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 第323章丹药是无法取代的

第323章丹药是无法取代的

    “做人要懂得感恩,这地价要不是陈医师,连一般的城镇地价都没有。如果陈医师不投资,你们最后还是得把地卖给别人,你还想占股,想都别想。如果你们要以旅游名胜区的地价高价卖的话,那么陈医师就用这个价格把地买下来。你们就别占股了。这二期商业街我们自己经营。我们这么大的公司,什么人才请不到?为什么要让你们来主导?万一你们损公肥私,最后把这个产业搞亏损了,算谁的?”钟佩玲也针锋相对。老苏家的两个女人都不简单。

    “钟总!陈医师怎么说也是茶树村人,村里获利了,他也是有份的。大家乡里乡亲的,就别这么计较了。”苏沫曦气嘟嘟地。

    “看你这话说的。村里是获利了,可陈医师自己亏了。村里啥都不出,稳赚不赔,陈医师要冒风险。你们这根本就是坑陈医师嘛。陈医师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种事情,你们想都不要想。”钟佩玲对自己女儿有些不满意。虽然是在为村民争利益,但是却完全不顾陈铭的利益。陈铭固然也钱,也不应该来当冤大头。

    苏沫曦到也没有存心想要坑陈铭,但也算是考虑不周。她只想着这二期商业街似乎是稳赚不赔,但是做生意不想先想着赚,而要先想着赔。陈铭把钱全投到这二期商业街项目里面,承担了巨大风险,却不能够收获应得之利。自然是极不合理的。

    双方分歧太大,一下子谈不拢,只能暂停谈判。

    下了谈判桌,苏沫曦和钟佩玲自然变成女儿和母亲的关系。

    “妈。你干什么呀。好像我跟你骂架似的。”苏沫曦不满地说道。

    “女儿啊。这事是你做得不对。陈医师有钱没错,但是这钱也是他合法所得。不是不义之财。商业就要遵守商业的规则。你不能够劫陈医师的富去济村民的贫。再说,茶树村村民现在也不穷啊。他们有的是赚钱的门路。收入也多得让别的村眼红。用得着坑陈医师的钱么?合着,利益给外人你们就心甘情愿,给陈医师就不行?”钟佩玲不满地说道。

    “可是,如果二期工程收益全部归陈医师也不合理啊,将来村里人会有意见。”苏沫曦担心地说道。

    “那他们也可以投钱占股啊。现在要投钱的时候,一个个指着陈医师,将来赚到了钱了,又都想来分一份,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钟佩玲不满地说道。

    “那这是还能谈么?”苏沫曦皱起了眉头。

    “这事没得谈。就算陈医师愿意,我也会极力阻止。”钟佩玲态度很坚定。

    本来陈铭对金钱不是很在乎,如果村里需要,他们把钱全投在村里也没什么。但是现在钟佩玲极力反对。再加上钟佩玲把道理讲清楚。陈铭便把这事全权交给了钟佩玲。

    “钟总,既然我把公司全交交到你手里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以后这种事情全部归你管了。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陈铭也不想当冤大头。

    茶树村村委会内部分歧也慢慢变得非常严重。

    马岩和李从刚两个坚决不赞同苏沫曦的方案。

    “既然要让陈医师来投资,那村里的地就划给陈医师就是,本来咱们茶树村一点名气都没有。能够有今天,全靠陈医师一己之力。咱们不能当白眼狼吧?这种时候,还反咬陈医师一口?”马岩气愤地说道。

    李从刚也很是不满:“早知道你们打陈医师的主意,我根本不可能赞同这样的方案。陈医师一个人投资,全村人白得好处,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陈永刚连忙说道:“其实这事呢,苏支书也说得没错。二期工程占用了大么大一片地方,村里以地皮作为投资占一定股份,也还是有些依据的,大伙说对吧?”

