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六章奇特的熟悉感

    费了很大的力气,陆凡和弱鸡侠才解释清楚这种奶茶的特性。

    “也就是说,这是用弱鸡侠做的奶茶,里面包括了噬魂虫,喝下去之后脑子里就会长出噬魂虫?靠谱么?”

    “总得试一下啊。”陆凡说道,“被行尸杀死后也会变成行尸,不过这个东西可以保护脑袋,或许可以避免他们变成行尸。不管怎样,总比彻底死去强。”

    “嗯……倒不是不可以。罗林,你呢?”

    罗林则盯着陆凡,然后看了看头顶的魔王分身,随后又开始看着陆凡。

    指了指头顶,他问道:“上面的……”

    “没错。”

    “哦,明白了。那么,可以相信你么?”

    “不好说啊。”

    罗林哑然失笑。

    轻轻摇了摇头,他说道:“好吧,我选择相信你。真有趣,罗兰教会花了大力气灭绝了噬魂虫,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却要借助它的力量。命运真奇妙。”

    将奶茶迅速分发给负责殿后的人,罗林看着每一个人都喝下了奶茶,绝望的心境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站在前方,他看着这些英勇的士兵,想要说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们跟着自己一起跋山涉水,跨越了无数险阻,但最后却要死在这里。

    他们都是自愿出来殿后的,每个人的目光都异常的坚定纯粹,也更加令人心痛。

    咬住嘴唇,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士兵,将他们的长相和姓名记在心里。

    沉甸甸的情绪在他的胸口回荡,最终化为一句话:“活下来。”

    “明白!”

    调出体内的圣水,他将圣水的力量分发出去,加持在每一个士兵的身上。

    黑色的尸潮来到了这里。

    最外围的战壕几乎在瞬间被淹没,里面的战士直接引爆了手边的没良心剑,将扑过来的行尸一同埋葬。

    蜂拥而来的行尸大军铺天盖地,在它们的面前,简易的壕沟就仿佛巨浪前的孤舟一般弱小,轻轻一拍就粉身碎骨。

    爆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那是战士们最后的赞歌。

    行尸巨浪直到突破了三百层才有所缓解,之后就是一场漫长的绞杀。

    在圣水的加持下,在后方祭司的神术下,在魔法师们的魔法下,战士们与自己的敌人站成了一团,用生命拖延着对方的行进。

    渡船也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一队队士兵沉默着跑上渡桥,井然有序的通过这里,然后开始在河边构建防御工事,拖延之后行尸们的进攻。

    数十万的大军,此时安静的可怕。

    他们仿佛一个个傀儡,沉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哪怕双手磨破,手指被机械齿轮绞断,他们都一声不坑,只是单纯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快一点……

    再快一点!

    每一分每一秒,背后的同伴都在牺牲,都在死亡,都在用生命捍卫他们的撤退。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再快一点。

    被这份沉默所感染,前来支援的玩家们也安静下来。

    原本热闹的q群此时根本没有人发言,暂时无法来到这里的玩家们通过前线玩家的直播,紧张的看着这里的战况。

    快一点吧!

    再快一点吧!

    在行尸们的指挥中心,亚瑟的父亲坐在椅子上,并将自己跟椅子相互融合。

    这张椅子完全是用不知名的肉组成的,上面有无数肉芽。

    当坐上去之后,这些肉芽可以将椅子上的人跟面前的眼睛连接,再与战场上的行尸们共享视野,方便指挥官尽可能快的得到战场上的情况。

    通过行尸们的视野,他看到了战场的所有情况。

    对面有一个强大的将军。

    自己的一切战术都被对方看破,所有的伎俩都无法奏效。

    对方似乎比自己更了解行尸的特性,当行尸们有所异动时,他总是能够更快的掌控自己的动机,并提前进行应对。

    对方不可能像自己一样,全方面掌控战场的动势。

    那么只能理解为,对方是一个超出自己许多的指挥官。

    在战争上,一点点差距就会带来恐怖的影响,过大的差距则会让人绝望。

    除此之外,他还看到了很多东西。

    他看到宁死不退的战士,在武器破碎后笑著拉响了没良心剑,与行尸们同归于尽。

    他看到为了拯救自己的战友,直接跳出战壕冲向行尸的战士。

    他看到了十四岁的少年与一名行尸死死的纠缠在一起,用生命拖延着行尸的进攻。

    他看到……

    看到最后,他开始怀疑他看到的一切。

    这真的是人类历史上能够出现的军队么?

    他们真的是那群背弃了自身信仰,加入伪法王麾下的堕落者么?

    牺牲、无畏、奉献……

    如果这不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那么什么才是?

    如果他们是背弃人类的叛徒,那么什么才不是叛徒?

    作为为数不多的还活着的上一代的候补勇者,他对众神的怀疑终于在此时放大,然后全面爆发。

    脱离了掌控,他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抽出自己的剑直指一旁的青年。

    “带我去见众神,我需要祂们的一个解释。这样的战士,怎么可能是堕落者?”

    “你为什么不怀疑他们是被罗林被某种方式控制了呢?”

    “别开玩笑了!我不傻,被控制了的人不可能有这种觉悟的眼神!”

    “切……所以我讨厌太聪明的人。”

    弹了个响指,亚瑟父亲的影子在背后晃动起来,并化为锁链,将亚瑟父亲死死的禁锢在里面。

    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让亚瑟父亲根本无法挣脱,只能愤怒的吼道:“你想干什么!”

    “让你安静一点,你可是我最后的小道具。亚瑟,过来。”

    人偶一般的亚瑟从黑暗中走出来,坐到那张椅子上。

    刚才停滞了片刻的行尸再次运转起来。

    他们的动作变的更加的灵活,战术更加多变,这让叛军方面面临的压力成倍的增加。

    透过房间中的眼球,亚瑟父亲呆呆的看着战场情况,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女儿早已超过了自己。

    回想起自己曾经的执拗,他轻声呢喃着:“原来,一直傲慢的人是我么?”

    如果早一点发现的话……

    那么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在亚瑟父亲陷入悔恨的时候,前线的阿尔托莉雅也感受到了些许异样。

    盯着行尸们的战术变化,她也轻声说道:“奇怪,对面的战术风格跟我好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