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 第240章水寒风似刀中

第240章水寒风似刀中

    子时初。

    “报!”

    “朝廷官军已过宜善县地界,以禁卫军为先锋,直奔冀州城而来!”

    当一个传信兵卒急匆匆的敲开茶室房门,火急火燎的说出这句话时,卫颜玉的表情并不见惊慌,反而有些如释重负。

    “魏公子......”

    她深深看了魏长天一眼,平静说道:“妾身失陪了。”

    “卫夫人但去无妨。”

    魏长天笑了笑:“我等着您的好消息。”

    “但愿不会令公子失望。”

    卫颜玉意味深长的回答一句,又微微躬身施了个半福,然后就转身与传信兵一起走出茶室,明显是去布置守城之事了。

    “这个女人倒是沉得住气......”

    看着两人离开,魏长天咂咂嘴,小声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虽然不知道许家当中的朝廷细作是谁,但想来冀州城应当是可以守住的。”

    “除非宁永年还有后手。”

    “唉,真是麻烦。”

    “气运之子加上一国之君,这尼玛挂开的也太大了点。”

    “不过幸好老子的挂比他还要大......”

    “......”

    杯中的香茶已经有些寡淡了,魏长天仰脖把最后一杯茶水倒进嘴里,起身走出茶室。

    估计是卫颜玉提前吩咐过的原因,守在屋外的几个侍卫并未阻拦,而是任由他在许府中行走,只是遥遥的跟在后面。

    庭院里种着不少花草,打理的整洁幽静,面前是一座不知做什么用的小楼,灰墙黛瓦带着浓浓的古朴气息。

    朝廷大军将至,此时许府之中却并不见慌乱,除了几个府中侍卫之外竟然连兵卒都没见到一个。

    可能卫颜玉真的没有要给许家留后路的打算吧。

    在院中站了一会儿,秦正秋也从屋中走出。

    “长天,卫夫人呢?”

    “走了,估计是去安排守城之事了。”

    “这么说朝廷确实是直奔冀州城而来的?”

    “嗯。”

    魏长天点点头:“外公,朝廷今夜大概率是破不了城的,到时候一等他们退兵咱们就走。”

    “好。”

    秦正秋没什么意见,想了一会儿再问:“住在锣锅巷的那对爷孙呢?是否也跟咱们一起走?”

    “这个......”

    魏长天犹豫片刻:“我去问问他们吧。他们如果愿意的话就一起走,如果不愿意就算了。”

    “行,那等会儿我陪你一起去一趟。”

    秦正秋忽然想起什么,紧接着又说:“对了,昨天你问我的事......我方才突然记起一人来。”

    “星河剑,张本初。”

    “此人姓张、是个剑痴、曾达二品,年龄似乎也对得上。”

    “不过......”

    “不过什么?”魏长天蓦然转头。

    “不过他五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死了?”

    魏长天第一反应是假死之类的情况,但秦正秋似乎猜出了他的想法,摇摇头解释道:

    “嗯,确实是死了。”

    “当时有一个自称是来自极北之地的剑宗高手欲意挑战天下剑客。”

    “他在大宁连杀了十几个剑道好手,最后对上了张本初。”

    “两人在凉州的天山之上一夜大战,天亮时张本初露了一招破绽,被那剑客一剑斩掉了脑袋。”

    “那时看到这一幕的人不少,断然做不了假。”

    “......”

    身旁的草木阴影重重,翘檐深廊穿过的风声鹤唳。

    秦正秋说完,魏长天一阵沉默。

    如此听起来老张头还真不会是那个什么张本初。

    毕竟脑袋都掉了,这种情况哪怕是有系统的自己都不可能救回来。

    “算了,先不管这个了。”

    摇摇头,魏长天没再继续问。

    他抬头看了一眼夜空,脑海中突然又想起昨天老张头吃饭时说的那句话。

    “为师曾经,一剑斩阎罗。”

    虽然还是不怎么信。

    但是不得不说,老张头说这话时的气势确实挺唬人的。

    ......

    半个时辰后,锣锅巷。

    “老张头,很快朝廷大军就要兵临城下。”

    “到时候城中指定乱的很,你那个棋摊估计也摆不成了。”

    “不出意外我明天便会离城回蜀州......”

    四面漏风的破屋之内连个油灯都没有,面对着一直在打哈欠的一老一小,魏长天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你跟阿狗要是愿意跟我走,那现在就赶紧收拾收拾!”

    “呵~”

    又是一个打哈欠惊天动地,老张头半躺在床上含含糊糊的嘟囔道:“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你不是明天才走么?那你明天再来问就是了。”

    “明明昨晚就一夜未睡......”

    “唉,那三个小娘子也太主动了些,想必定是为师风采不减当年的缘故......”

    好家伙,说这话前您先照照镜子行吗??

    “你丫......”

    魏长天强忍住骂人的冲动,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你到底走不走,给个准话!”

    “不走。”

    “......”

    不走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魏长天一阵气结,扭头又问向旁边正在揉眼睛的阿狗。

    “阿狗,你想不想跟我走?”

    “呵~”

    阿狗张了张嘴,打了个小哈欠:“我听爷爷的。”

    得,你们爷俩就搁这待着吧。

    “行,你们不愿意走就算了。”

    魏长天并没有再劝的意思:“不过到时候死在这兵荒马乱的冀州可别怪我。”

    “徒儿,你未免也太小瞧为师了。”

    老张头一瞪眼,似乎有点不乐意:“想当年为师也是......”

    “打住!你这些牛你留着自己吹吧......”

    魏长天摆摆手,从怀中摸出一张千两银票,随手丢到炕上。

    “老张头,你我也算是有缘,不过我觉得以后我们是没机会再见了。”

    “这银子你省着点花,别都傻乎乎的砸在那些青楼娘们身上,留着点提前给阿狗置办些嫁妆啥的。”

    “还有,要是你死的早,阿狗没人照顾,那就托人带她去蜀州找我。”

    “不过提前说好,你别指望我到时候会跑来冀州给你上坟,我没那个闲工夫。”

    “行了,你们接着睡吧,我走了。”

    说完话,魏长天干脆利落的起身便准备离开。

    不过老张头这时却突然伸了伸手。

    “徒儿,等等!”

    “怎么?改主意了?”

    “那倒没有......徒儿,你可再喊老夫一声师父?”

    “......”

    反正都要永别了,魏长天也不在乎再被老张头占一次便宜,于是便敷衍的回了一句。

    “师父。”

    “哈哈哈!好!”

    老张头眉笑眼开的应了一声,笑容使他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挤作一团,像是一棵历经了无数岁月风雨的古树。

    魏长天不知他为啥这么开心,不过也懒得去想,只是在走之前又纯属死马当活马医的多问了一句。

    “对了老张头,你听说过张本初这个名字吗?”

    “张本初?”老张头一脸茫然。

    “没事,就当我没问。”

    魏长天摇摇头,然后下一秒就被远处突然传来的一声巨响给吸引走了注意力。

    “轰!”

    “轰轰!!”

    “轰轰轰!!!”

    从一声两声到接连成片。

    不绝于耳的轰鸣声伴随着大地的震颤,就连头顶那根破破烂烂的房梁都在一阵抖动中洒下阵阵木屑。

    毫无疑问,是城墙那边已经开打了。

    透过破窗,魏长天扭头看向炸裂在夜空中的团团“烟花”,没有再去观察老张头的情况。

    更没有发现后者眼神里的那股强烈的痛苦与挣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