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热门推荐:

    天气燥热的厉害,很快就要下雨的样子,一盏台灯孤单的照亮书桌,高桥凉介赶着手上的工作。



    轰隆隆~卡拉~



    大雨在惊雷闪电之后到来。



    这么厉害的雷电……



    看了看手中未完的工作,高桥凉介考虑了一下还是关掉了空调,雷雨天气,最好还是不要使用任何大功率电器。



    站起身来,高桥凉介来到启介的房间,将空调换成了台扇。



    叮咚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响声,凉介疑惑,这么晚了,会是谁?



    打了伞出来开门,高桥凉介惊奇于自己看到的。



    这一身狼狈还有浑身明显酒气的人是邵彦?!



    在记忆中,自己好像从未见过邵彦喝酒,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狼狈是狼狈了点,但应该没有醉。



    “怎么回事,你还喝了酒?”



    邵彦浑身**的走进客厅。“有点烦就喝了些酒,本来想回家的,可是刚刚开门的时候钥匙不小心掉进下水道里了,只好先到你这里来了。”



    “你浑身都湿透了,先去冲个澡吧!用我房间的浴室。”凉介递过一个干毛巾。



    邵彦也不客气,接过毛巾就上了楼。“谢了。”



    高桥凉介将楼下各处的电器都关闭后也上了楼。



    ……一个澡要洗一个多小时吗?



    高桥凉介试探的敲了敲浴室的门。“邵彦!邵彦!你还没好吗?”



    回答高桥凉介的只有水流的声音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试探的转了下门锁,没有反锁。高桥凉介推开门走了进去。



    浴缸上面的花洒还在不停的流出温水,而浴缸里的人……高桥凉介皱眉,是睡着了?



    “邵彦,邵彦,醒醒!”



    头痛的醒来,邵彦模糊的好像看到了高桥凉介,但又好像不是,酒精还在不断的冲击着大脑,邵彦记得自己本来是在酒吧猎艳来着,那么这个人,是自己419的对象了!



    人好像还没有完全清醒,果然是醉了吧!高桥凉介无奈的去捞邵彦起来,没想却被反捞进了水里。“你醒……唔!”



    “……很不错!”邵彦呢喃着,“味道不错!”



    高桥凉介有一瞬间愣愣的,但随即他就想起了邵彦曾经跟他说过他是一个同.性恋的问题,那么现在,自己是在被吻!



    ……而自己,不讨厌!



    迷糊中,邵彦想:这个一夜情的对象很合自己胃口,干净的气息还有光滑的皮肤!



    身上猛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高桥凉介回过神来立刻拉出了邵彦正在作怪的手。“邵彦!醒醒!你看清楚我是高桥凉介!”



    凉介?邵彦甩甩头,努力睁大眼睛看向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好像真的是……“凉介?”



    高桥凉介推开邵彦站起身来,衣服已经全部被水粘湿了,身体的线条全部暴露无疑。“洗好了就自己起来!”身体还在发烫,高桥凉介知道自己必须赶快离开这里,一切,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身体还泡在水里,但刚才那种美妙的感觉依然让身体滚烫紧绷。“……凉介,你不讨厌的对吧!”



    “……”



    “我们试试看怎么样?”



    “……赶快洗干净自己出来!”浴室的门并没有被随手关上,是受惊吓了?不过,好像也没有拒绝啊!



    “呵呵~”将整个身体都浸在水中,邵彦觉得自己现在异常精神,猛然坐起来开始利落的洗刷刷!



    高桥凉介用了另外一间客房的浴室冲了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但是一切都弄好后他却犹豫着该不该回自己的卧房,那里有另一个人……



    头还有些晕,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邵彦打开空调,室内的温度这才降了下来。



    没人?



    邵彦走出卧室一间间找过去。



    ……有些烦躁的点了支烟,高桥凉介靠在门边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他不爱烟,但是现在烟能够让他冷静一下。



    ……为什么没有直接开口拒绝?



    “第一次见你抽烟,样子很……性感!”



    高桥凉介手上的动作顿了下,随后他碾灭烟头扔进垃圾筐。“不常抽,偶尔一回。”



    “你答应了。”



    高桥凉介蹙着眉。“……我还不确定!”



