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科幻小说 >诸天之逆天改命 > 657布一个天大谎言
    “这,为师也不清楚。”盛怒下的元始天尊强行保持着理智,然后缓声说道:“为师只是猜测很大可能是南极那逆徒,而且,云中子没有魂飞魄散而是元神上了封神榜说明那逆徒并没有让云中子魂飞魄散的本事,云中子死后,那逆徒便有了这等本事。”

    “可是师尊,这不应该啊,而且没道理啊,南极仙翁乃最早一批跟随师尊之辈,且修行实力和境界已经站在我辈修士的顶端,南极仙翁这么做没有任何好处啊,而且还要面临师尊的追杀。”广成子皱着眉头说道。

    元始天尊明白广成子的意思,现在已经不是圣人时代,天道之下圣位已定,即使再天资绝决,也不可能为圣,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圣人要弄死一个准圣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既然不可能为圣,那南极仙翁还折腾个什么?老老实实地待在阐教不好吗?

    这个时代有数的准圣也就那么几位,妖师鲲鹏躲在北冥妖师宫,死活不出来;镇元子大仙窝在万寿山五庄观,也不理世事;冥河老祖躲在幽冥血海,创造阿修罗一族,自娱自乐;还有位不是圣人类似圣人的后土玄冥,也被困在地府之中,不能现世。

    还有天庭之主玉皇大帝,位居天庭,名义上掌管三界,实则并无实权。

    即使南极仙翁成为准圣又能如何?天下间哪位圣人也不可能庇护他,再说,即使庇护,哪有待在阐教当个类似副教主的存在舒坦?

    这也是元始天尊始终想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用广成子的话来说,这没道理啊。

    “师尊,有没有可能此次量劫蕴藏着成圣之机,这才使得南极仙翁冒着不怕师尊追杀的危险铤而走险,为的就是那一线成圣之机?”慈航道人忽然问道。

    “这不可能!此次量劫的起因你们应当明白,还不是你们命犯杀劫才引起的,而后被玉帝小儿私心作崇,顺手推舟,弄了个封神榜,将我东方玄门三教牵扯进来,为的就是增强其手中的权力。”元始天尊很肯定地说道。

    元始天尊说的很肯定,但是,慈航道人之言却在仅存的阐教九大金仙心中引起了波澜,因为,除了慈航道人这个理由之外,根本无法解释南极仙翁背叛阐教,杀害云中子、俱留孙、燃灯和赤精子的原因。

    “师傅,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广成子问道。

    元始天尊也是有苦难言,刚刚凤鸣了岐山,确定了攻伐殷商的大方向,结果,还没有动员呢,自己一方就连连折损四位顶级修士。

    “西岐代商,乃是天数,吾等当应顺天而为,计划照旧。”元始天尊咬着牙说道。

    “那师尊是否坐镇西岐?”广成子再问。广成子等也是怕了,生怕不管是南极仙翁对自己一行人暗中出手。

    元始天尊倒是想坐镇西岐,有自己坐镇西岐,南极仙翁翻不起任何浪花来,但是,自己乃堂堂天道圣人,这仗还没开始,自己就得坐镇西岐护着自己的弟子,这样不得被洪荒所有修士笑话?还要不要面皮了?

    偏偏,元始天尊最重面皮,只能沉声说道:“为师自当回归昆仑山玉虚宫,放心,为师会将盘古幡留下,有盘古幡在手,南极那逆徒自然不是你等的对手。”

    元始天尊说完,便将盘古幡交给了广成子,然后便招来九龙沉香辇,乘坐九龙沉香辇离开了。

    “恭送师尊。”元始天尊离开的动静很大,或许是元始是注重面皮,或许元始天尊如此高调地离开就是引诱南极仙翁出手,好让广成子用盘西幡拿下南极仙翁。

    阐教一行人的一举一动自然在杨信的临视之中。当然,杨信没有胆大妄为到躲在一旁监视圣人,圣人极其敏锐,杨信可不想找死。

    杨信用的是现代科技的监视方法,直接采用摄像头进行远距离监视,而且这摄像头只有录制功能,杨信也不敢开启即时监看功能,杨信是等元始天尊走后,才开始查看影像。这样的话,这摄像头就像块没有生命的石头一样,自然没有引起元始天尊以及阐教九大金仙的注意。

    “这慈航道人真不愧是阐教十二金仙中最心狠手辣的主,这种想法都想的出来,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合理的解释南极仙翁为何残杀同门、背叛阐教、嫁祸西方教啊,如此的话,倒是能引动洪荒中顶级的修士大能主动参与到此次量劫中啊。”杨信笑了。

