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道星之子 > 第七十六章有事您说话

第七十六章有事您说话

    苏阳皱着眉头,越想越是生气,正在这时,忽然听小辫金一郎低声说道:“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愿意和你合作。”苏阳大喜,也低声道:“好,现在我们继续假装打斗,然后慢慢的往穆真那里靠近,等到近前,我们一起偷袭,把穆真打下擂台。”金一郎点头赞同,于是苏阳避开几人打来的拳头,迅速朝穆真靠近,而且嘴中喊道:“他奶奶的,人太多了,双拳难敌四手,我要跑路了。”

    这一下,整个擂台上的人都听到了,只见苏阳快速到了穆真近前,看那样子似乎是要寻求穆真的帮助,谁知穆真眯着眼睛笑了笑,一挥手说道:“干掉他。”身后的二十多人迅速冲向苏阳,只是不是帮他,而是挥动拳头打了过来。同一时刻,穆真飞身而起,一掌打向金一郎,速度之快,让苏阳都吃了一惊,立刻知道小辫肯定不是穆真的对手,因为在和小辫的交手中,知道他大概八级武者,可是刚才穆真纵身打出一掌的速度,超出了八级武者,接近了九级武者。

    苏阳想立刻过来帮忙,不幸的是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三四十人围的水泄不通,想冲出人群,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他能像鸟儿一样飞入长空,可惜他现在还没有那样的本事,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一郎与穆真打了起来,只是让他奇怪的是,为何两边的人群都向他出手?难道真的看他好欺负都想过来捏一把?

    苏阳把九级武者的内力运转起来,很想一掌一个都全部打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不光是因为这里是擂台,也因为他本身的善良。他与穆家有灭族之仇,可他从回来到现在也没有杀一个穆家人。虽然他在心里也偷偷的对自己说,冤有头债有主,并不是所有的穆家人都该死,但是该死的人到现在也没有杀一个,就像眼前的穆真,那是手拿七星刀亲自砍下他哥哥苏山头颅之人,是绝对该死之人,可到现在依然好好的在他眼前活着。

    苏阳想到了大哥苏山,心里就忍不住激动起来,看到穆真在擂台的另一边出拳如风,一招快似一招的把金一郎逼得节节败退,心里就更加难过,忽然大声喊道:“金大少,叫你的人退开,放我出去,我来对付穆真。”

    金大少被穆真压的喘不过气来,在他来比武之前,早已摸清了穆真的底细,说是八级武者,可现在看来,穆真应该是踏入了八级武者的极限,离九级武者也只有一纸之隔,于是立刻知道,只靠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战胜穆真了,正好此时听到苏阳大喊,也就跟着大喊了几声,可是哪有人理他,本来他带来的有七八人之多,但是此刻站在擂台上的却是一个也没有了,都被打下了擂台,剩下的不是自己的心腹,那谁还会搭理你。

    苏阳见金大少喊了几声没有效果,一股怒气就从心底升起,忽然站立原地不再东躲西闪,一掌拍出打飞一人,这人又撞倒两人,一起摔在擂台之上。如果不是撞倒两人,绝对被打下了擂台,但这被打之人,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原来苏阳控制掌力,把人打飞出去,又不伤人,可他这样一做,立刻就暴露出了自己的实力,擂台上下所有高级武者都能推断出他是九级武者大圆满境界,离十级武者可以说近在咫尺,因为从他出掌的力道,还有控制的精准,是很容易推断的。

    苏阳对这些已经浑然不顾,出掌如电,一掌一个,把围到近前的人都被打飞出去,但这些被打飞出去的毫无意外的都摔到了擂台下面,因为苏阳打第一掌的时候撞倒了两人,把人群撞的分散开来,而苏阳又故意从下往上发掌,所以人都是被斜着打飞出去,划了一道弧线从空中摔下擂台。台下的群众立刻沸腾起来,这人就像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从空中落下,虽然苏阳掌力没有伤他们,但是从这么高的的空中摔下来也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个摔的鼻青脸肿半死不活哭爹喊娘,半天爬不起来,看得大伙欢欣鼓舞高声呐喊,兴奋的手舞足蹈。