    “我也不确定,所以我们试试看,嗯?”邵彦一步步逼近,而高桥凉介丝毫没有动作。



    嘴唇被含住,这个味道不讨厌,甚至有点喜欢。高桥凉介犹豫着迎接了邵彦的吻。



    ……



    “第一次,你在下面。”



    “……你会吗?”



    “你忘了我是学什么的了?”



    “临床!但是这跟内科肛肠科没什么关系吧。”



    高桥凉介翻身在上。“有些地方,是互通的。”



    “唔!下手轻点。”



    “一回生两回熟!”



    邵彦咬牙。“没有第二次!”



    “到时候各凭本事。”



    ……一夜翻腾,第二天一早邵彦在浑身酸痛中醒来,以后决不可以再让新手做1,太惨烈了,虽然最后有爽到,但是头一次做0的感觉还是不太美妙!



    “邵彦,醒了没?”高桥凉介直接推门走了进来,“早餐是鱼片粥,喝点吧!”



    邵彦咧了咧嘴坐起身来。



    高桥凉介放下粥。“你昨天说的你也不确定是什么意思?我想和我的意思不一样吧!”



    邵彦拉过高桥凉介送上热情一吻。“昨天不确定,现在确定了,我们一定可以长久!”



    制止了邵彦扒衣服的动作,高桥凉介问:“为什么这么说?”



    “对象是你!”邵彦再接再厉扑上去。



    “启介已经醒了。”高桥凉介并没有真正的拒绝。



    “这个时候,他应该要出门了。”



    像是响应邵彦的话一般,高桥启介在楼下喊道:“哥哥,我出去了!”



    “看,没问题了。”邵彦将高桥凉介的衬衫推了上去。



    “大清早的,你还有力气做这些?”高桥凉介气息不稳。



    “我的大医生,正因为是大清早才有力气做这些吧!”



    ……



    “唔~”



    “别忍着,反正已经没有别人了。”



    “快点!”



    “这样可以?”



    “唔~轻点~嗯……”



    邵彦架起那修长的双腿加快冲撞的速度。“……真紧!”



    “邵彦,你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家住?”高桥启介撇嘴,都住了三天了,还是跟哥哥一间房。



    “唔,还要住很久!”直到你哥肯住到我家去!



    嫁妆!(恶搞,看着玩吧!反正不要钱!)



    自从亚洲赛车节取得冠军之后邵彦的各种正式与非正式的比赛就没断过,当然,一起的还有拓海。



    在要前往欧洲参加一场赛事之前终于有了半个月的闲暇时间,邵彦带着拓海回了秋名。



    “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藤原文太晃了晃那串钥匙。



    “伯父,这是我在赤城一处宅子的钥匙,那里有几辆车,我跟拓海一走那里也就没人照顾了,所以想请伯父有时间代为照顾一下,您也知道,汽车是不可能长时间放置不上路的。”



    这理由藤原文太欣然接受,说白了不就是嫁妆嘛!什么代为看顾。



    十几天后邵彦和拓海起程前往欧洲,没事做的藤原文太想起所谓的嫁妆。



    “哎呀!希客啊!文太,大白天的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了,是要加油吗?”



    藤原文太懒洋洋的眯着眼睛。“很闲吗?佑一。”



    “啊?这个今天倒是不忙。”



    “陪我一起去赤城吧,顺便叫上政志。”



    “那我的店怎么办?”



    “你不在也倒不了!别罗嗦了,快上车!”



    “那好吧!”佑一坐进车里,“去赤城有什么事吗?”



    “看嫁妆!”藤原文太吞云吐雾故作高深。



    “嫁妆?!文太,我记得你只有拓海一个儿子没有女儿。”



    “是我家那小子娶媳妇带过来的嫁妆。”



    “你是说拓海?他不是和那个邵……奥!我明白了!明白了!你是要去看聘礼啊!”



    嘴里的烟头被咬断了。“是嫁妆!”



    “哎呀文太不要嘴硬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聘礼,你狡辩也是没有用的!”



    “想安全到达目的地就给我闭嘴!”



    “啊啊啊!文太你个疯子!现在是上班高峰期,你不可以丢开方向盘的!”