    杨信当即幻化出众多身外化身,将西岐发生的事情大肆宣扬。在任何世界,小道消息的传播速度永远是极快的,没过多久,就连将赵公明忽悠出山的申公豹也得到了西岐的变故。

    当然,这是杨信的身外化身特意找到的申公豹,原著中,申公豹仅凭三寸不烂之舌,靠着一句“道友请留步”,就能忽悠着截教众仙与阐教十二金仙大战,如今,有了如此大的瓜,申公豹不将截教众仙忽悠瘸了才怪。

    申公豹脸色数变,连忙又返回了峨眉山罗浮洞。

    “道友为何回返,在下既然已经答应道友出山,助殷商一臂之力,自然不会悔诺,道友这是信不过在下?”赵公明看到申公豹回返,不禁大怒。

    “道兄且慢发火,在下在回往朝歌途中听闻一则消息,特来告知道兄。”申公豹见赵公明误会了自己,连忙解释道。

    “哦?原来是在下误会了道友,道友勿怪,敢问道友是何消息?”赵公明一听,便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对方,索性便大大方方地承认。

    “不怪,不怪,实乃这则消息太过惊人,在下才匆忙回返。”申公豹说道,然后,申公豹便详细地将自己听到的消息转述给赵公明。

    “什么?此次量劫蕴含着一丝成圣之机?”赵公明闻言脸色立即大变,悠哉悠哉的神情立即被震撼所替代。

    “自是如此。非是如此不足以解释南极仙翁为何会残杀同门、背叛阐教。道兄当知,南极仙翁在阐教地位极高,比名震洪荒的阐教十二金仙地位高多了,是仅次与玉清圣人的存在,与燃灯道人号称玉清圣人的左膀右臂,这样的人物都居然残杀同门、背叛阐教,可见所言非虚啊。”申公豹说道。

    申公豹可是知道阐教众仙的德性的,一个个看着仙气飘飘,实则道貌岸然,南极仙翁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申公豹还真不意外。

    “这……这不可能吧?”赵公明仍然不敢相信。

    “道兄,此事应当为真。南极仙翁残杀同门、背叛阐教是玉清圣人亲自察探后做的结论,道兄不会认为圣人连自己的法宝都会认错吧?”申公豹反问道。

    “可是,这太难以令人相信了。”赵公明说道。

    “道兄,是真是假,去西岐走一遭不就知道了?”申公豹笑了,管他事情真假,只要将赵公明忽悠去西岐,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就目前这种形势,哪怕自己不耍手段,赵公明准会跟阐教十二金仙,不,阐教九大金仙对上。

    “道友所言甚是,在下这就去三仙岛找我那三位妹妹,此等事情不能我一人独占。”赵公明说道。

    申公豹内心之中更加高兴了,这是一带三啊,本想着只忽悠一个去,却没想到又间接忽悠了仨。

    赵公明立即带着申公豹前往三仙岛,到了三仙岛后,赵公明迫不及待地将西岐的变故介绍给三宵。

    三宵中的老大云宵原本反对赵公明趟这套浑水,却没想到事情有了如此大的变故。

    “道友为何将此事告诉我们?”云宵直接问道。

    “一是瞒不住,贫道都能知晓,三位仙子和公明道兄自然也能知晓;二是贫道自知自己气运浮浅,功力低微,即使有那成圣之机自己也把握不住,而公明道兄和三位仙子则气运深厚,或许真有那么一线之机,万一公明道兄还有三位仙子得到了那丝机缘,贫道只求诸位勿忘了贫道。”申公豹很坦然地答道,然后顺热恭维了赵公明和三宵一句。

