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四十六章不讲武德!

    视线来到网上。

    看到排名宣布的网友,已经炸锅了。

    弹幕:

    “黑幕!这是红彤彤赤果果的黑幕啊!”

    “超特视频tm炸了!”

    “说好的无黑幕吗!说好的这次杜绝资本吗?就是这样杜绝的?当网友是啥子吗!”

    “意难平,我家天天没出道,真的意难平啊!”

    “凭什么,凭什么我们家李连没有出道!明明超特超话他排在第九,微博粉丝也是第八,凭什么不出道。不出道也就罢了,可最胡扯的是,我家连连居然是第十四!”

    “对!我家天天每次都是出道位里面的,虽然排名不是太高,但总决赛怎么可能才第十五啊!这完全不科学!”

    “对,原本倒数的一群居然一下窜上来了,不是刷票,那是谁......”

    等等!

    有些不对劲。

    谁会给倒数的学员投票......

    额,好像还真有。

    笋丝不是说要给他们投票,帮助苏老师勇夺倒数吗!

    这......破案了!

    “!!!”

    “不是吧!!难道是帮苏老师的时候用力过猛了?”

    “不...不会吧,光是这样投,就给第二十名开外的全投上来了?”

    “这也太离谱了吧!”

    “今晚到底得有多少笋丝啊!”

    “啊啊啊啊,我同时粉苏老师和天天的,我也给现在出道这个投了票的,我......我有罪啊!”

    “小丑竟是我自己!?”

    今晚确实,不知道有多少个粉其他学员的网友,同时也爱上了那个叫苏木的男人。

    然后为了帮他勇夺反向c位,或多或少的都给原本倒数的那些学员来了一票......

    搞了半天,这次看似有皇的剧本,竟是他们自己写出来的。

    “......”

    “......”

    “......”

    一时间,网上无语了好多的网友。

    分寸感啊!他们的分寸感啊!

    尼玛,分寸感对苏老师都没有失灵,这就失灵了?

    玩大发了啊!

    特别是,超特视频,连同官方偶像协会的官微都联合声明了,本次投票完全公平公正,没有任何暗箱操作后。

    有些网友认命了。

    骂了一辈子的“皇”,他们自己倒是成为了捧皇人了,这也够有意思的。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网友认了,但独粉那些卡位人员一人的专一粉们,没有分票的他们,确实有些不服了。

    “我觉得,这次玩笑真的开大了,为什么为了苏老师想要的排名,就牺牲了其他也很优秀学员的梦想?这样不是很不公平吗!当然,我不反感苏老师,但就事论事,我觉得这样很不公平!”

    “我也是说,凭什么为了一句戏言,就要牺牲我们家李连啊!你们觉得很好玩吗!这样弄完,我们家哥哥又要努力多久才有机会让别人看见啊!”

    当然,有些笋丝看着这些话,也是很憋屈,他们也不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呀。

    谁知道他们在倒数几名疯狂分票投,都还能把人顶到出道位呀!

    这时,那些只粉苏老师的笋丝,被说的也有些不服气了,还是会反驳:

    “这是开什么玩笑?谁说这是玩笑了?苏老师想要倒数第一就不能是梦想而是玩笑了?我们还不是为自家本命梦想努力的小粉丝,我们都不争出道位了,谈什么公不公平!”

    “是啊,谁的梦想又比谁的高呢?你们为了你们哥哥的出道在努力,我们还不是为了苏老师的倒数第一在认真!投票都是不可控的,就像辛苦投很久,却依旧没有能够进出道位,这谁能控制?能控制的就直接摇号就行了,还投什么票。选秀很大一部分的爽点不就是等待揭榜的时候吗!这锅我们笋丝了不背,也背不得!”

    “......”

    慢慢的,网上的两方看着都有理的弹幕,甚至开始了对线,然后越对,两方火药味越重。

    进而导致不管是超特视频的弹幕,还是超话,或者是微博,都留下了对线的痕迹。

    伴随着其中的一些以“你们不要在吵了,你们不要太吵了啦。”的劝架言语。

    这次对线火速的上了热搜。

    加上“苏木,神仙!”“《浮夸》出世!”“苏木的歌!”“我创总决!”“一场两《浮夸》!”“苏木的话《大笨钟》”,“至白州的歌《butterfly》”等等等。

    我创总决......哦,不对,苏木一晚上几乎霸占了热搜!