    “有谁愿意来当这样的冤大头么?你又是要占股,还要主导权。那陈医师出钱,不成了冤大头了么?花了那么多钱,却只能当一个名义上的大股东。还有一个问题,陈医师却这个二期工程赚钱么?陈医师要是想要钱,多卖一些茶丸不就得了?”马岩哼了一声。

    苏沫曦也有些焦头烂额。

    不过通过这一次纠葛之后,苏沫曦倒是明白了一些道理。

    不由得又回想起刚来茶树村那会。那个时候,茶树村真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村子。陈铭家还住着一个破烂的木板房里。但是那个的陈铭还真是非常地淳朴。

    现在时间过去了一年多,茶树村完全变幻了模样。村子里建了很多房子。除了住房越来越漂亮,茶树村商业街,运动康复中心的高楼大厦,一下子让茶树村变得不大一样。

    陈铭赚了很多很多钱,也住进了漂亮古朴的木楼。但是陈铭这个人,还跟当初苏沫曦遇到他的时候一样简单。

    刚来时,被苏沫曦随便忽悠一句,差点就跟着苏沫曦去当村干部了。现在又差点被苏沫曦几句话,把所有的钱全投入到村里,给茶树村的人造福。

    苏沫曦想到这里,歉意地向村委班子所有人说道:“这事可能是我有些考虑不够全面。既然那边提出来了,我们还是务实一点,看看怎么应对这个情况。”

    “除非招商引资,我们现在是没办法从别的地方找来钱。就算有人愿意过来投资,要求肯定会非常苛刻。别人可不会为你茶树村想。也就陈医师心善,容易上当。”马岩没好气地说道。

    李从刚也有些不满:“我就不明白了,可以给别人那么宽松的条件,为什么给陈医师就不行了?”

    村里的几个村干部谁也不敢说话了。就算是陈永刚,也不便在说什么。

    苏沫曦终于彻底明白了过来,她之前的想法确实有些坑人。

    “那么你们是什么想法?难道而且工程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

    陈永刚开口说道:“其实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投资占股的问题。苏支书还是去找一找钟总,看看她到底要什么条件。只要条件合适,我们就应该答应。”

    “我也赞同永刚的意见。生意是谈拢来的嘛,咱们的全村的农田、菜地、荒山全归了陈医师。陈医师也给全村人带来了一笔极其巨大的财富。就算而且工程的地皮直接送给陈医师,都是合情合理的。。”李从刚说道

    村委会的干部一个接着一个表态,谁都不敢领个打陈医师钱财的主意的名声。

    钟佩玲倒是梅雨急着回潭城,钟佩玲对这个商业街也还是有一点兴趣的。茶树村是陈铭的商业帝国的根本所在。在这边拥有一个商业街对陈铭未来的商业帝国意义也是非常重要的。

    钟佩玲与苏沫曦面对面坐在陈铭家那张实木桌子两边。

    “苏支书,你要是还想像上次那样,让陈医师但冤大头,我肯这谈判就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钟佩玲一上来就开始给陈铭施压。

    苏沫曦急了:“我这里有几个方案。你看你想选哪个?”

    钟佩玲结果一看,立马皱起了眉头。

    飞快地将那些结果翻了一遍,这才抬头看着苏沫曦。

    “苏支书,你们的诚意不够啊!现在东化县在大溪铺搞特色镇,现在还邀请运动康复中心过去建住院楼,人家是直接送地皮。我想如果陈医师想要过去,别说地皮,陈医师就算提出什么不合理的条件,东化县硬着头皮也得答应下来吧?你们茶树村仗着是陈医师的老家,竟然一点危机感都没有。”钟佩玲将苏沫曦那几个方案随手往桌子上一扔。

    “我们已经做出这么大的让步了,难道钟总还不满意?”苏沫曦皱起了眉头。

    “在商言商。我这几天可不是在这里游山玩水。好好地在东化县到处转了转。东化县的梁仁夫书记还是非常有魄力的。这大溪特色小镇建设就是梁仁夫在主导的。茶树村有什么优势?大龙山也不是只有你们茶树村这里有一个出入口。别的村也有出入口。你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有陈医师在这里。离开了陈医师,你们有什么?你们还挟乡情以讹诈,难道不觉得有些过吗?”钟佩玲冷冷地说道。

