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邻近亚洲赛车节,东京这边聚集的都是高手,而这次这次挑战的对手也是相当有名。



    “听说他们的车队在职业赛车圈里也排的上号,实力很强劲,……”



    邵彦自信一笑。“你是不了解他们两个的实力,他们的技术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的职业赛车手,而且这里是山道不是职业赛场,这点我想你应该很明白吧!”



    当然明白,那次与fc的比赛之所以输,很大的原因就在这里。“其实,那次的挑战完全是阴错阳差。”



    “阴错阳差?”邵彦好笑的问,“这怎么说?”



    “哝,那辆fc是你的对不对?”清水纪弩了下下巴指向车子,“我要挑战的其实是它的驾驶者。”



    “挑战我?!”邵彦倒是真的惊讶了。



    “虽然错过了那次,不过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比试。”



    是以后……现在我还不如你。



    “凉介,这次下坡赛启介的对手的实力好像没有启介厉害。”



    “连你也看出来了。”高桥凉介正在操作的主页,“如无意外,上坡战我们赢定了,赢在对手只跑职业赛场上!”



    史浩时刻关注着对讲机里传来的报道。“已经到赛道中段了……启介好像已经准备要超车了。”



    “告诉藤原,他可以准备了!让他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他的对手再没成为职业赛车手之前也是一名有名的山路飞车手。”



    “我去通知藤原。”



    拓海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最后一次比赛了,不可以出错!



    ……但是,哥哥他到底在和那个人聊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来跟自己说一句话。



    那么幽怨的目光,就算不去看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邵彦偷笑,臭小子,非吊吊你不可,来了东京也没个消息,还要凉介告诉自己!



    无缘无故蒙受不白之冤的拓海还在持续不断的散发幽怨的气息,可正主还处在给予不听话的小孩教训的快.感中。



    拓海犹豫,最后决定自己先过去……



    “藤原,准备一下,还有,凉介让你格外小心今晚的对手。”



    拓海看看史浩再扭头看看邵彦所在的方向,最终无奈的跟着史浩去了。



    “为什么没有那孩子小时候的照片?他小的时候一定非常可爱吧!”尤斯金翻着像册,都是长大时候的。



    “老爷,这已经是千辛万苦找来的了,听说邵彦少爷小时候过的并不好,所以根本没有照什么照片。”休斯很无奈,同样的话老爷已经反复念叨了好几天了,那个相册都被翻旧了。



    “亚洲赛车节还有两天了,真希望时间能够再快点!休斯,你说他见到我会开心吗?还是会生气?”尤斯金感到苦恼,之所以挑亚洲赛车节再正式见面也是希望到时小孩子心情好一点能够更容易接受他。



    “老爷,只有两天了,再耐心等一下吧!到时候一切都会很清楚的。”



    “你想去哪里?”



    “爸爸,我想去看看哥哥。”拓海可怜兮兮的看着藤原文太。



    “有时间不如去练车。”藤原文太悠然自得的吞云吐雾,“还有,我们住在土屋家里,注意不要太麻烦别人。”



    “我没心情练车!”拓海撇嘴。



    “怎么了?”



    “哥他好像……不想理我了。”提起这个拓海异常失落。



    最终赛的那天,拼尽全力他终于赢了后就立刻返航回山上去找哥哥,可是人已经走了。打宿舍电话哥哥虽然接了也说没什么,可是他还是不安心。



    “嗯,出什么事了吗?”藤原文太好奇却一点也不担心这种状况。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要去啊!爸爸!”



    藤原文太又点了根烟,吊了会儿才松口。“去吧!”



    “谢谢老爸!”



    人像一阵风似的窜了出去,藤原文太怒其不争的摇摇头。“有了媳妇忘了爹!”



    “嗯,我在宿舍……你要过来?好,我等着!”暗自挑挑眉,邵彦放下电话,终于要过来了,这次倒是意外的能撑呢!



    不乖的小孩要惩罚。



    挂着明显的坏笑,邵彦直接走向浴室。



    驾驶着l-adl的拓海很心急也很激动,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跟哥哥待在一起了,今天应该可以和哥哥好好相处了。



    目的地很快就到了,拓海泊好车子一刻不停的奔上楼去。



    门铃就响了起来,邵彦将刚系好的衣带又松开了些,刚好露出半个胸膛,格外的诱人。



    “哥哥,是我拓海!”



