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游戏竞技 >联盟:开局辅助水子哥 > 第六十八章这一脚,三大顶级上单的加持,你接的住吗?

第六十八章这一脚,三大顶级上单的加持,你接的住吗?

    kinn觉得不对劲。

    这玩意真是我前几天对线的那个人?

    下路的ruler玩的更加不对劲。

    这派克怎么能这么烦啊?

    庄北的派克到达二级以后,深刻贯彻一个方针,那就是恶心人。

    派克这个英雄,跟其他辅助玩法完全不一样。

    其他辅助看的是你的发挥,而派克这个英雄看的是你如何能更好的恶心人。

    而庄北这人,毫无疑问的是把《恶心人宝典》练习到满级的男人。

    他之前玩辅助就老爱亮图标,还因此被联盟警告过。

    但是现在,他更加变本加厉。

    时不时就开个W往前冲,然后亮出来做出要勾ruler的动作。

    等尺帝心惊胆战的走了半天走位以后,他又突然往后撤,撤销了自己的Q。

    给ruler气得不轻。

    这**人到底在干什么?

    这么玩游戏的吗?

    就跟个狗皮膏药一样。

    Ruler现在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呢?

    就好像在一个大夏天,天气热得令人烦躁的时候,一只蚊子老在你的身边嗡嗡的叫。

    偏偏你还拿他没什么办法,开了灯找了之后,又找不到了。

    但是关了灯,又能听见那熟悉的嗡嗡声。

    给ruler折磨的也够呛。

    Ruler觉得。要想跟这个下路阻打好对线,首先就是要扛过庄北的精神攻击。

    “嘿嘿。”

    庄北这一套玩法玩的他很爽,还因此发出嘿嘿嘿的笑声。

    旁观的柴犬一阵恶寒。

    他试着带入进ruler的心态,很好,已经开始生气了。

    “北哥,消停点吧?我怕打完了ruler找你真人pk了。”

    柴犬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然后反手在夹缝中q中ruler,赶紧a了一下,偷钱触发,他也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庄北:?

    “你在说你吗呢,你看你自己在干什么。”

    庄北翻了个白眼。

    大伙都是玩脏的,说话理直气壮一点。

    柴犬也不脸红,

    “那我是偷钱ez啊,这是我应该做的,但是你这派克也不真正对他动手,就是为了恶心人,属实有点过了嗷。”

    “呵呵,哥们马上去游走了。”

    “算了,我觉得打比赛就是要利用一切优势,心理攻势何尝不是一种手段呢?”

    柴犬立马变脸,微笑的道。

    “啊西,不能让他们这么玩弄我们了!”

    ruler很生气。

    他已经很努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可是……

    笑死,根本控制不住。

    这派克看着就很让人上火。

    “放心,我来了!”

    耳麦里,小花生自信满满的声音出现在ruler的耳朵里,他精神一振,

    “旺乎哥,来了吗?!”

    “嗯!这次肯定帮你安排他们!”

    小花生笑着道。

    他在野区想要逮到梦魇。

    问题是,中单兮夜的保护性视野做的很好,小花生想要抓香锅,根本没啥机会。

    上路没能打出预料之中的优势,中路又一直在推线没法抓,小花生自然来到了下路。

    他这次是决心打出点东西的,走的线上。

    ruler手握线权却特意放慢推线,也可以很好的配合他。

    庄北在河道的视野没有发现酒桶,但是他多少还是有点防备的,每次过去骚都是靠着有视野的地方。

    但是他低估了自己的嘲讽力度。

    放他四级准备再去骚一下的时候,草丛里猛然窜出一只大腹便便的打野。

    “酒桶来了!”

    庄北被击晕。

    他反应已经很快了,但是河道的视野给了他错觉,他并没有预料到草里有人,吃了这发结结实实的e闪。

    韦鲁斯跟上技能,塔姆挂上电话,想要一套秒掉庄北。

    庄北从眩晕状态醒过来的时候,血量已经下降到了三分之一。

    归根到底现在还是前期,两边的输出多少有点不足。

    他按下e后撤,没有着急交w。

    因为点燃是可以提供真实视野的,w交了一样会烧血。

    corejj却没有那么容易放他走的样子。

    在他E技能结束后,直接闪现Q!

    这发闪现Q非常刁钻,并没有预判装庄北的走位,而是直直的往前逼。

    庄北也清楚他想干什么。

    这个情况下,派克去用走位去躲是不可能的,因为韦鲁斯跟酒桶都在往前追,如果再被酒桶的Q减速到,就肯定会被留下来。

    所以。corejj根本就没有预判,逼的就是他走位,他只要一走位,被减速到了还想闪现跑,就基本不可能了。

    但是在这个危急的情况下,庄北做出了他被突袭后最正确的选择。

    他没有试着走位,也没有留在那里硬吃这个看上去无伤大雅的q,而是直接交出了闪现。

    这个闪现交的时间太过精妙,塔姆没有留到人,剩下的其他人自然也拿庄北没办法。

    台上的管大校总出了一口大气,

    “这波还真是惊险啊,还好庄北第二波反应过来的时候没有留闪现,如果这波他舍不得闪现的话稍微晚零点几秒就可能直接被韩国队留下交出一血了。”

    “这波派克这个技能的优先级就显现出来了呀,你这么抓,拿野辅换我们辅助的闪现,结果还没抓死人,那这样的话,下路组的优势反而又回到了中国队这边。”

    王多多颌首,语气有些担忧。

    “是的,不过现在庄北没闪现了,他也要小心啊,派克这个英雄死起来之后就会一直死,这个我相信大家自己玩的时候也深有体会。”

    “他妈的这小花生是玩的是真的阴险!”

