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崔长河从福利院警察带走的,当时他正在和孩子们游戏。崔长河让孩子们坐成两排,各扮演一颗牙齿,崔医生则化身成一个大牙刷,为个孩子“刷牙”,实际上帮他们检查牙齿的问。这些孩子要么胆小,要么有严重的龋齿,都不愿意去作牙齿的检查。

    “你么呀?”崔长河着一个肥嘟嘟小朋友的手。

    “我,单,单……”

    “单尖牙,对不对。”

    “嗯。”

    “叔叔问你,你多大了?”

    “11岁。”

    “你是大孩子,还害怕检查牙齿。”

    “我是男子汉,我不害怕呢。我愿意游戏,好玩。”

    “我就看看小小男子汉,我看看你的单尖牙是不是已经替换好了。”

    突然,一双大手按住崔长河的肩膀,那个人俯下身,贴着崔长河的耳朵说:“崔医生吗?”

    “你么呀?”崔长河站起身,头量来人。他认出,这个人是刑警队的张进,见过面,但从来没过招呼。

    “张进,刑警队的。”张进贴近崔长河,声说。

    “张警官有糖尿病吧?注意身体啊,嘴里的味道有点异。”崔长河也声说。

    “崔医生是一个好大夫,有时间,一定找你也帮我查查身体,不过现在你必和我走一趟。”

    “走?你找我有么事?你也看到了,孩子们现在离不开我。”

    “你不给孩子们留下一个坏印吧!你和孩子们说,医院里有事,然后随我走,我允许你到车里签拘传。”

    “那,总要告诉我发生么事吧。”

    “请崔医生帮我们忆一点事。”

    李剑霜和小田一在地下停车场等待崔长河出现,小田的肚子咕咕了。

    “啥况?”李剑霜拿出面包,递给小田,“关键时刻,你掉链子。”

    “李头儿,这崔长河不是你的同学么,你给他个电话,问问在哪,他出来,不就行了吗?”

    “这是么话,我们在执行务,哪还有同学关系……等着吧。”

    这时,一辆汽车飞驰过来,正是崔长河的汽车,李剑霜赶紧拍了拍小田,示意准备好。汽车还没有停稳当,车里的人几乎是破门而出,慌慌张张的奔向电梯。小田正要冲出去,李剑霜一把抓住。出来的人是秦贝贝,车里没有其他的人了。

    “怎么事?”李剑霜盯着小田。“小田,咱们案的进,你和都和谁说过?”

    “你一调密,密,我敢和谁说。就是,昨天,张队问了我一下,我就把纹比对出结的事,跟他说了。他是领导啊。李头,我,非非简单的和他说了一句,细节一点没透露。”

    “他还说么了?”

    “也没有说么,领导就是领导的那几句话呗,好好干,注,注意全。”小田不敢和李剑霜对视。

    李剑霜都不用调动脑细胞,就能出来,张进既然过问,不问出个底儿掉,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小田?小田也许就是张进插在自己身边的探子,毕竟曾经是他负责的案子,心里面有些芥蒂,也是正不过的事。李剑霜只说了一句话,“小田,你也是坏的够够的。”

    小田心虚,嘿嘿一笑,不敢说么了。李剑霜没猜错,张进问得非详细,几乎问遍了他们天工作的一个细节,“这么快就锁定嫌疑人啦?”

    “您说巧不巧,害人不是送来一只杯子,没检出DNA,老李当机立断让法医从上面纹,和药瓶上的纹对比。一下子,对上了。”小田说。

    “哟,诸葛亮啊。这个人有过前?”

    “没有啊?”

    “哦?你们怎么定是谁的纹。”

    “这又巧了,杯子是老李的同学的。”

    “么,么?这事,开始的时候,他怎么没说呢!”张进面无表,两只眼睛紧紧捕捉小田表的丝毫变化。

    言多必失,吓得小田脸色一红一白,嘿嘿陪笑,不敢多说一句话了。

    李剑霜没时间和小田讨论张进的事,盯着电梯,很快,电梯的门又开了,秦贝贝跑了出来,开车门却愣愣的站在那里,显得不所措,忽然扑在车门上,痛哭起来。小田看着李剑霜,眼睛里露出同和请,见他不动,就问:“那不是你同学的女朋友么,你不去问问出了么事。”。

    “还用问么,心急火燎的跑来,除了找不到崔长河,还会有么事?崔长河失踪。哼。只能有一个原因,张进把他抓了。”

    秦贝贝止住哭泣,拿出电话,在耳边。李剑霜紧张起来了,脑子飞快的运转,设计着如何滴水不漏的答秦贝贝的问。可是,他的电话没有响。“走吧,队里,从那边拐过去,不要让看见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