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汉柏 > 第二七四节忙碌的霍嬗4K

第二七四节忙碌的霍嬗4K

    众人在宫中谈论了一日的时间,把这件事基本上算是在大方向上定了下来。

    第二日开始,又谈了谈西域的问题。

    西域的问题相比于羌地的问题,谈起来简单了许多,因为这件事大家都有经验。

    大司农府出钱出粮,丞相府沟通各地郡县,大司马府调集或者说转移兵马,因为除了虎贲羽林和北军四校,并没有大汉兵马需要调集。

    将作大匠准备着工匠事宜,每次出征,是要有一批工匠随行出征的,用作后勤事物。

    而西域之战更为重要一些,地形复杂,攻城器具打造等等。

    不过霍嬗决定少府的工匠也要带一批,所以并不会用到太多的将作工匠。

    除了这些,还有大鸿胪的外交,虽然霍嬗不准备全都用他们,但是他们的人还是要用一些的,不可能让他们静静待着。

    最后还有太仆,若是平常战事,他们还需要调集战马的,但是这次用不了多少。

    不过战马牛羊,从一地去另一地,虽然有匈奴义从在,出不了什么事,但是他们还是要出一些人手负责的。

    除了这些,还有非常多的人需要动起来,西域一场远征,整个大汉都要动起来,这一点也不夸张。

    这两件事一起商议,是因为这两件事是需要一同进行。

    两件事虽然分别做的话,时间足够,但两件事显然明年开春都得动起来,显然不能完成一件再做一件,所以必须开始了。

    西域的事物,明年一开春就需要出发了,羌地若是没有霍嬗提前聚集大户的话,其实行动起来是要比西域更迟。

    因为开春后还有春耕,种地才是大事,所以要比西域迟一点。

    但是正因为有些霍嬗的聚集大户,准备工作显然不能推移。

    而且这两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相当的复杂。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霍嬗忙的脚不沾地,带着少府的工匠前往将作,对工程进行评测分割。

    这件事还必须要他在场处理,因为大家都没有经验,所以当甩手掌柜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霍嬗也拉上了几个人,张安世几人是肯定在的,除了他们,还有徐自为、桑弘羊、刘据三人。

    徐自为需要了解情况,以便他上任后的监察。

    桑弘羊是需要熟悉这一套操作的流程,前期的工作他不用多管,但钱是他大司农出的。

    至于刘据,他也是需要熟悉情况,不过他还当了一个眼睛的作用,霍嬗让他把情况记下来,闲暇之余复述给刘彻。

    不过要说最忙,那还当属是韩增,他比霍嬗都要忙上很多。

    他才是都督府长史,徐自为可以只管军事以及羌人,不太管其他,但这是他这个长史的份内工作。

    ………

    十二月十五,霍嬗才闲了下来,经过前面的一些练手,后面的事物大家都已经熟悉了起来。

    不过这边闲了下来,那边又得动起来了。

    这会他正在前往公孙贺府上,因为他等候多时的人已经来了。

    来到公孙贺府邸,门口的管家早已等候多时,值得一说的是,公孙敬声还在西北待着,不然等着的就是他了。

    “人都来了?”

    “回冠军侯,都已来了。”

    霍嬗对着管家点点头,一当先的往府中走去。

    等他来到正厅,只见公孙贺正陪着三个四十多半老头说话,看到霍嬗进来,公孙贺坐着不动,其他三人连忙起身行礼:

    “吾等见过冠军侯。”

    霍嬗回了一个礼:

    “都坐吧!”

    霍嬗也没表现的多么亲和,从他们来的那一刻开始,这些人就已经是他的手下了。

    不过正因为这个态度,才让这三人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的想象中,霍嬗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若是霍嬗表现的太过亲近的话,他们才会觉得有问题。

    霍嬗看了他们一眼:

    “日后称呼我为大都督。”

    “诺。”

    “此行你们前来,带来了多少人?”

