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求道诸天:自玄黄开始 > 对主角长相的再次诠释——美没有错

对主角长相的再次诠释——美没有错

    什么是男子气概?

    膀大腰圆,肌肉虬结,身高两米二,这就叫有男子气概?这就叫有阳刚之气?

    男子气概,阳刚之气,从来讲的都是性格,讲的是气质!

    谈甲午海战,方伯谦临阵而逃,我问,他也是将士,再如何废,那也是个训练过的,这等你们眼中的军中“硬汉”就叫有男子气概?就叫有阳刚?

    放的狗屁!

    我不否认现如今娱乐圈的某些人长得白,长得好看,纯属花瓶,什么都不是,但这绝不代表只有“硬汉”才叫有男子气概,叫有阳刚之气。

    张良张子房,汉初三杰之一,大汉留侯。史记留侯世家记载:余以为其人计魁梧奇伟,至见其图,状貌如妇人好女。盖孔子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留侯亦云。

    运筹帷幄的张良张留侯,便是你们口中的“娘炮”。

    高长恭,人称兰陵王,历代评价中有一句:兰陵王长恭性胆勇,而貌若妇人。

    这冲锋陷阵的兰陵王,就是你们口中的“娘炮”。

    西晋潘安,就是那个夸人帅的“貌比潘安”的潘安。世说新语记载: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邀,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

    古语之中,好字本意是女子之意,也就是说,潘安也是个长相似女子的美男子,你们口中的“娘炮”。

    韩子高,南朝陈的将军,陈书记载:容貌美丽,状似妇人。

    没错,还是你们口中的“娘炮”,一个带兵打仗,英勇果敢,一场仗里单兵冲阵,被伤左颈,被削发鬓的娘炮。

    四个历史人物,我觉得便足够了,顺便送一句话,叫“男生女相多富贵,女生男相多苦难”。

    男生女相便是娘炮?谁给你们的脸?

    真正的娘炮是气质,是行为,是干出的事情!不是长相!

    张良男生女相,他敢计划刺杀秦皇,他能运筹帷幄千里之外,你们崇拜的“硬汉”,那些个外表硬的很,内里不如娘们的能比?

    高长恭、韩子高能冲锋杀阵,能调兵遣将,也是男生女相,那临阵脱逃的方伯谦能比?所谓只硬外表不硬内的能比?

    潘安俊美,硬生生留下一个标准,古今夸人之词,其他粗狂汉子有几个?

    我不讽刺硬汉,但那要是真正的硬汉,比如那些最可爱的人们,比如那些救火的人们,那些奋斗在第一线的人们,他们都是好样的硬汉,是真正有男子气概的人。

    上面抨击娱乐园乱象,那也是该的。

    长相从来都是第一印象,决定是否娘炮的,是内在。比如某个再慢一步到医院就伤口愈合的玩意,比如某个进去的签子,比如某个糖果超甜,比如某些战争片也能油头粉面干干净净的玩意。

    真正让人反感的是长相?

    不,是一个破伤口就大哭大喊,是艹粉的恶心行为,是矫揉做作,没什么真本事只知道耍帅扮奶狗装娘们的行为,是根本瞎演不尊重历史的行为。

    同样的长相,若是跟成巨星一般拼,真要命的伤不吭,被旁人送进医院,我问你们说他是娘炮吗?

    同样的长相,不是耍帅扮奶狗装娘们,而是切切实实有本事,正正经经出歌出舞,那还叫娘炮?

    同样的长相,战争片好好演,该吃炒面吃炒面,该吃雪水吃雪水,衣服该破破,脸该脏脏,那还叫娘炮做作?

    如果你们说这些人长相阴柔,女性化,那好,我也认同,毕竟这是事实。

    如果你们依旧说这是娘炮,这叫做作,半点阳刚气,男人样没有,那好,你们赢了,是我错了,我就不该活这世上。

    反正,我坚持的唯有一点,那就是对于美的欣赏永远是趋近的,内在的优秀永远不会改变。

    送你们一句话。

    “虽然我这一生跌宕起伏,但我依然坚信,美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