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游戏竞技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 第二百三十章白袍史敬思

第二百三十章白袍史敬思

    “你已经走投无路了,乖乖束手就擒!”

    鸦儿军围困吕玲绮和她的狼骑兵,白袍武将与吕玲绮交战几十个回合,击败吕玲绮。

    吕玲绮受伤,气喘吁吁,鲜血顺着方天画戟流下。

    面前这个白袍武将武力过人,极其恐怖。

    三千狼骑兵遭到五千鸦儿军袭击,只剩下吕玲绮这数百人。

    鸦儿军有乌鸦追击,吕玲绮的狼骑兵难以逃脱,遭到鸦儿军追杀。

    吕玲绮在距离玉璧八十里处,被鸦儿军彻底围困。

    率领五千鸦儿军的白袍武将与吕玲绮交手,速败吕玲绮。

    吕玲绮想要突围都成为奢望。

    “吕奉先之女,岂可投降沙陀人!”

    吕玲绮拼死奋战,方天画戟狂舞,与白袍武将死战。

    “难道还不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吗!”

    白袍武将单手持枪,敌住吕玲绮双手挥动的方天画戟,仍有余力。

    吕玲绮经历芦苇地大战,体力到了极限,武力又不如眼前之人,自然不敌。

    但吕玲绮咬紧牙关,还是拼命进攻,方天画戟变成血色残影。

    “将军,大量夏军骑兵正在向此地杀来!”

    一个鸦儿军骑兵提醒白袍武将。

    白袍武将皱眉。

    他即将拿下吕玲绮,结果吕玲绮的援军到来,攻守易势。

    “退!”

    白袍武将不再与吕玲绮纠缠,而是集结鸦儿军,视情况进退。

    他的背后是李克用的鸦儿军主力,倒不担心被夏军包围。

    很快,漫山遍野的夏军出现,张华亲自带兵前来救下吕玲绮。

    “那是……鸦儿军。”

    张华终于亲眼见到黑衣黑甲的鸦儿军。

    鸦儿军与白袍军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鸦儿军全身漆黑,白袍军白衣银甲,一黑一白。

    只不过,鸦儿军的白袍武将,在全身漆黑的鸦儿军之中,显得格外突出。

    “此人可能是白袍史敬思,十三太保之中,排名第十一。但十三太保不是按照能力排名,此人的武艺,在十三太保之中,可能排在第二。”

    清楚李克用和十三太保的杨业,跟随张华前来,看到鸦儿军的白袍武将,脸色沉重。

    “唐末,黄巢起义,唐皇召集天下兵马讨伐黄巢,诸路兵马都不是黄巢对手。史敬思随李克用攻打黄巢,担任先锋猛将,击败黄巢,勇冠天下。天下之师,无不惊叹其勇,称之为‘白袍史敬思’。此人的武艺,恐怕还要在末将之上。”

    杨业对白袍史敬思也感到棘手。

    史敬思对他而言,是前朝猛将,而且是当时威震天下的猛将。

    “后来,李克用击败黄巢,另一枭雄朱温嫉妒李克用强盛,想要杀了李克用,派兵袭击李克用下榻的住处。史敬思殿后,杀数百人,李克用才得以逃生,而史敬思也因此阵亡,可谓是猛士。李克用与朱温也成为终生死敌,开始互相攻伐几十年的梁晋争霸,最终取胜。”

    杨业继续向张华说明史敬思的情报。

    “这是典韦类型的猛将啊。”

    张华可以想象白袍史敬思的武力。

    典韦为了保护曹操而战死,史敬思为了保护李克用而亡,两人倒是有些相似。

    “末将不敌对方,请主公责罚!”

    吕玲绮带着残余的数百狼骑兵,与张华汇合。

    张华看着吕玲绮倔强的表情:“你已然做的不错,此人武力匹敌五虎将,你打不过。李克用的鸦儿军即将到来,你随我返回玉璧城。木兰,铁鹰斥候指使战鹰,拦截鸦儿军的乌鸦,断其视野。”

    “是。”

    花木兰带来的铁鹰斥候可以操纵雄鹰,猎杀鸦儿军的乌鸦。

    铁鹰斥候正好克制鸦儿军。

    史敬思看着夏军骑兵离开,也不搞追击。

    他的武力虽强,却未必可以胜过杨业太多,对方的骑兵数量更多,连白袍军都已经出动。

    如果不是史敬思后面还有李克用的鸦儿军主力,说不定夏军骑兵会主动进攻。

    张华救走吕玲绮不久,大量鸦儿军南下,与史敬思汇合。

    “义父!”

