,拓海失落了。



    幸好,哥哥没事,大家也都没事!



    如果以前高桥启介还后悔自己曾经不懂事混过暴走族的话,那么现在他完全不后悔了,如果以前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能够保护哥哥的话,那还有什么好在意的呢!甚至是心甘情愿!做任何事都心甘情愿!



    只为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