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秦时天行者 > 第四百三十五章被鸟鄙视

第四百三十五章被鸟鄙视

    时间,在悄无声息中流逝。

    午时已过。

    高悬于天上的骄阳,便开始逐渐向西方偏移,一点点向落日黄昏靠近。

    韩国,司寇府邸当中。

    九公子韩非端坐在司寇首位上,仔细浏览手中的白纸条。

    眸子中带着些许思考表情。

    “看来,他已经做好准备了。”

    “联手除掉明珠夫人,夜幕四凶将再去其一,剩下的,将不足为虑,可轻易拔出掉。”

    “只是……这韩国大将军的位置……。”

    静静思考了一会儿。

    韩非心中有了某些想法,他想到了韩宇,也想到了红莲,还想到了卫庄……。

    “时间,还是不够啊……!”

    暗自一声长叹。

    韩非将手中的白纸条放到边上的烛火上,将其点燃,亲眼看着其彻底焚烧成为灰烬。

    当他站起身来时。

    窗户区域,又再度飞来一只游隼。

    “又来一只?!”韩非扭头看向窗户处,就看到那只游隼张开鸟喙,从中吐出一个不足半寸高的渺小陶瓷瓶。

    暗红色的陶瓷瓶外面,还雕琢着精美华丽的腾蛇纹路。

    “居然用韩王室的御用贡品瓷瓶盛装。”

    他走过来,将那枚小巧陶瓷瓶收起来,看向游隼。

    眼神中带着一丝探究。

    游隼适时探出自己的右腿,弯腰用鸟喙轻轻啄了啄羽毛,露出隐藏在内部的一个小巧传信筒。

    韩非伸出两根手指,从那传信筒中再度取出一个小纸卷。

    游隼忽然展翅,再度飞离。

    转眼间就不见任何踪迹。

    他没有在意那只游隼的离去,小心打开手中的小纸卷,仔细快速浏览起来。

    【想办法让明珠夫人吃掉瓶子里的东西】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吃掉,那就让她多闻点儿那东西的气味】

    “还真是够谨慎的,又是联合,又是下药。”韩非暗自嘀咕一句,转身一把火再度将手中的小纸条烧成灰烬。

    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

    韩非脸上带着自信的平静表情,走出司寇府邸,转身直奔向郑国废墟所在的那一处区域。

    准备从这里溜进韩王宫内部。

    ……

    ……

    樱花坊内部。

    姒元负手站立在庭院中,静静仰头望天。

    “东西,已经给韩非送过去了。”

    “这一次,百毒王与驱尸魔就不用跟着去了,他们太弱,去了也是白送人头。”

    “老老实实呆在这里,顺便帮忙看护一下樱花坊就行。”

    “我会给他们做好安排。”姒天泽双手十指交叉,支撑着自己的下巴,静静蹲坐在院子中的石桌上。

    “这一次,你不打算去把卫庄那小子也拉上了?”

    姒元收回眺望苍穹的目光,望着逐渐偏移的日头,轻声说道:“他现在太弱了,连姬无夜都不如。”

    “上一次,白亦非的随手一剑,都差点儿要了他的命。”

    “更别说有可能比白亦非还要强的明珠夫人。”

    “至于明珠夫人能够强到什么程度,或者弱到什么程度,就看那九黎祭祀符号对她的压制牵扯了。”

    姒元扭头,看向姒天泽,道:“准备一下,我们提前过去埋伏,看看能不能给她一个偷袭。”

    姒天泽没有说话。

    他站起身来,转身离开这里,去准备一些自己的后手。

    而姒元也离开这里,来到弄玉与妘姬两个小姑娘的身边,一只手一个,轻轻抚摸着两个小姑娘的柔顺秀发。

    “哥哥,你来啦!”

    “弄玉见过姒大哥!”

    妘姬和弄玉一人抱着一只小鸟幼崽,开心围在姒元的身边。

    “一会儿还有要事要做,暂时就不要再玩了。”姒元微微低头,看向妘姬,神情郑重:“你不是想要和哥哥一起并肩作战吗?”

    “这一次,哥哥就给你一次机会。”

    “真的吗?”妘姬闻言,小脸上露出一副兴奋喜悦的笑容,练了十多年的武,又还有幽荧和烛照灌顶传功。

    她早就渴望着有朝一日和自己哥哥并肩作战,共同面对敌人。

    “那是当然,不过你记住,一切以保全自身为主。”姒元耐心叮嘱一番,随后又扭头看向温柔乖巧的弄玉。

    表面上,他向弄玉叮嘱吩咐。

    希望她同样需要注意自身的生命安危。

    而在暗中。

    姒元则是利用六道魔印,悄悄向弄玉进行传音,避免被那只青鸾幼崽倾听到。

    “到时候,你用你的琴音辅助小青。”

    “让它用自己的净化神火对明珠夫人烧几下,最好让她身受重伤。这一次,能不能轻易成功,就看小青的能耐了。”

    “小青烧的越厉害,我们的人就越是不容易受伤死亡。”

    弄玉听到明暗两种不同的话语,嘴角含笑,右手手指温柔抚摸着青鸾幼崽身上的柔软羽毛。

    “姒大哥放心吧,弄玉知道该怎么做了。”

    正趴在弄玉手掌心,舒服的眯起了小眼睛的青鸾幼崽,忽然睁开一双灵动有神的眼眸,斜瞥向姒元。

    再度用自己的小鼻孔去看姒元。

    它本能觉得这货看它的眼神不对劲,好像没憋什么好主意。

    要不是这家伙和它看上的少女有着某种特殊契约联系,它真想对着这货啄上几口,让他知道谁才是老大。

    “好啦,小青,你不要总是这样看姒大哥好不好?”

    “你如果非要跟着我,那就不能伤害姒大哥,知道吗?”

    弄玉温柔向手掌心中的毛茸茸小家伙儿耐心叮嘱。

    小东西再度斜瞥了姒元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舒服的翻了个身,将自己的柔软腹部露出来。

    “啾啾啾……!”

    它张开稚嫩的鸟喙,向弄玉轻声鸣叫几下。

    示意弄玉再把腹部摸一摸,感觉还怪舒服的,有些舍不得弄玉的柔软小手抚摸。

    “这小东西,还挺会享受的,我都没让弄玉这么摸过我。”

    姒元暗自腹诽一阵。

    被一只鸟,还是一只幼鸟给鄙视,这让他很无奈。

    “不过好歹还算是一只真正的纯血神鸟。”

    “被这样的小鸟鄙视,也不算是太过于丢人。真想掏出来和它比比大小,看看它还会不会拿眼睛斜瞥我。”

    这种想法姒元只是想了想,就悄悄按捺下来。

    他还没无聊到和一只小鸟崽斗的程度。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