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演员的天空 > 第249章奔赴大邱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燃文小说“演员的天空()”查找最新章节!

    保姆车很快就到达金浦国际机场了。

    这座1939年建成通航的国际机场,是目前韩国吞吐量最大的航空港,虽然日后会被仁川机场和济州机场相继超过,但目前在韩国的地位还是不言而喻的。

    文哲秀和金瑞英远远地站在等候区看着李载彬两人的离别。

    虽然这不是两人第一次分开了,但是之前的分别是建立在两者同处于首尔的情况下的。

    最远也不过是李载彬到京畿道拍戏的时候,两人离得有一点距离了,但是那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想见面是随时可以见到的。

    这次大邱离首尔的距离,就有点小远了,开车至少都要四五个小时,孙艺珍很是不舍。

    她眉毛低低的垂着,难过地看着李载彬。

    李载彬轻轻抱住孙艺珍,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都是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只露出一对眼睛。

    静静地抱了一会儿,机场广播响起来了。

    “由金浦飞往大邱的旅客朋友们请注意,您乘坐的韩亚航空OZ8124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在3号登机口准备登机,经停的旅客优先登机,祝您旅途愉快。”

    机场广播已经开始催人上飞机了,刚才还静静拥抱着的两人,现在也不得不分开了。

    虽然李载彬身为代言人并没有打折的资格,但孙艺珍还是买了韩亚航空的票,以示对男朋友的支持,韩亚航空的代号就是OZ。

    “欧巴,我要走了。”

    “嗯,走吧。你早饭都没吃,在飞机上饿了的话记得买点吃的,哪怕不好吃也得吃一点垫垫肚子。”

    “我知道了!”然后孙艺珍道,“我会尽早回来的,后天……不,明天我就回来。”

    “没事的,你还是多陪陪伯父吧,他一年也请不了几次假,我们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

    “谢谢欧巴。”孙艺珍重重地抱了抱李载彬。

    本想亲一下李载彬刚才说的另一边脸,结果发现自己两人还带着口罩。

    机场可是有很多记者狗仔蹲守的,要是自己摘下口罩难保不会被眼尖的狐狸们看到,安全起见还是算了,两人只好隔着口罩互相啵啵。

    “再见啦!”

    李载彬挥挥手,看着孙艺珍走进登机口,逐渐消失在视野里,然后转头就跑去售票处买下一趟去大邱的机票。

    “请问下一班到大邱的飞机是几点钟的?”

    售票员电脑上查了一下道:“不好意思,直达大邱的机票已经卖完了,下午五点还有一班经停济州机场的航班,请问您需要吗?”

    “经停多久?”

    “两个小时。”

    李载彬想了想,金浦到济州一个小时,经停两个小时,济州到大邱又要一个小时,跟自己直接坐火车去大邱的四个小时也差不多啊。

    而且坐飞机还至少得提前几个小时到,还要办理托运,火车说不定现在过去就能直接出发了。

    “不好意思,我不要了,谢谢!”

    说完李载彬就走到文哲秀身边,对他说:“哲秀哥,我们去首尔站吧,我坐火车去。”

    “载彬你要去哪儿吗?”

    金瑞英不知道什么情况,她今天只是跟着李载彬过来送一送孙艺珍的。

    文哲秀替他解释道:“载彬说瞒着艺珍去一趟大邱,给她一个惊喜,这件事还请金瑞英xi能对艺珍保密。”

    “哟,载彬还挺会玩啊!”金瑞英笑得眼睛一眯,“这件事我当然会保密的,你们放心吧。”

    文哲秀先把李载彬送到首尔站去了,李载彬也早就把东西准备好放车上了,不过没放在显眼的地方,孙艺珍没有发现。

    孙艺珍唯一看到的可能就是那把吉他了,但是这个吉他以前孙艺珍坐李载彬车的时候也经常看到,所以并没有多问。

    这下成了最好的掩饰。

    到达首尔站之后,买到了去大邱的票,果然只需要等十几分钟就能出发了,京釜线果然是韩国最繁忙的线路啊,几乎每隔半个小时左右就有一趟去那边的车,要么客运要么货运。

    买到票了,文哲秀两人就不用在这里等他了,反正李载彬一个人坐车又不会把自己丢了。

    简单地打了声招呼,文哲秀就离开了。

    真实。

    这就是忠武路新星和他的经纪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吗?

    金瑞英看的一愣一愣的。

    李载彬在两人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二十,十二点半就能出发,到达大邱大概五点钟。

    赶紧到车站的商店里买几桶泡面备着,自己刚录完节目饭都没吃呢。

    坐上火车之后,李载彬新奇地四下望了一望。

    他这次坐的这列火车,既没有《家族荣誉》里那列刚装修过的火车一样整洁漂亮,也没有《假如爱有天意》中俊河坐的那节火车那么老旧简陋,而是介乎两者中间的那样。

    有比较柔软的座位,但也有汗味夹杂着脚臭味、泡面味和吵吵闹闹的声音。

    李载彬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样的时候,现在的情形让他想起了冯大炮的一部电影——《天下无贼》。

    这部电影上映也是差不多这几年了,韩国哪怕现在治安条件可能比华国好一点,但是火车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总是会吸引各色人物的。

    难保不会有小偷小摸。

    于是按照车票找到自己的位置之后,李载彬决定自己一定要随身携带背包和吉他包,裤兜里的手机和钱包也要经常摸一摸。

    被人撞到之后更是要倍加小心,很多电影里的小偷不都是撞了人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动手的嘛。

    就算一定要离开也要带上两个包,比如上厕所或者泡泡面的时候。

    李载彬手里抱着背包,脚下放着吉他包,眼神警戒地看向四周,任谁都能看出来这是个“小孩子”。

    那些基本相当于“住”在火车上的惯犯们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雏儿。

    以往他们对待这种人基本上一抓一个准,根本不会被发现。

    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到底要不要干这一票。

    李载彬一路警戒,虽然坐在自己边上的几个人看上去很和善,但是也保不准真实情况怎么样。

    结果就是一路上李载彬买来的几桶泡面完全没泡,就饿着撑到了大邱。

    下了火车,李载彬在大邱东找了个提供热水的地方只泡了一桶,因为这时候的他反而不那么饿了。

    另外几桶送给坐在车站外面乞讨的乞丐们了,一人一桶。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打了一辆出租车,李载彬正想看看现在的时间,算一算从首尔站到大邱东站出来总共花了多久。

    结果袖子一撸,发现左手手腕上空空的,一点重量感都没有。

    草,我表呢?

    演员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