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老汉运气好,远比国道之前那几个遇到吕愚悲兄弟二人的百姓们要运气好。

    事实上,如果老汉牛车在往前走个几里地,就能瞅到一片乱糟糟的路况。至于老汉这里,也是吕愚悲眼瞅着就要被江小舟他们追上,所以都顾不得再多做半点闲事儿。

    其实吕愚悲心里头也曾数次拿了主意,想干脆回头和江小舟他们拼上一场算了。

    然而想起身后追着自己的这主连天雷都能给憋回去,心里头寒气就一股股的往上冒。

    还是先跑吧……真跑不了了再说。

    这是吕愚悲的想法。

    但吕欺苦却不一样,他是没想法。

    如今,吕欺苦跑的舌头都吐了出来,一甩一甩的……

    累是真累,越累心里头的火气也就越大,肚子里也真实越来越饿。

    吕欺苦想吃人,越来越想吃人。

    前面还真来了一队人。

    一堆排列整齐的人。

    在吕欺苦看来,这只要自己张开嘴,都不用甩脑袋,直接如同犁地挂过去,就能吃上一溜的人。

    解饿,解恨,还不耽误逃跑的速度。

    洞主在上,这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想到此处,吕欺苦的四条腿仍旧疯狂的往前倒,但是头颅却放着低了些,然后……张开了嘴。

    坐在吕欺苦背脊上的吕愚悲,刹那之间就想明白了自家弟弟这是要做什么。

    算了……吕愚悲叹了口气……也是饿坏他了。

    吃就吃呗,反正后面要跑路的时间还长着呢,总不好饿着没力气……

    吕愚悲心里头想着这些事儿,下意识抬头望前面那堆人就看了过去。

    然后,吕愚悲就愣住了。

    一杆枪来。

    入狼首,扎地。

    吕欺苦的狼身本就在高速奔袭中,头骨、脊柱、血肉,乃至是上面坐着的那人,根本就收不住速度,只能去不断的冲击枪身。

    但……枪身丝毫不晃。

    于是那头骨也好、脊柱也罢,还有上面的那人,就都在高速奔前之下被一杆枪杆,撞成两半。

    枪杆仍旧斜斜的插在地上。

    朝阳之中,枪杆上血珠被阳光透的如同玛瑙……

    江小舟停了奔袭,看了看眼前的长枪,又看了看正在走向长枪的人。

    那人拔出长枪,随手一甩,血珠直接被甩到一旁,然后看向江小舟。

    江小舟咽了口唾沫,朝着眼前人深深拱手:“爹。”

    来人……是临川城守将江骞北。

    而他的身后,可不是像吕欺苦看到的那样,人都排的整整齐齐的。

    因为这是江骞北带的兵。

    这里面有人认识江小舟,也有江小舟认识的人。

    比如好久不见的杨志,比如有射箭手李道荣,比如还有杨志、罗总兵的儿子罗行渡,这都是江小舟在无边妖林时见过面的人。

    只不过眼下江骞北还站在前面,他们这些人受于军规,还不好下来与江小舟打招呼,只能一个个挤眉弄眼的……

    不过江小舟才顾不上理他们。

    因为有个不怕军规的,已经从马上跳了下来……

    小丫头一身的亮银色甲胄,手里还提着一杆亮银枪,在这朝阳之下可谓是威风凛凛,她笑嘻嘻的窜到了江小舟身前,微微侧过头。轻笑着说道:“哥,好久不见。”

    ………………………………………………

    江小月站起身,规规矩矩的从陈岚儿手里接过菜碟摆在桌子上。

    “陈……陈姐姐。”江小月脸色有些发红,“要不我还是去厨房帮帮忙……”

    江小舟呵笑了一声:“得了吧你,就我家这些碟子碗筷可不够你摔的。”

    江小月抬脚就往江小舟的脚上踩,同时娇嗔道:“有你这么说自家妹妹的么……虽然……虽然我是不太会做菜,但是洗洗涮涮的总没有问题的。”

    江小舟一抬腿,让江小月踩了个空,嘴里却还是不饶人:“嘿,还好意思说呢。”

    陈岚儿则是赶紧拉着江小月又坐下:“不用客气……我……我也就会这些手艺,你配他说说话,我那边一会就都做好了。”

    说完这话,陈岚儿手指戳了戳江小舟的肩膀:“你嘴也消停一些……”

    陈岚儿说的实话,自打她与江小舟相识,是真没见着过他会有这么放松的时候,所以在陈岚儿的心里,虽然与江小月是第一次见面,但还真是挺有好感的。

    陈岚儿回了厨房,江小月看着她的背影,扭头轻笑着问道:“亏着娘亲还担心你吃不好、喝不好的,却没想过这里是有人照顾你哩。”

    “一直往家里寄信,就是怕娘担心。”江小舟叹了口气,“其实心里早就想回临川了,只是不断遇到事儿,就给耽搁了。”

    “若是有机会,还是尽早带着陈姑娘回去一趟。”江小月捂嘴偷笑,“也省的娘天天和爹念叨,要给你找个亲事……你这次可是给她省心了。”

    江小舟既没点头,也没否认,只是岔开话题问道:“刚听你说起,这次你们是去了南疆?”

    听到谈起正事儿,江小月也赶紧收敛神色:“是。”

    江小舟突然就想起当初听到南疆动乱消息的时候,自己恰巧正在太子府,还遇到了与太子李建平议事的几位老大臣。

    当中有位尚书,是知道自己身份的,他与自己擦身而过时,眼神还有些古怪。

    当时自己不明所以,如今再想来,怕是那时候就已经知道派去南疆的是自己的父亲了。

    只不过事情大概机密,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和自己说起过。

    江小舟上下打量了一眼自家妹妹,发现她只是变黑了些许,但整体气色极好,于是又问道:“看你这意思,事情办得顺利?”

    江小月却是脸色有些古怪:“本来是不太顺利的……但后来么……”

    “哪里学会的卖关子,赶紧说。”

    江小月瘪了瘪嘴,哦了一声,然后才娓娓道来。

    “开始的消息,说是南疆局势复杂,有当地土著与大骊驻地官员起了纠纷,两边已经数次骚乱,人命死了百十条,眼睁着就要真的起了战火。”

    “所以朝堂这里就想派着人过去看一看,能安抚的安抚,若是不成……”

    江小月捡着桌子上的坚果吃了口,然后继续说道:“大概是怕当地官员勾连,所以朝廷这里就想调一些肯定没纠葛的人过去,比如罗总兵这里……嗯,然后罗总兵就把这差事交给了爹喽。”

    江小舟点了点头:“这差事其实是有些风险的。”

    “嗨,再有风险能比守着无边妖林大吗。”江小月两手拍了拍,扔掉了站在手上的坚果碎壳,“反正爹带去的人也不少,一般般的也不怕他们。”

    “如果真闹的大了,咱就撤。到时候后面自然还有大军收拾他们!”

    江小舟给江小月斟了口茶水:“一会儿就吃饭了,少吃些占肚子的。”

    江小月哎着应了一声,又继续说道:“本来到了南疆那里,是本来是不太顺利的,当地土著凶恶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