    苏阳打的兴起,犹如发狂,瞬间打开一条通道,可抬头就看见穆真一拳打在金一郎的腹上,只见金一郎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踉跄着后退,直接摔下了擂台。苏阳也顾不上这些,脚下如电,一掌向穆真打去,可就在这时,忽听阿贵喊道:“第二关混战结束,所有参赛者立刻住手。”苏阳怔了一下,但并没有停下来,打出去的掌哪能说停就停,可是那穆真却是一声长笑纵身跳下擂台。

    苏阳一掌打在空气之中,然后怔怔的站在擂台之上,半天回不过神来。那穆苦生一直也站在擂台之上,没有人打他,他也不打别人,所以他就像柱子一样站到现在,此刻混战结束,见剩下的人陆续走到阿贵那里报道,于是就走到苏阳面前,说道:“走了,我们赢了,你看可以去那边报道了,等登记过之后就开始第三关的双人比试了。”苏阳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和穆苦生一起走向了登记处。

    负责登记的是鲁蛋,见到苏阳很是高兴,说道:“原来你这么厉害,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报名的时候就不会为难你了,搞的差一点看不上空中飞人。这空中飞人实在是太好看了,我还从来没看到过活生生的人从空中像下水饺般啪嗒啪嗒的落下来,你看把他们摔的像狗熊一样,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苏阳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这样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不是有点不好?”鲁蛋一摆手道:“你不要这样诬陷我。你看现场几百人那个不是看的心潮澎湃手舞足蹈,再说那些人的痛苦也不是我造成的,要算账的话也是找你算账,你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苏阳吓了一跳,问道:“我怎么就成罪魁祸首了,这里是擂台,是公平决斗,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了,你看我又没破坏擂台的规矩,所以怨我不得,要怨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鲁蛋道:“是是,只能怨他们自己,不过我一直觉得,人长的丑本事就大,长的越丑本事越大,看来这果然是真的。”苏阳气道:“这绝对是胡说八道,我的脸上带了面具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你都长成这样了,也没见你有多大本事,所以说不要听信谣言。”

    鲁蛋还想再说,苏阳赶忙道:“你快帮我登记了,我没时间和你在这啰嗦。”鲁蛋道:“不要急,以后你就是我们青山镇的名人了,穆家肯定会过来招揽你,所以像你这样的人才我鲁蛋也要结交一下,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有事您说话,在别的地方不敢说,在这青山镇,我义父可是镇长大人,所以说话还是有用的。”

    苏阳心想,这鲁蛋真是难缠的家伙,不管什么事,都要离他远一点,因为离的近了,总是纠缠不清,更别提找他办什么事了,还是远离为好。刚想到这里,忽然心里一动,似乎还真有点事需要这家伙帮忙一下,于是对鲁蛋说道:“你刚刚说有事叫我说话,我忽然想到一件事,还真想让你帮一下忙,不知你愿不愿意?”鲁蛋笑了起来,一张皱巴巴的脸很是难看,道:“我都说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有事只管说,我保证做到。”

    苏阳想了想说道:“我认识一个朋友,知道我要来青山镇,让我传达一句话,但是他说那个人是镇长家的千金小姐,所以我虽然来了青山镇,却迟迟不敢登门拜访,既然老弟是镇长大人的干儿子,那镇长家的千金小姐就是你姐姐了?”鲁蛋道:“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我的干姐姐叫鲁小薇。”

    苏阳道:“是一点也不错,是叫鲁小薇,我那朋友说,希望她离那个穆小欢远一点,因为他活不了几天了,他本来就是已经死了的人,可是又多活了三年,所以他很快就会死去。我那朋友说,和一个快要死去的人走的太近,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所以我那朋友希望她离他还是远一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