    “回大都督,我纵横家带来弟子一百二十人。”

    “回大都督,我名家带来弟子八十人。”

    霍嬗点点头,心里很是满意,两百人足足的了。

    这些文派虽然已经没落了,但是有个两三百的弟子并不出奇,这又不是他们的嫡系弟子,况且整个大汉那么大,这么点人,洒洒水呢!

    “日后你们没有派别,你们只有一个统一的身份,那就是我大汉派往西域的出使官员。”

    “诺。”

    三人对视一眼,他们对霍嬗的说法不光没有不满,反而有些激动。

    “是否都是得用之人?”

    “大都督请放心,我们选的子弟,都是最出色的。”

    “那就好。”

    霍嬗应了一声,这件事他并不怀疑,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而且他们既然来了,那必然不会糊弄了事,这些人得罪不是他。

    霍嬗想了想以后又说道:

    “纵横善谋划,善说服,名家善口利,善辩论……

    那就这样吧,六名纵横子弟,四名名家子弟组成一只出使小队,两百人共二十队,他们都到长安了是吧?”

    “回大都督,正事。”

    “嗯,待会你们把他们召集起来,我会带他们前往大鸿胪,他们需要学习有关于西域的一切事物,为期十日。

    等大鸿胪完事以后,再行前往少府,少府也有一些商队带回来的西域各国的消息。

    等他们都学习完成以后,开春以后,他们二十支小队,会前往西域各国,我有事需要他们完成。

    至于什么事,目前保密。

    不过每支小队,我会派一名熟知西域各国的官吏跟随,等到了地方,我还会想办法,为他们安排两名译者和两名向导。

    有没有问题?”

    三人立马起身行礼:

    “谨遵大都督令。”

    这个时候有问题,也不能说有问题,乖乖领命就是了。

    至于这个保密的事物,具体是让他们干什么事,这三人心中已经猜的**不离十了。

    都说了是出使人员,还说了他们的特点,说服,口利,辩论,还能去干嘛!

    至于霍嬗为何费劲巴拉的安排他们,当然是因为这么操作,会有大作用。

    别看他们就算是满编,才是十五个人,但是若是他们争气的话,作用不下于一支万人大军,这就是外交的重要性。

    历史上因为外交,而改变大局势的例子数不胜数。

    著名的远交近攻,合纵连横,还有唐朝王玄策的一人灭一国等等,这都是外交的作用才办到的事情。

    至于霍嬗为何选这些人,一来实在是他们的名声太大了,俗话说的好,盛名之下无虚士。

    虽然有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持反对观点,但是霍嬗还是比较倾向于前者的。

    只是因为人家祖上有着众多的例子,完成远交近攻,合纵连横的就是人家纵横家的。

    二来,这么多的人才,藏起来那不是浪费了嘛!

    霍嬗整理了一下袖子站起身,看向三人:

    “那我们这就走吧,我有些事物要办,你们用过午饭以后,带着弟子在东阙门等候,我会带你们前往大鸿胪。”

    “诺。”

    等到这些人都答应了以后,霍嬗转身就走了。

    他其实还想对公孙贺告别的,但转头一看,公孙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他都没注意到。

    而在霍嬗刚走没多久,公孙贺就回来了,看到霍嬗没在,撇撇嘴,进了他的府中,跟他连一声招呼都没打,真是的。

    不过他也理解,这段时间,霍嬗有多忙他也是知道的。

    就连他,都有段日子没得清闲了,霍嬗有多忙可以想象一下。

    其实他太仆的事物还是比较简单的,他们现在没什么好准备的,他们忙起来估计就要到明年了。

    不过大家都在忙,他不忙也得忙,让刘彻看到,就你闲着,那怎么能行!

    霍嬗呢,也确实是真的忙,从公孙贺府里出来了以后,他就马不停蹄的进了宫。

    他今日从上林苑的将作哪儿回来,并不是只是这一件事,他还有另一件事要办。

    所以他进宫也不是为了找刘彻,在卫子夫哪儿吃了饭以后,霍嬗就直接来到了少府。

    王温舒正带着其他几个少府丞等候,王纬被霍嬗留在了将作那边。

    “臣等拜见君侯。”

    “都平身吧!”

