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秦时崛起从覆灭六国开始 > 第六十七章屯长是要为大秦效死

第六十七章屯长是要为大秦效死

    五个身着盔甲的大汉晃晃悠悠的走进了这间小酒肆。

    领头的人一脸络腮胡子,凸起的小腹看起来辨识度极高,毕竟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普通民众能填饱肚子都是万幸,哪里会有这样隆起的小腹。

    “跟着石屯长就是好,今天又有酒吃了!”

    络腮胡子大汉旁边一个看起来脸色蜡黄的中年人在一旁谄媚的恭维着。

    “老杜,你也不看看我们屯长是谁!能跟着屯长都是咋们的运气好!”

    另一边一名眼睛深凹,嘴角还留着胡须的人也在一旁说着恭维的话语。

    络腮胡子大汉对于两人的恭维很是受用,不自觉的大声说道:“伙计,再来点肉食给兄弟们下酒!”

    看见自己手下的几个人用崇敬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更是得意了起来,“在外面不要乱说,要是让我姐夫知道了,又得说我了!”

    说完还得意的捋了一把颚下的胡须,脸上的得意之色哪里有半分掩饰。

    “这邵丘城里除了百将,就属您最大,什么人敢在百将面前说您的坏话!”脸色蜡黄的杜姓中年人面带怒色的呵斥道。

    “对啊!对啊!”

    “敢和石屯长过不去,就是和我们都过不去,反了他了还!”眼睛深凹,嘴角还留着胡须的人连忙对着这位石屯长表忠心。

    “客官,您点的肉食和酒水来了!”

    一旁的伙计将几人点的东西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桌子上。

    脸色蜡黄的杜姓中年人一把拿起桌上的酒器,立马给这位满脸络腮胡子的石屯长将酒水满上,同时也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然后将酒器递给了另一边眼睛深凹,嘴角还留着胡须的魏军。

    眼睛深凹,嘴角还留着胡须的魏军对于脸色蜡黄的杜姓中年人不屑的撇了一下嘴。

    满脸络腮胡子的石屯长将面前的这杯酒一饮而尽,长出了口气说道:“还能有谁,不就是在镇守邵丘渡口的那个出身披甲门的百将吗?仗着自己有几分武力就不将老子放在眼里,早晚有一天让他知道老子的厉害!”

    满脸络腮胡子的石屯长说完似乎好不解气,拿起被倒满的酒杯一口饮下。

    “屯长,那百将何光真的有传说中的这么厉害?”一个坐在最靠外面的魏军小声的问道。

    “哼!不过就是皮厚了一点罢了,若是名剑在手杀他易之尔,加上大将军是披甲门门主,不然就那等身份的人如何能胜任百将的位置!”满脸络腮胡子的石屯长对于出身披甲门的百将何光表现的很是不屑。

    “屯长,我们百将不是相国魏庸的侄子吗?用得着怕他?”眼睛深凹,嘴角还留着胡须的人疑惑的说道。

    “难道这点小事还能麻烦相国不成!你们都是猪脑子吗?”

    满脸络腮胡子的石屯长将几人直接骂的懵逼了,谁也没想到他们屯长会突然发飙,一时间场面异常尴尬!

    这时脸色蜡黄的杜姓中年人小声的对着满脸络腮胡子的屯长说道:“屯长,我倒是有个主意能教训教训那个何光,就是不知道.....”

    话未说完,满脸络腮胡子的石屯长就直接说道:“没事说来听听,无妨!”

    “屯长,所有军粮不都是我们屯调配吗?咋们不若卡他们的吃食如何?”脸色蜡黄的杜姓中年人小心翼翼的看向他们的屯长。

    “克扣军粮可是死罪,这么做可不行!”满脸络腮胡子的石屯长连连摇头,他也是知道厉害,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屯长咋们哪里是克扣,只是暂缓发放罢了,到时候就说上面发来的迟了,咋们也不是不给,只是暂缓几天给罢了!”脸色蜡黄的杜姓中年人说完还一脸得意,似乎自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嗯!这倒不是不行,那这件事就你去安排吧!”

    满脸络腮胡子的屯长说完脸色蜡黄的杜姓中年人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他们屯长他得罪不起,但是那披甲门的何光他就得罪的起?但是何光到底离他远,他天天都在屯长面前晃悠,也只能得罪何光了。

    “屯长,上次何光他们的粮食是月初送去的,过两天就该断粮了,那咋们就大后天送去,让他们饿一天再说,而且后面咋们就一次就送半个月的量,看他何光怎么办!”说完他自己也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错!”满脸络腮胡子的屯长对于脸色蜡黄的杜姓中年人的安排很是满意,他早就看何光不顺眼了,他克扣戊卒的军粮和他何光有什么关系,还打他小报告,今后他就让这家伙明白有些人他得罪不起!

    看着远去的魏军一行人,高焱将桌上的小菜吃完带着赵辰走向了邵丘城的城门,同时心中也在惊叹,他原本以为赵辰的估算不准但是从刚刚几人的谈话中城中的兵力已经暴露无遗,就连渡口处的守军实力也暴露的**不离十。

    “军队中有这样的人,国家不垮都难啊!”高焱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

    “屯长似乎很不看好山东六国!”一旁赵辰的眼睛看向了身旁一脸理所当然的高焱。

    “确实,山东六国早已经不是当年强大的六国了,自从秦国以军功封爵开始,天下的势力就已经倾斜了,六国到现在还是内斗不休,如何能抵得过现在的秦国!”

    “屯长是要为大秦效死?”赵辰神情复杂的问道。

    “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