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原来如此!”

    秦方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是老头子留给我的!所以不管是谁,都无法将其抢走!哪怕是盛名在外的血月研究所也一样!”

    楚云歌拍了拍秦方的肩膀,没有丝毫的避讳之意。

    “那您就不怕我……”

    “告密吗?哈哈,秦方啊秦方,三年了,你真的以为那群搞研究的发现不了吗?嘿嘿,他们或许早就知道了!之所以没有动手,可能是因为我家那老头子,也有可能是为了让我当一只小白鼠!”

    楚云歌轻笑着,眉宇间的讥讽之色,更是溢于言表。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这些诡物可以被我们这些普通人掌控吧?说句不好听的,在我们拥有特殊力量的同时,也已经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魔鬼,至于他什么时候收走,我们……真的有能力反抗吗?”

    “那些人……乃至于所有人,都在默默的寻求着掌控力量的方法!血月研究所一样,星月研究所也同样,只不过……他们选择的路和方向不同罢了!”

    “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根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善恶和对错!因为我走过的路,和我所经历过的一切,你们永远都不会明白!换句话说……这把赤魂之牙,永远只会是属于我!谁要是有非分之想,那他就会是我的敌人!”

    “额……楚大哥,这倒是我多虑了!”

    秦方讪讪的干笑了两声,之前赵云辉的那些话,似乎让他产生了一些先入为主的观念,现在看来,更像是一个笑话!

    如今的血月研究所,可谓是真正的手眼通天,就像楚云歌所说的那样,三年的时间,他们不可能没有发现楚云歌手上的赤魂之牙!

    “没什么,想必你也是好心!或许对于血月研究所那个庞然大物来说,我们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楚云歌轻笑着,此时的他,已经迈出了院子的大门。

    秦方见状,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相比于呆在这个院子里保命,他更倾向于跟着楚云歌!

    说到底,他也只是洛城特勤局分局的一名外勤编外人员,除了分析能力和信息获取能力非凡之外,其他的地方,和那些足不出户的学者们差不多!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

    两人片刻的沉默之后,又是楚云歌率先打破了宁静!

    “什么问题啊?楚大哥!”

    “之前你和我说的那些事情,都是你自己杜撰出来的吗?”

    “怎么可能???”

    秦方先是提高了声调,随后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抱歉哈!楚大哥!怎么说呢?”

    “我给你整理的那份资料,也并不是毫无用处!至少上面的那些数据,是我们切切实实调查出来的!”

    “再有就是那个故事,也并非是我的杜撰!之前那只骑着高头大马的诡灵,想必楚大哥你也看到了!”

    “嗯!那就好!”

    楚云歌微微颔首,现在看来的话,诡灵送亲事件和鬼祭事件之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牵连!

    “不对……它们之间应该是有联系的!”

    楚云歌轻喃着,他不相信二者之间会毫无联系,毕竟是发生在同一片区域内的诡灵事件,如若没有任何衔接的话,二者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

    就像曾经那句老话说的一样: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所谓的公母之别,就是二者的衔接重点!

    “楚大哥,您在想什么呢?”

    “当然是在想诡灵送亲事件和鬼祭事件之间的联系了!二者既然能共生,就必然有其恰然衔接的地方!”

    “我也是这么觉得!楚大哥,关于这个问题,我之前也做过很多的假设,不过所有的假设之中,却只有一种让我感觉到了合理性!”

    瞥了一眼满脸正色的秦方,楚云歌也不由得提起了兴趣,他停下脚步,从怀中摸出了一根烟点上。

    “说说看吧!那个让你觉得合理的假设!”

    “嗯!好的!楚大哥!”

    秦方点了点头,略微的沉吟之后,便将他的假设娓娓道来。

    “楚大哥,我觉得吧,它们二者之间的衔接点,应该就是那名主持夜祭的大祭司!或者说……是这两起诡灵事件的幕后黑手和始作俑者!”

    “而那名大祭司,极有可能就是星月研究所的余孽!他们所擅长的……便是蛊惑人心和制造动乱!”

    “虽然还猜不到他们的真正目的,不过……既然是星月研究所的余孽,那就没必须手下留情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楚云歌呵呵一笑,正如秦方所说,在组织上确实有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只要是疑似星月研究所的余孽,都可以无条件击杀!事后只需要向组织上报备一下即可!

    “所以……我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那个所谓的大祭司了!”

    “这个倒是没错!不过楚大哥,那个大祭司很不简单!赵局长之所以受伤,和那个大祭司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秦方的脸色有些牵强,别人或许还不清楚赵云辉的情况,但是他的话,身为赵云辉的心腹,自然是有所了解的!

    “是吗?秦方,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好像还没告诉我,赵云辉到底是在哪里受的伤?”

    “这个我也不知道!似乎赵局长对于那件事颇为在意!不过……赵局长受伤的时候,正是我和李海队长他们还有联系的时候!”

    “赵局长回归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我让李海队长他们撤退!可惜……我在联系李海队长时,才发现已经联系不上他了!整支守望者小队也全员失联!”

    “高凡队长见状,直接找到了赵局长,申请前往谷岗村的救援任务,却不想赵局长一口回绝了高凡队长的申请,还勒令他不许再提及此事!”

    “哪知高凡队长不听安排,私自带着麾下的守望者小队,前往谷岗村救援!”

    “这一去,便没有再回来……”

    “呵呵!赵云辉这个家伙,一边勒令自己的麾下不许行动,另一边却使唤着我去给他卖命!啧啧……”

    楚云歌闻言,不由得冷笑了两声,对于赵云辉,至始至终他都没有丝毫的好感!

    “楚大哥……这个也……”

    “好了!你不用替他解释!”

    楚云歌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秦方。

    “反正我也对他没有好感,我们之间,更多的还是利息上的交互!”

    一旁的秦方见状,也只能无声的苦笑了起来!眼前的这个家伙,和自己的顶头上司,就像是天生的冤家一样,似乎永远也无法调节!

    “走吧!前面火光点点,应该就是村子里举行夜祭的地方!我们过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见到一些熟人呢!”

    楚云歌努了努嘴,示意秦方向着前方看去。

    果不其然,在道路的尽头,跳动的火光很是显眼,远远望去,似乎还能看到一些窜动着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