    “真有这么阴险啊?小花生。”

    “这波还好是个派克了,换其他任何辅助都死了。”

    “四五级的时候来抓下路组,小花生是不是死码了啊?”

    “刚刚质疑派克辅助的人呢?还在吗?喂喂喂?”

    弹幕对于这波也是感到一片庆幸。

    还好,真的太惊险了。

    而此时,韩国队也没有纠结于这一步失败的gank,而是想方设法组织下一步的进攻。

    香锅在上野区看到小花生出现在下路以后也是直接往韩国队的上路开始赶了。

    他对着上路,点了一个正在路上的信号,问了一句。

    “严君泽,怎么样了他的状态,能抓吗?”

    &me语调清晰,声音认真。

    “能抓。”

    “他状态跟我对拼的挺惨的,这波有机会。”

    “我先上去把他的W骗出来之后,你再上。”

    “好。”

    麻辣香锅点头。

    对线打了五六分钟了,kinn也从最开始的惊讶,到现在的百思不得其解。

    原因无他,这个青钢影玩的确实有点丝滑,而且熟练度很高很高。

    高的完全超出了king的预料。

    他的剑姬虽然还是能占到一些主动权,但是letme抓机会的能力也不差,在反打这方面也丝毫不怂,两边的换血总体下来居然是近乎持平的。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kinn自然也不敢随意发起进攻。

    上路是最能看出水平的一条路,基本上一两波对拼就能看出对面跟自己的水平到底在不在一个层面上了。

    让kinn完全没想到的是,letme的青钢影居然还真是有东西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打得反而偏向谨慎。

    这也是两个顶级上单对阵的时候很常见的画面,双方都打得很谨慎,为的就是不犯错,不给对面抓到机会。

    在打之前,kinn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面对letme的时候,居然会主动的把打法变得谨慎。

    但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而此时,观察到香锅位置的letme,已经准备动手了。

    他努力地回想着阿乐之前经常用的方法。

    E技能钩索拉起。准备进攻!

    kinn竟看得有些破防。

    我只不过现在跟你打的有些持平而已,你现在对我居然敢先手进攻?

    他看着自己CD好的W,越发觉得愤怒。

    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啊?

    &me青钢影一段e踢到墙上之后并没有提前踢出来,还是等了一下。

    而kinn自然也没有随意地交出自己的W。

    他也有足够的自信,在letme没真的踢过来的时候交出自己的W,就能将他反晕。

    双方都在试探。但是让kime的二段e还是踢了过来。

    带着凌厉的风声,青钢影一跃而下!

    太不把我当人了,你是觉得这样可以眩晕哥吗?

    带着嗤笑。

    kinn架起自己的W技能。

    劳伦特心眼刀!

    但是,这发精准的w,并没有眩晕到!

    &me在踢到剑姬的同时,剑姬格挡的剑姬还没释放出来,这个时间点大概只有0.5秒不到。

    &me直接开始垂直走位,躲到了他反击的剑气。

    随后才踢出第二段的真伤。

    非常经典的踢e骗w,也是kinn非常熟悉跟惯用的青钢影的操作。

    但是此时他却显得有些恼羞成怒。

    因为这波,他的博弈输了。

    剑姬不退反进,他想要趁着青钢影技能冷却时间机打上这么一套。

    但是他忘记了,letme可不是一个不喜欢打野抓的人!

    放打野能来的时候。他是肯定会配合的。

    哪个顶级上单不喊打野抓人的?是吧。

    哪个顶级上单它不需要打野?

    剑姬Q技能向前戳破弱点,在这时候技能冷却的时间反打。反打的时候,梦魇来了!

    看到梦魇瞬间,kinn直接选择交闪就想逃跑。

    上路在,1v1,男人大战!

    你他妈来干嘛呀!?

    但是根本没用,香锅是特意卡了视角的。

    当他Q上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无处可逃了。

    香锅直接闪现e技能蓄力嘲讽,随后才放出q技能暗影之径。

    再加上两边的距离本来就在距离之内,梦魇的Q技能暗影之径上还有着加速效果,没有w的剑姬根本跑不掉。

    无可奈何之下,剑姬只能选择饮恨,难受的倒在地上。

    &me战术横扫,冷却好的aqa踢出!

    这一脚,三大顶级上单的功力,你接的住吗?

    “第一滴血!”

    系统的的播报声传出,小花生有些惊诧地看了一下kinn。

    台下的kkoma眉头越皱越深。

    &me,真的的是letme吗?

    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起来。

    怎么感觉,这么强?,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