    霍嬗看着众人,招招手:

    “先进去再说吧!”

    来到府衙,众人坐下了以后霍嬗开始发问:

    “考工室这边,我前些日子给你们的高炉炼钢处理的怎么样了?”

    “回君侯,目前正在三辅选址,建立试验工坊,二月前不出意外的话,应当一切就可顺利完成,开始试验。”

    霍嬗颔首,这件事是他安排的,上林苑那么好的环境,就算是试验工坊,也不能建。

    所以霍嬗安排他们去三辅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建一个试验工坊,把高炉炼钢给试验出来,并把流程详细掌握下来。

    霍嬗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王温舒:

    “上面是几个大铁矿和大煤矿,我从别处得知的消息,真不真我也不确定,你派人去探查一番,若是为真,就划到少府名下。”

    “诺。”

    霍嬗转头又看向考工室这边:

    “冬天不易动工,你确定二月前能完成?”

    “回君侯,绝对没有问题。”

    “那就好,明年二月开始试验,年中之前,务必掌握此炼钢之术。

    还有这几个大矿,若是没有问题的话,在附近就得兴建工坊了,最迟后年,钢铁就得大炼起来。

    我给你们的时间很宽裕,不过抓紧一点,能快则快。”

    “诺。”

    这件事说完了,霍嬗又说起来了另一件事:

    “我让你们把拿老古董搬出来,在上林苑建一道,如何了?”

    “回君侯,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工匠也召集完成了,铁的轨道用铁水铸造就行,木头的较为费事一些。

    若是各修建一道三十里的铁和木轨道,估计要到一月才能完成。”

    霍嬗点点头:

    “可以,尽快吧,修建出来,我们看看效果。”

    “诺。”

    霍嬗问完考工室那边,又看向王温舒:

    “造纸工坊和印刷工坊如何了?还有我临走之前交给他们的活字印刷术?”

    “回君侯,都已没有问题,宫中用文现如今都已换为了纸张。

    印刷工坊正在对宫中的藏书进行印刷,陛下下令,明年新建一阁,准备把石渠二阁的藏书的印刷新书储存进新阁中。”

    霍嬗露出笑容:

    “这是件好事啊,旧书不会销毁吧?”

    “回君侯,并不会。”

    “那就好,留着也不占地方,还是留着吧,新阁名字取了没?”

    王温舒笑呵呵的行礼:

    “回君侯,未有。”

    霍嬗有些意动,但他想了想,决定还是算了,留给刘彻这个起名狂吧!

    因为等明年修完,他必定在西域,完美错过,若是先取好,霍嬗敢肯定,刘彻绝对不会用,那还不如不取。

    他这段日子这么忙,估计过两天就忘了,霍嬗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我让上林苑工坊那边送过来的书放哪了?有多少?”

    “回君侯,《千字文》无《论语注解》各一千册,如今在府库中。”

    霍嬗站起身:

    “都调出来,装车,我这就带走。”

    王温舒起身连忙去安排,等到霍嬗来到少府门口的时候,一辆马车已经停在这儿。

    霍嬗看了看上面装着的大箱子,这么多的书,要是都变成竹简的话,没有三大车根本就装不完。

    而把它们印到纸张上以后,连一辆马车都没有装满,纸张这个东西,确实是一个好东西啊!

    再加上印刷术,两者完美搭配,日后大汉的学识,若是霍嬗愿意的话,怕是要来个大贬值了。

    霍嬗翻身上马,身后跟着马车,在两百虎贲的护卫下往东阙门走去。

    等到霍嬗来到东阙门以后,原先的公孙贺府上那三个半老头,正带着两百整整齐齐,服饰各异的,有老有少的人在东阙门外等候。

    霍嬗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对着小李子说道:

    “你先带他们去少府,去找王温舒,帮他们在少府住下,一人先发一套羽林军服,这个情况像什么样子,等我回来再说。”

    “诺。”

    随后霍嬗没有理他们,带着马车往一个方向走去。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