    邵彦打开门,看到的就是努力喘气的他准备惩罚的不听话的笨小孩!



    拓海走进屋。“哥……唔~”



    抬脚关上门,邵彦夹着拓海又走进了浴室。“乖,一身的臭汗,有事洗完澡后再说。”



    一进门就是热情一吻,拓海什么疑问担心都不见了,哥哥亲了他就代表没有不想理他吧!



    “哥、哥哥,我自己洗就好了。”揪着自己的衣领拓海躲避着邵彦的动作,但躲避的动作不大。



    “一起吧!多洗一次更干净。”邵彦说着就拉开了拓海的双手,其实拓海也没有强硬的拒绝,倒有种欲拒还迎的味道。



    “哥、哥哥,这个样子很难看。”拓海羞耻的不敢睁眼。



    “有吗?我觉得很好看啊!”身体以极其缓慢的频率律动着,“上次来赤城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通知我,嗯?”



    拓海被这种磨人的频率折腾的两眼含泪,呜咽着求饶。“哥哥,哥哥~”



    “为什么不通知我?”邵彦故意停住动作。



    拓海觉得自己快要被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逼疯了。“动、动一下。”



    压住拓海向后伸出的手,邵彦威胁的嗯了一声。



    “我有打电话的!”拓海委屈的哭了出来,啜泣的声音格外可怜。“电话和手机都没有人接。”



    “手机丢了。既然误会了就要补偿,嗯?”邵彦勾起令人直起鸡皮的笑容。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藤原文太咬牙切齿。“臭小子,又玩夜不归宿!”



    “文太,过来我们一起喝酒!”



    “来了!”



    “你也要参加亚洲赛车节的比赛?”满足后的邵彦连声音都庸懒的让人心痒。



    “嗯,土屋叔叔帮我报的名。”拓海很疲惫,声音越来越低。



    邵彦为两人拉上被子。“睡吧!”



    “唔。”



    亚洲赛车节的举办是盛大的,除了一开始的表演和车展,剩下的就是正题了。



    “安德烈先生,我们此次的大赛能够邀请到您作为我们的颁奖嘉宾实在是我们日本举办方的荣幸啊!”



    “我也很荣幸受到你们的邀请!”



    双方一阵寒暄,官方式的演讲开始了。



    “这次大赛,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尤斯金·安德烈先生,下面有请安德烈先生为我们鸣响第一轮比赛的号令枪!”



    尤斯金·安德烈?!



    邵彦微眯着眼睛看向发令台,他就是这个身体的爷爷?



    砰!



    一声枪响,所有的车子都在一瞬间冲了出去,这一轮只是一次大范围的淘汰赛。



    尤斯金一直都注视着邵彦所驾驶的那辆车子,看到他超越一个个的对手简直比公司盈利十个亿还要让他高兴。



    邵彦没有在意别的对手,不是觉得他们没有那个实力,而是他身边那辆车的驾驶者是拓海。



    两人对望了一下,邵彦下巴一抬指向前方。



    不如趁此机会,我们来比试一下吧!



    历经五天的亚洲赛车节赛车比赛今天正式结束,下面我们有请尤斯金·安德烈先生为我们的前三名颁奖!我们的季军是藤原拓海先生,亚军铃木健先生,冠军邵彦先生!”



    颁奖小姐托着一个奖杯两块奖牌站到了颁奖台一侧。



    尤斯金激动的走上颁奖台,他的孙子得了冠军!



    领完奖,邵彦找到拓海准备一起离开。



    “邵彦先生,安德烈先生想单独见你一面可以吗?”有人叫住了邵彦。



    “哥哥?”



    邵彦拍了拍拓海的肩膀,随后便对那人道:“如果想见我就让他来我住的地方吧,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在哪里!”



    颁奖台上老人的眼光告诉他,他仅仅是想单纯的看看孙子而已!



    “启介,这次出国我们一起吧?”



    “出国?为什么?”



    “为你的孩子找一个合适的妈妈。”



    “我的孩子?!”



    “我做了试管婴儿,还记得上次我出国的前一天做过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