    苏沫曦心中一惊,她在钟佩玲面前一直就处于极为被动的状态。

    “就算我同意把地皮白送给陈医师。村里人眼下是答应了。可将来若是商业街火起来了,村里人有意见怎么办?我也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苏沫曦有些担心地说道。

    “他们要是有意见。那陈医师就没有必要待在这里了。天下之大,陈医师想要去哪里还不容易?”钟佩玲才不会担心,村里人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不可能完全摆脱对陈铭的依赖。

    苏沫曦头痛不已:“我再去和村里人讨论讨论吧。”

    “你们最好能够快一点,城里一堆的事,我在这里待不了几天了。”钟佩玲现在只恨没有学分身术。

    陈铭对谈判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把事情交给钟佩玲之后,就没再过问过谈判的情况。

    治疗仪的治疗效果也很快出来了。治疗仪对帕金森病和渐冻症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对白血病效果也不太明显。与预期差距很大。

    “也就是说丹药暂时还是无法替代的。”吴玉明笑了笑。之前还担心治疗仪把所有的病都治好了之后,他们苦练的炼丹术就没用了。

    “陈专家是不是还可以在治疗仪的基础上,再研发出新的治疗仪?”马军还是非常期待陈铭再弄一个新的治疗仪出来。

    “暂时就不要想了,你以为治疗仪这么容易研发得出来啊?换个壳子倒还是可以的。”陈铭没好气地说道。

    康克源和曲军浩也来劲了,立马又钻进了炼丹房。

    吴玉明本来还想多休息两天,主要是想陪陪女朋友。但是看到那两头牲口又跑去炼丹了,他也顾不上休息,赶紧进入炼丹房。

    结果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前一天还答应了张芙娜,今天要去一趟市里买游戏诶物品的。结果这一下,把这事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

    陈铭看着康克源几个重新进了炼丹房,也是笑了。这几天,都难得沉下心来修炼几天。结果现在全沉不下心来了。

    马玉兵、马当荣、汪贵三个倒是没那么急。尤其是马当荣,根本不急。

    “我现在刚刚修炼出点感觉来了,我估计我可能是要突破了。”马当荣这一阵肚子都大了一圈。每天各种美食走起。不说别的,吃鸡蛋都吃出花式来了。煎鸡蛋、炒鸡蛋、荷包蛋、蛋炒饭、鸡蛋炒白菜……连续吃几天鸡蛋,这家伙能够每餐不重样。

    所以马当荣不进去炼丹,纯粹是因为炼丹每天饥一餐饱一餐,大多数时候靠磕丹药来维持。他真是有些受不了。所以,他找了借口不跟着进炼丹房。

    马玉兵和汪贵看到康克源等人进了炼丹房,心里也有些急。他们的炼丹技术本来就大幅度落后,差距不断在扩大。

    “我们也去炼丹吧。不然又要被他们拉开距离了。”马玉兵担心地说道。

    汪贵点点头:“是该去炼丹了。如果让他们拉开了距离,咱们以后就别想追到他们。”

    “要去你们去。反正我早就已经领先一步了。先等一等你们,我准备利用这一段时间,好好修炼一番。说不定等我修炼有成,很快就把炼丹术提升上去。”马当荣说道。

    “你修炼个屁,你再懒下去,就修炼成猪八戒了。”马玉兵没好气地说道。

    “你们去忙你们的。这家伙有我盯着。他说是要修炼,那我肯定要满足他的要求。”陈铭将马当荣拉到外面,让马当荣站上掉落梅花桩。

    “师父,要不还是从明天开始吧?”马当荣哀求道。

    “你都说了要留下来练桩功的。我怎么能够让你食言而肥呢?”陈铭笑道。

    “师父,你上次说了,我们谁先炼制出天品丹就收谁为正式徒弟。可是我炼制出来了的呀!”马当荣向转换话题。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