    ......

    当然此刻网上无论各方面都是热议中心的苏木,暂时还没有关心这些有的没的。

    毕竟他现场发手机都没等到。

    就回到早就放好自己行李的休息室,准备收拾收拾跑路了。

    学习唱跳这么久,他倦了。

    此刻的他,就只想在他们单位楼脚的小花园里苟着,或者上班时间,去他们单位旁边的小广场散散步。

    想着出营之后的安排,苏木就不由的一乐。

    而乐着乐着,脸色却突然一下变白了。

    头上的汗滴甚至都清晰可见的。

    他一穿过来,就直接进营这么久,好像忘了给自己的老娘老爹通电话报自己的动向了......

    虽然是有收手机这一说法,但总决之前是有和亲人通话的环节的。

    而那时,自己干嘛去了没联系爹妈?

    哦......好像是当时因为才得知进了出道位,受打击太大,到处藏着睡觉摸鱼,错过了。

    不仅参加节目没说,还消失了几个月,居然都没有打电话给父母报动向,甚至连超特留言都没有发一条过去。

    更可怕的是,他手机因为被收...还关机了。

    连父母可能主动来的电话都...

    完了完了,他爹妈得多生气多不舒服啊。

    自己养大的娃,连传统美德百善孝为先都忘了......

    这是要死的节奏。

    想到这儿,苏木手更颤抖了。

    狠狠地在回忆里回忆与自家妈相处的画面...

    愣了一下后,脸色更白了。

    从回忆里出来。

    苏木双手依旧颤抖。

    深吸了一口气后,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妈。”

    那头儿没吱声。

    “妈...”

    过了几秒,电话那头才传来了几个字,“谁是你妈?”

    听语气,是有一点生气,却没有那么生气,苏木赶紧继续说道:“您,您是我妈。”

    “我?”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疑问后,紧接着又出来一句,“我哪儿能做你这什么苏老师的妈,你打错电话了。”

    打错电话?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他妈只是在说每个母亲都说过的气话。

    只不过说气话,总比不说话好,冷暴力才是家庭暴力中,最恐怖的暴力。

    苏木见状,其他的啥都没说,赶紧认错,“妈,我错了。”

    “哟,稀了个奇的,你还知道说你错了?错哪儿了?”电话那头语气好转,似乎有些诧异。

    对,从记忆中苏木知道,像大多数叛逆期孩子一样,自从进入青春期以来,就没对父母说自己错了。

    寻常的孩子拉不下脸道歉,苏木这老油子可不一样,对自家父母,讲什么脸不脸的。

    “百善孝为先,我从根上,都错了。妈,我检讨!”苏木脸都不红的,义正言辞的批评着自己。

    王媛一下在电话那头就笑出了声,真稀奇了,自家孩子出去参加个节目,似乎还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往往,你犯错时,父母的凶悍,其实就是绷着脸在等待你认错罢了。

    深深知道这个道理的苏木继续说道:“妈,我不该参加一个要收手机的节目不报信的,这事儿我做的太不像话,我已经深深的检讨自责过了。对不起,妈妈。”

    一句认错,一句对不起,加上把我没打电话的原因说清楚了。

    王媛作为母亲,心中的不满和不生气,那是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收手机了,但是给家人联系的环节你是怎么回事儿?那时不是可以打电话嘛,你也不知道来个电话,让你爸你妈我们在家放心。”

    听到这些叨叨,苏木松了口气,好了,搞定了,开始叨叨了,说明他妈没生气了。

    “哎,当时一不小心进了出道位,打击太大,没有配合节目组,所以......”苏木小声的解释到。

    “你呀你,一天天就知道偷懒,也不知道和谁学的。”电话那头传出苏木妈妈王媛没好气的声音。

    和谁学的...那没疑问,和自家老爹学的。

    老编制摸鱼人员了。

    王媛继续对着自己好久没见的儿子说道:“接下来你怎么打算的,真不打算走唱歌这条路了?妈妈全程看完节目的,也听到你的歌了,儿子,你是好样的,我儿子真的好棒呀。”语气十分的自豪切温柔。

