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是我疯了 > 第一百二十一章:预警

第一百二十一章:预警

    夜晚,辛难久久没有能够入睡。

    不安、烦躁、郁结感,这些不知从那里来的东西,在缠绕着他,让他甚至想要爬起来就逃离这里。

    他翻了个身,一阵敲门声在黑暗中响起,辛难只好起身。

    来的人是兰斯,他面色凝重的还没有开口,辛难就意识到事情恐怕和罗布尔有关。

    因为,他和兰斯唯一的交集,就是在罗布尔家的别墅,而在那里,罗布尔的妻子和独子,他忠诚的老管家,都先后死去。

    辛难叹息一声,不等他开口就道:“走吧。”

    兰斯点了点头,两人一言不发的来到了唯物局收容所的地下。

    昏睡了多日的罗布尔果然是在今天苏醒了过来,并要求见他们。

    此刻院长并不在这里,她在休息,处在此处的人是猿,以及鱼水,还有鲨鱼老爷子。

    这个阵容,就能看出,他们对罗布尔的状态是何等担心,甚至恐怕已经做好了要镇压什么的准备。

    越过三人,辛难看到了有事想要问他们的那个男人。

    但他的状态.......

    辛难面无表情,而兰斯则是直接吓了一跳。

    那昔日雄壮的身体已经瘦弱佝偻的不成样子,一个沉睡着的,像是艾伦模样的血肉,正在从他的身上分裂。

    浓浓的失控、畸变感,在从他的身上传来。

    这位四阶,恐怕正在绝望的边缘,只差一步就要落下。

    他的羁绊,失却了。

    他的锚,自然也不复存在了。

    这样的打击,让他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的吊着一口属于自身的“理智”,见到辛难和兰斯,他空洞的眼中终于有了些许神采。

    “我并不后悔当时的选择,但能告诉我发生的一切吗?”

    在面对暴走的四阶的当时,他哪怕已有担忧,还是第一时间选择了救援城市和自己的下属,此刻却不知他心中是否真的像是他说的一样,并不后悔。

    罗布尔温和的笑着,暴怒的个性在他身上像是不复存在了。

    兰斯将讲述的机会让给了辛难,毕竟他是最明白一切的人,也是最冷静、可以客观描述那一切的人。

    “当天,在你去救猿之后,我就和兰斯一起返回别墅,准备保护他们,可是,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卡密拉女士.......,最后,艾伦留下了一部分血肉,以及要素,便寂灭了,我告诉了他卡密拉女士死前的心声,我想他心里的自责,会少一些。”

    罗布尔闭上了眼睛的道,呢喃的道:“如果小艾伦那时还有理智和记忆的话,会的......”

    说完之后,罗布尔别过了头,有让人悲怜的脆响自他的血肉中传来,似乎在诉说这这个男人的心情。

    他此刻不仅是血肉,就连骨骼都在融入那个酷似艾伦的身体。

    猿看的握紧了拳头,低声喝道:

    “罗布尔大人,你真的已经放弃希望了吗?你就不想复仇了吗!”

    对于失却了所有羁绊的罗布尔来说,在走向绝望深渊的懊悔挣扎中苦涩的存活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作为最了解罗布尔的下属,猿能想到唯一的“拉扯”方式,只有复仇!

    果然,罗布尔的变化顿住,他那双空洞的眼神中一点点的燃烧起了名为愤怒火焰。

    “复......仇?”

    “复仇!您感觉到了吗?您应该感觉到了,我们和忏悔会,还有一战,我们需要您的力量!”

    “我明白了!”

    罗布尔紧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但是融入“艾伦”身体的速度,却骤然加快!

    猿张了张嘴,但这一次却没有阻止,因为谁也无法阻止。

    他只是痛苦的看着这一幕,用复杂的语气喃喃道:“罗布尔大人.......”

    许久许久后,那个将罗布尔的血肉、骨骼全部吞噬的艾伦睁开了眼睛,用饱含滔天怒火的声音道:

    “我和那个懦夫至少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哈哈哈哈!”

    罗布尔,已将自己的存在,完全的交给了他分裂出的人格,从此以后,世界上已不再有他!而且,即便是这个分裂出的人格,此刻也支撑不住这具身躯的存在,它在缓慢而坚定的垮塌着。

    这样下去,不用多久,他就会湮灭。

    但他知道,时间足够了!

    于是狂笑着,“艾伦”坐在了地上,咧嘴道:

    “给我最烈的酒,然后给我最适合的、最危险的、最强大的封印物,给我设下将会焚尽要素、释放我最强力量的秘仪,然后最凶狠的地方,就交给我吧!不用担心我被俘虏,不用担心我的要素被人利用!”

    因为到那时,在秘仪的燃烧下,他什么都不会留下,除了复仇!

    在门外,辛难却注视着他,毫不犹豫的打断道:

    “他不是懦夫!”

    “艾伦”抬起头来,回以一个无所谓的眼神,用手指抵着自己的脑袋道:

    “不管是不是,他都已经不在了,明白吗?”

    “我曾见证过!”

    虚无之中,掷地有声。

    许久后,“艾伦”收起了笑容的道:“那你也为我见证吧,看看我和他,谁才是真正的男人、谁才是真正的父亲!”

    ......

    离开收容所的地下,见过了罗布尔的,本就在今夜有些烦躁、不安的辛难莫名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甚至触动了他的灵性,让他的理智都因此在颤抖起来。

    于是他的耳边,开始传来了持续不衰,如同鼓点般催促而急切的呓语。

    有无数人在鼓点中奔跑叫喊,哀嚎狂喜。

    甚至一点点的,他的眼前都出现了一些关于火的、血的、庞大阴影的幻象。

    某种东西,它似乎在这座城市中酝酿已久。

    随着那些藏在暗中的、不为人知的念头们一起发酵,与众生的情绪沉淀碰撞,最后一起沉入精神的世界,在所有关节贯穿通畅之后,再也压抑不住,于是膨胀到了极致后又照进现实,化为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冥冥之中的某种氛围。

    越是超凡,越是接近绝望的深渊,恐怕对这种氛围的感受就会越明显。

    这是融炼在这座城市中的万物之音,几乎可以将之称为命运的叫嚷,它在诉说着某些东西发展至此已经如同一道洪流,将裹挟着所有人,走向一个难以形容的地方。

    这绝非什么好现象!

    他明白,罗布尔会在这时候惊醒,一定不是没有原因的。

    鲨鱼老头子认真的对他们道:“你们也有了不安的感觉吗?”

    众人点头。

    辛难更是直接问道:

    “为什么我感觉罗布尔和你们.....都在默认着什么?”

    鲨鱼老头子叹息一声后道:

    “白塔,这是我们的灵性在向我们发送预警,就像是地震前的飞鸟、蚂蚁、青蛙会剧烈活动,甚至搬迁一样,拥有理智的人类就是那些不可名状之物即将到来前,最先的预警!”

    “当一个地方所有人都有这样感觉的时候,真神的阴影恐怕已然笼罩了我们,这本身就是一种预示,甚至可以算是物质世界在主动预警。”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彻头彻尾的失败,只能说明我们即将迎来一场大战!一场不可避免的大战!”

    “现在,一切都不会藏在阴影之下了,我们还有机会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现在,回去好好休息吧,充足的睡眠,不管对我这样的老年人,还是对你这样的年轻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