    接了政志,三人有惊无险的到达了赤城。



    政志拿着写有地址的纸条疑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拿来我看看!”佑一道。



    “呶!”政志将纸条递给佑一。



    “哦,是这个地方啊!这里我有印象,文太啊,前面向右拐然后上山,可能就在那附近。”



    ……



    “喔!豪宅呀!文太,拓海给你找了一个金龟婿呢!”



    “是富家媳!”



    想到回去时还要藤原文太载,佑一嘴角抽抽。“……算是吧!”



    “真的很大!文太,那小子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政志好奇。



    “不知道。那小子没说过,我也没问过。”



    “这样啊!那你说的那些车在哪呢?”



    “应该是在那边吧!”藤原文太领着两人往车库而去。



    “……这就是你说的几辆车?!”



    佑一和政志看到这么多的车子简直要疯了!看看这些都是什么车!名牌限量啊!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的到的啊!



    “1、2、3、4、5、6……整整,文太,整整……文太?文太呢?政志,文太哪去了?”



    “试驾去了!”



    看到一个车子的空位,佑一张大了嘴巴。“他开走了那辆威龙!”



    “马力有史来最大的车子。”



    佑一流着口水。“拓海要是我儿子就好了!”



    不一会藤原文太就回来了。“这车速度真爽!”说罢藤原文太又换了一辆开了出去。



    ……



    “现在我也想我女儿有一个金龟婿了,这么多的车子!”政志打开一辆车子的车头盖,恨不得立刻都拆了研究组装一下。



    “这聘礼真诱人!”



    藤原文太又转回来了。“是嫁妆!”



    “……嗯,好吧!是嫁妆。”



    宝宝!(此灵感来自于我弟小时候干的拙事,他看电影然后……哈哈哈哈!)



    嗯,我叫高桥宝宝,我有四个爸爸,有凉介爸爸,启介爸爸,邵彦爸爸和拓海爸爸,可是在我六岁的时候邵彦爸爸和拓海爸爸有了小弟弟,从那以后他们就没有之前那么多的时间陪我了,他们都陪小弟弟去了!



    我讨厌小弟弟!



    “高桥速度!邵小宝来找你玩了,下来!”



    每天都是这样!启介爸爸最讨厌了,我不想跟四岁邵小宝玩,他总是咬我!



    “高桥速度,快下来!”



    “宝宝,我要宝宝!启介叔叔我要宝宝!”



    “要叫哥哥!不许你叫我宝宝,只有爸爸们才能叫我宝宝!”我大声吼他,他却扑过来向我伸手要抱抱,我一把打开他的手,我才不想抱他,一点都不想!



    推荐下,【 \咪\咪\\app \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邵小宝又缠了上来,四个爸爸在楼下谈话,为了不打扰爸爸们,我只好把讨厌的邵小宝带到我的房间去。



    上去的时候我听到什么得了冠军要退役。



    “哈哈~哈哈~”



    “邵小宝,不许你拆我的模型!”我伸手去夺,那是邵彦爸爸去年从巴西给我带回来的。



    “不给!”



    “还给我!”



    “不给!”



    我急了,扑上去咬他的手,可是我也没敢太使劲,因为他的手像果冻一样,我怕一使劲就咬破了。



    他还是不松手,模型已经被他拆的七零八落了。



    “你让我咬一下,我就还给你。”



    他撅着小嘴提要求,我想他是想报仇,报我刚才咬他的仇。我答应了,为了我的模型。



    他撅着嘴靠过来,像鸡屁股一样难看死了!



    “唔!你干嘛咬我嘴!”都咬破了,我吃饭的时候怎么办?



    “昨天爸爸就是这样咬爹爹的,还跟爹爹妖精打架!”



    我好奇。“什么妖精打架?”



    “笨!我教你。”



    他扑到我身上咬我,还扯我衣服,还叫我宝贝儿。



    “邵小宝,你干嘛!”我推他,可他就是黏在我身上不下去。



    “爸爸说很舒服的,爹爹也说很舒服,你不舒服?”



    “邵小宝,你给我滚下去!”



    我大叫,然后爸爸们被引来了。



    “宝宝,小宝,你们……”



    最先进来的凉介爸爸好像呆住了,然后是启介爸爸邵彦爸爸还有拓海爸爸……



    “……邵彦,你儿子要对我儿子负责!”



    “咳!这个,如果你儿子同意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