    其实,申公豹的根脚并不差,否则也不会被极其重视根角和资质的元始天尊收为弟子,外门弟子也是弟子啊。

    赵公明和三宵商议了半天,最终决定前往西岐探查一番。

    随着流言的发酵,越来越多的大能已经出现在西岐附近并隐藏了起来,西岐变故又不是什么秘密,自然落入这些修士的耳中,这些修士更加的兴奋。

    但是,这些修士被以往阐教和圣人的声威所震慑,并不敢轻举妄动。

    “是时候加把火了。”杨信笑了。

    然后,杨信再次炼化了南极仙翁的一滴精血,化作南极仙翁的模样,出现在西岐周边。反正南极仙翁一直以重伤状态被困在紫金葫芦中,取南极仙翁的血易如反掌。

    杨信化作南极仙翁后,趁着夜色便向着坐镇在西岐的阐教九大金仙扑来,此时的阐教九大金仙一直如惊弓之鸟,一直在等待着,没想到真等来了这一天。

    九大金仙恐自己被袭杀,直接分成了三组,不管是打坐还是修行悟道,始终三人一组,为的就是防止自己落单时被击杀。

    “南极,果然是你,为何残杀同门,背叛阐教?”广成子等九大金仙与杨信对视着,怒声呵斥道。

    “当然是为了成圣!”化成南极仙翁模样的杨信不紧不慢地说道。

    “成圣?”广成子惊恐地看向慈航道人,没想到还真被他猜中了。同时,广成子精气神达到了巅峰,全神戒备,右手伸到身后,已然取出了盘古幡。

    而其他阐教金仙则屏气凝息,想从南极仙翁口中打探这惊天之秘,不止阐教金仙如此,隐藏在西岐周围的修士大能都屏气凝息,想打探这惊天之秘。

    “是的,成圣!不成圣,终为蝼蚁,即使身为准圣如何?即使成为阐教副教主又如何?在高高在上的圣人眼中,还不是蝼蚁一个。”化成南极仙翁的杨信立即戏精上身,将不甘、无奈、愤怒等情绪表演的异常逼真。

    “南极,你欲成圣,没人阻你,你为何要残杀我们?”慈航道人忍不住地问道。

    这也是在场的所有人想问道。

    “问的好!还不是因为你们命犯杀劫?当然,这么说也不对,我辈修士,修行乃逆天而举,杀伤无数,为何是你等阐教十二金仙命犯杀劫,而不是截教四大真传弟子、随侍七仙、诸多外门命犯杀劫?他们的杀伐之举并不比你们少吧。”

    “为何?!”慈航道人迫不及待地问道,所有人都被杨信的言语所吸引,是啊,截教众仙的杀伐之举并不比阐教十二金仙少,别说截教众仙,任何一个能修练至大罗金仙境的大能杀伐少得了吗?那为何阐教十二金仙就命犯杀劫了?

    “那是因为你们阐教十二金仙身具鸿蒙紫气!鸿蒙紫气,大道之基,乃是天地感应自然显化而出之物,只需一缕,便可让没有任何道行与修行的凡灵寿元无限,并且拥有不死之身,假以时日,修行有成,便能成圣,故又被称为大道之基。”

    “当年,紫宵宫中坐,道祖定下圣位,圣位有六,东方三圣,西方二圣,还有女娲娘娘,除六人外,还有红云得到了这一缕鸿蒙紫气,奈何,红云在离开紫宵宫中后被妖师鲲鹏、冥河老祖、妖帝帝俊、东皇太一等众多顶尖修士围杀。”

    “红云不敌,身体不敌,神得以先天灵宝九九红云散魄葫芦庇护,得以留存,但以受损,红云为保自身,欲要度入轮回,转世重修。入幽冥时,受到冥河老祖阻挡,只得祭起九九红云散魄葫芦抵挡,乘了空隙入了轮回。”

    “红云虽殒,但鸿蒙紫气还在,立即遭到诸多大能争抢,最终,这缕鸿蒙紫气一分为三,妖族得一,冥河老祖得一,三清圣人得一。三清圣人之中,最终由玉清圣人得到这三分之一的鸿蒙紫气。”

    “而后,将这鸿蒙紫气一分为十二,分别注入你们的体内,五气朝元、三花聚顶,这是多少修士梦寐以求的结果,苦修数万、数亿载而不得,而你们,却能够轻松达到,这就是原因。”

    “只要提取了你们体内的鸿蒙紫气,再从妖族和冥河老祖那得到另外三分之一,便可立地成圣!”杨信开始一本正经地胡吹八道。

    “荒谬,休妖言惑众!我们是否身怀鸿蒙紫气我们岂能不知?”广成子厉声喝道。

    “哼!你们即使不承认也改变不了现实,你们看,这是什么?这就是红云的九九红云散魄葫芦,贫道无意间打杀了转世轮回的红云,方才得此惊天之秘,是与不是,已然不重,纳命来!”杨信将紫金葫芦在阐教九大金仙面前一晃,然后便快速地收了起来,接着,高举三宝玉如意向着广成子当头打来。

    “南极,受死!今日吾就代替师尊清理门户!”广成子当场亮出了盘古幡。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