    史敬思来到独眼龙李克用面前,面见这位鸦儿军的最高统帅。

    李克用对白袍史敬思投以欣赏的眼神。

    史敬思曾经救过他的性命,李克用在众多义子之中,不怀疑史敬思的忠诚。

    “随我攻打玉璧城。”

    李克用在途中收集兵力,与史敬思南下玉璧城。

    玉璧城外,大量鸦儿军列阵,受阻于这座坚城。

    上万黑色鸦儿军摆成几个方阵,犹如乌云,李克用和一群鸦儿军武将出列,仰视坚固的玉璧城。

    这座城池阻挡鸦儿军征服整个河东。

    十万夏军和几万金兵俘虏集中在玉璧城附近,与李克用的鸦儿军对峙。

    “夏军久战力乏,体力不济,此时出兵强攻玉璧城,不计代价,必定可取河东。”

    金兀术怂恿李克用攻打玉璧城。

    李克用冷冷说道:“我李克用行事,还不需要你教我。”

    金兀术吃瘪,内心对李克用不满。

    但金兀术也不好拿捏李克用,李克用喜怒无常,有枭雄之姿,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武将。

    大太保李嗣源观望易守难攻的玉璧城,对李克用说道:“义父,玉璧是一座坚城,南北朝时,高欢倾尽关东之力,也难以攻下。如今进入河东的夏军几乎都集结在玉璧城,更是难以攻拔。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我们的人数,与夏军在伯仲之间,野外合战还行,攻城不足。”

    李克用凶狠地眼神扫视玉璧城,牙齿间蹦出一句:“向玉璧城的夏军邀战,在玉璧城外,一决生死!或者,邀张华出城与我单挑,决定河东归属!”

    一个鸦儿军骑兵来到玉璧城下,按照李克用原话,向玉璧城的夏军请战。

    玉璧城的城门上,却挂起了免战牌。

    “刚刚结束芦苇地之战,众将士还需要时间恢复体力,暂时避免与鸦儿军交战。至于和李克用单挑,李克用怕不是白日做梦。”

    张华还不会蠢到出城与李克用单打独斗。

    李克用是以凶狠闻名的猛将,单打独斗,张华还真有可能被李克用杀了。

    “李克用身后有六个儿子,看来十三太保,出动了一半。只是以玉璧城的坚固程度,他未必可以攻下。等到我们的兵马恢复体力,李克用还不离开,迟早会被我们击败。”

    张华耐心等待手底下的将士恢复体力和士气,然后整编俘虏的金兵,补充损失,等待出城攻打鸦儿军的机会。

    杨业也在观察传说中的鸦儿军:“李克用的义子,不少对李克用忠心耿耿,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李克用忠心,或许主公可以利用这点,进行攻心。”

    张华也发现了这个现象。

    不少诸侯都通过招收义子或者养子来拉拢人心,比如曹操的养子曹真、刘备的养子刘封,李克用更是夸张,有名的义子就有十多个。

    安禄山将八千曳落河都当成了自己的义子,算是极致。

    这些义子的下场一般都不怎么样。

    原因很简单,皇帝老了,皇子长大,而义子居功自傲,自然会觊觎太子的位置。

    刘封就因为刚猛,诸葛亮担心刘禅难以驾驭,于是劝说刘备赐死刘封。

    曹操的养子曹真,还有曹真之子曹爽,算是权臣。

    李克用的“十三太保”,只有一个是李克用真正的儿子——三太保李存勖。

    李存勖是一个比李克用还可怕的角色。

    其他十二个太保是义子,与李存勖存在竞争关系。

    因此,十三太保内部矛盾重重,并非齐心协力。

    提到义子,张华不禁想到了那句经典的台词:布生不逢时,未遇明主,导致半生飘零……

    鉴于董卓等人的教训,张华没有招收义子的想法,否则将来迟早会相互残杀。

    张华在杨业的提示下,动了心思:“看来要用离间计了。”

    张华据守玉璧城,李克用求战不成,只好在玉璧城外驻兵,与夏军对峙。

    李克用也拿这座坚固的城池没辙,毕竟玉璧城占据险要位置,易守难攻,双方兵力相差不了太多,夏军数量甚至更多。

    除非李克用从汾州、太原征调更多兵力,才能形成兵力优势。

    李克用脸色阴沉,张华不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的人,李克用邀战,张华熟视无睹。

    关中,陈仓,刘邦拿固守的冯异、李绩二人也无可奈何,处境与李克用相似。

    汉军营地出现寒霜,说明气温已经开始下降。

    又有一支汉军从陈仓道出来,这支汉军军纪严明,明显是精锐之师。

    “末将周亚夫,不负使命,细柳营训练完成。”

    周亚夫与周勃父子出山,率领五万汉军,与刘邦汇合。

    刘邦扫视细柳营,细柳营步骑结合,军纪严整,纪律性远超过刘邦势力任何一支兵马。

    “细柳营已至,军师认为该如何破敌?”

    刘邦看向军师陈平。

    继续在陈仓与冯异、李绩拖延下去,到了寒冬,最终吃亏的还是汉军。

    陈平摇头:“以十五万之兵和陈仓守军,攻打十万夏军的营垒,未必能够取胜。既然我们兵多,不如分兵沿着渭水,攻打长安。一旦兵临城下,关中震动,或有机会。”

    “言之有理。”刘邦看向周亚夫,“你带兵五万,东取长安,动摇关中守军士气。”

    “末将领命!”

    周亚夫的五万汉军,包括一万五千名细柳营,向长安城进军。

    西汉名将周亚夫对关中地形,并不陌生。

    “汉军的援军到了,如果放任其攻打长安,恐怕关中会因此动摇。长安城缺少守将,薛仁贵,你率领一队骑兵,回师长安。”

    李绩望见一队汉军向长安城进军,派出薛仁贵的羽林军,对周亚夫军团进行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