    对于苏木或者绝大部分人来说,长大后父母最真诚的一句表扬,一句关心,是最触及人心,最骗人眼泪的。

    苏木听着,此刻突然很想回家,“打算吗......我想回家,好久没见爹妈了,想你们了,想你做的蒜泥白肉了。”

    听到这话,王媛心里那滋味...不提了,很美也很颤,有些带泪有些激动的答道:“行行,先回来,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接着驱寒温暖一阵,很有耐心的苏木一句一句的回着。

    不过聊着聊着,画风好像不一样了。

    “哟,今天太阳倒是打西边出来了,小木你这么会说话...是谈女朋友了吧?”

    额...什么跟什么的,要谈了女朋友才会说话吗?

    苏木砸巴了两下嘴,答道:“当然没有,天天待在单位,这段时间有被关了几个月呢,哪儿有时间谈恋爱。”

    摸鱼不香嘛,要什么的爱情。

    万一恋爱了,女朋友来一句“你妈和我掉海里了你先救谁......”,自己还得回答。

    这......还是游戏好,游戏至少不会问问题。

    “没时间?没事儿,妈有,妈一天闲,给我说你的那个叫什么...”电话那头沉思了一会儿后,再次传出王媛的声音,“理想型,对,给妈说说你的理想型是什么,妈帮你物色物色。”

    苏木那是赶紧拒绝道:“不...不用了妈,我还小,不谈恋爱。”

    电话那头,王媛似乎不想终结这个话题,“哪儿小了,都二十来岁了,成年都几年了,可以考虑了。

    你想想,你现在谈个恋爱,谈个几年熟悉别人,然后等到你能领证了,直接去领证...这多好,小夫妻两口过个一年把的二人世界,就给妈生个大胖孙子大胖孙女的...”

    苏木都能感觉到他滴妈在那头都陷入了美好的向往,乐出了声。

    ......

    这边在家长里短。

    那边庆功宴的那里,在舞台出口等了没见人,又换个地方继续找人的一群娱乐公司的负责人还在风中凌乱。

    “人呢?”

    这两个字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这群人里了。

    比赛结束,人没了。

    这可把这群人无语坏了。

    庆功宴都能找不到人的?

    看着早就淘汰的学员都在这里交谈吃的热火朝天的。

    热门学员苏老师,居然人不在?

    呵,这祖宗型选手,果然名不虚传。

    “要不大家别等了吧,就一个新人罢了,他这么傲,就算签回去了,也是不好管理的。”

    “我也是说,散了,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等的,不就是一曲两词的浮夸嘛,还好,一般。”

    “对,我们大公司还是有脸面的,这像舔狗样的把一个新人侯着,这成何体统,大家都走吧,我们大公司的姿态还是端起来的嘛。”

    “确实,区区一新人而已,都不知道未来还成不成得了曲爹呢,就算成为曲爹又怎样?谁家还没几个曲爹了,算了吧,反正我星月文化是不等了。”

    嗯,说得很好,说得很对,也说得很多。

    可......你们这几家说话的大公司,特么的倒是走啊!

    你们光说,不走,算个什么英雄好汉啊!

    而这时刚刚还在不服自己站到最外边的赵老,此刻却十分庆幸。

    他站在外边一圈,悄无声息的往外走去。

    这里是哪儿?超特视频的节目。

    他是谁?有华盛集团股份的赵立新。

    超特视频是谁的?

    就是华盛集团的!

    你们找不到苏木学员是吧?

    在这地盘上,我赵立新找得到啊!

    一群傻子,你们继续站在这里瞎扯吧。

    自己可不陪着了。

    至于你们定的什么规矩......

    什么规矩?

    咳咳,不知道没听到!

    我赵立新,这次可不打算讲武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