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考研在秦时 > 第六百三十一章斩
    紫女见到前方拦路的人影,停下脚步,握剑的手已有些颤抖。

    陆言叹息一声转过身来,看向对面这一个大成、三个未入大成的,敌人。

    红莲刀,熟悉的内功,方才熟悉的那一声凤凰鸣啼……

    陆言在心里叫出系统,“你不想解释什么吗?她拿着红莲刀,可以使出大红莲斩我承认,但,她修炼的火舞旋风心法,是从哪里学到的?”

    “检测到剧情人物……刺客也有心吗?六剑奴,转魄、灭魂。”

    “回答我的问题。”

    “请问宿主是否接受任务?”

    “哼。”陆言没有再搭理它。

    红莲突破大成,修炼的竟然同样是火舞旋风心法,正是那熟悉的感觉,惊动了陆言敏锐的感知。

    红莲刀,是自己从系统中得到的第一把武器;火舞旋风,是自己从系统中得到的第一门武功。

    红莲就算得到了红莲刀,修炼的火舞旋风又是从何而来?

    系统逃避了这个问题。

    陆言一人拦在四人面前,抬起长虹剑指向红莲,问道:“你的内功心法,是从何而来?”

    红莲忍不住向前一步,摆开架势随时准备攻击,“陆言……”

    紫女、转魄、灭魂三人同样作势就要攻击。

    陆言看向紫女,眨巴两下眼睛,松口气问道:“紫女姑娘,流沙这一次来邯l郸,所为何事?”

    “……”紫女想到利用弄玉刺杀陆言的计划,眉头紧锁,不敢回答。

    “故人多年未见,再见面时,却已经不能有半点坦诚了。”陆言感慨一声,又问了一遍,“红莲公主,你修炼的内功,是从何处来的?”

    “陆言,先生。”

    红莲感受着对面这个男人的气势,冷汗直下,可能是由于卫庄会放水的缘故,此刻的陆言是她前所未见的恐怖。

    “自从使出这把刀的火焰斩击之后,脑海中就有了内功心法。”

    “是嘛,多谢公主殿下相告。”陆言侧头思索了半秒,突兀变脸,“接下来,就请你们为我罗网的属下,偿命!”

    “小心!”红莲惊叫一声,抽刀出鞘,刀与剑相交,爆发出猛烈的气浪,震动四方。

    她成功挡下陆言第一剑,正欲反击时,就觉眼中的世界在旋转,陆言已经失去踪影,她连忙叫道:“闪开!”

    紫女的链蛇软剑缠中陆言,猛地一绞杀,却杀了一个空,只听耳边一声炸响,目光追随而去,就见陆言已经出现在转魄身后。

    “叮~”

    转魄背身长剑格挡,剑柄中短剑飞出,向后直插陆言双目;

    陆言及时一脚把转魄给踢出去,自己后撤两步,躲开短剑。

    灭魂的攻击来得正是时候,一剑刺向陆言后心。

    “呲~”长剑透体而出,可惜不是灭魂剑穿透陆言的身躯,而是长虹剑刺穿了灭魂。

    一人一招过后,四人登时减员一人,红莲刚刚突破大成感受到所谓强者的感觉,立刻就被陆言无情地撕碎。

    庄,这才是强者吗?

    “呀啊~”红莲怒喝一声,脚踩玄妙的步法闪身逼近。

    紫女链蛇软剑成功缠绕住长虹剑,给转魄和红莲制造出进攻机会;谁知陆言乃是刻意,长虹剑一拔再反震一击。

    “啪~”链剑被震得收束成为直剑,瞬间的冲劲让紫女虎口出血。

    “当~”

    长虹剑再度格挡住红莲刀,转魄剑接踵而至。

    “哼。”陆言早有所料,以一敌二稳占上风。

    “咳咳~”陆言如今的内功,究竟是何等境界!卫庄,韩非,你们再不来,恐怕……

    紫女点住自己手臂的穴道,活动了一下手腕,持剑在外围干扰,能出一分力就出一分力。

    ……

    “卫庄兄,我,我有股不妙的预感。”正在赶路的韩非凝望着黑沉沉的夜,牙尖有些打颤。

    卫庄眺望前方,已经可以看到那座独树一帜的高楼。他看向心神不宁的韩非说:“静心,罗网随时都有可能杀出。”

    韩非一手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双眉紧皱。

    红莲,紫女,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

    “大人,潮女妖身死,其属下杀字一等两人亦战死,另有地字级十五人,绝字级数十。”

    陆言是感应到红莲踏入大成的火舞心法,直接抄的直线距离前来堵人。他不知道自己属下的伤亡,不过能从四人的状态判断出,她们经历了一场不小的战斗。

    现在白凤从另一条路线追赶过来,将人员损失告诉了他。

    “这算什么,因果吗?当年,是我救了黑寡妇,潮女妖从韩国投靠我,也是我送出了红莲刀。现在,因我而活的人,又因我无意中递出的刀而死。这算什么?”

    陆言口中念叨着他人听不清的话,一脸冷漠地将转魄的尸体踢出去。

    紫女已经丧失战斗力,倘若不是有弄玉的关系,她已经跟转魄、灭魂一样,成为冰冷的尸体。

    “呼~哈~”红莲狼狈地喘息粗气,刀尖拖在地上,双手攥着刀柄,一对瞳孔中唯有那个持剑的男人。

    逃、逃不掉!可无论我怎样攻击都会被他看穿,连紫女也……这才是,庄说的强者么。

    白凤将紫女点穴后又把双手双脚捆缚,然后横过来抱在手中,站立在一旁等候这场战斗结束。

    陆言凝视着红莲的眼睛,手中剑缓缓垂下,“红莲,流沙来邯l郸,是为了什么?告诉我。”

    红莲只觉得一阵迷糊,稀里糊涂就说出了,“杀陆言。”

    三个字一出口,她猛地一刀划伤自己大腿,使神志清醒过来,举起刀就要再战。

    陆言的眉毛耷耸下来,眉间显露出皱纹,眼前的红莲已不再是红莲一人,韩非与卫庄的面容浮现、重叠在她的面容上。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他将长虹剑别在身后,语气变得古井无波,“你修炼的内功,名为火舞旋风,也正是我主修的武功。我就是因为对你的突破有感应,才找到流沙的。若非如此,或许我就要因你们的行动,付出巨大的代价。”

    “你说什么?!”红莲难以置信,“你感受到我的功法,所以才发现了流沙?呵呵,哈哈哈,陆言,你给我死!”

    她倒拖着刀,踏出一步,脚生烈焰,再一步,火灼半身,“呀哈~红莲~斩~”

    “呖~”

    陆言看着这奔袭而来的火凤凰,使出一剑,“凤求凰。”

    两道火焰剑气划出椭圆,转瞬命中飞来的火凤凰,一阵“噼里啪啦”僵持过后,轰然爆炸。

    从剧烈爆炸中走出,红莲全身的皮肤已经严重烧伤,曾经倾国倾城的容貌全化了最原始的皮囊。她还试图摆出战斗的姿势,却在提刀的一瞬间,身躯倒下。

    庄,我不能,再站在你身边了,终究还是没能成为……

    “当啷~”红莲刀落地。

    陆言沉默,盯着这个半焦的尸体。一个深呼吸之后,他迈开了脚步,“白凤,带上紫女,跟我走。”

    白凤感觉刚刚这一刻的陆言,似乎发生了某种巨大的变化,但他无法言表。

    在他迈开脚步追上陆言时,紫女夺眶而出的泪水洒落在还升腾着青烟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