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大周靖武司 > 第四十九章:武道八品

第四十九章:武道八品

    “青铜镜,燃烧一万点气运顿悟!”

    轰!

    气运剧烈燃烧着,一股无形的道韵勃发而出。

    杨易立时就进入了顿悟状态,思维前所未有的空明和敏锐,儒道九品立心之法,在他眼中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实际上,儒基和道基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凝练道基是人与物质共鸣,凝练儒基则是人与德行共鸣。

    他凝练智基,自然就是要与智共鸣,以智为媒介,从而与天地交感凝练道纹。

    十分钟的时间说慢也快,很快就过去了。

    杨易从顿悟的状态中退出,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他竟然一无所获,或者说无从下手,明明道理都懂,可就是做不到。

    许久,他叹息道:“看来,我与儒道真是无缘!”

    果然,小说里的主角只存在于小说中,什么全系全能都是骗鬼的,他连门都入不了。

    杨易摇了摇头,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既然与儒道无缘,那就死磕武道吧。

    虽然他武道资质同样资质平庸,差不多属于朽木不可雕也的级别。

    但有青铜镜相助,还是有些前途可言的。

    杨易走出卧室,来到了院子中。

    他心神沟通青铜镜:“青铜镜,燃烧一万点气运顿悟!”

    轰!

    气运再次剧烈燃烧,一股无形的道韵勃发而出,杨易又进入了顿悟状态。

    他这次顿悟,乃是为了突破到武道八品练皮境。

    其实,他早就修炼到武道九品圆满了,离八品不过是一线之差,只是始终差一些感觉,所以才一直无法突破。

    这次顿悟,必然可以一举突破。

    武道八品称为练皮境,需要不断以灵气淬体,最终使得‘皮肤灵变’,通俗点的说法就是皮肤开始灵气化。

    顿悟之后,杨易立马练拳。

    在这种玄妙的状态下,他能够完美地掌控自己的肉身,每一寸血肉,每一寸肌肤,每一丝力量都掌控由心。

    呼!呼!

    磅礴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通过周身毫毛孔不断涌入体内,杨易没有引导他们进入血肉内腑,而是竭力封锁在皮肤之中。

    随着周身皮肤中封锁的灵气越来越浓郁,一股磅礴的灵压从中勃发而出,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

    如果换作是平时,他恐怕已经无能为力了。

    但此时,他就是自己肉身的主宰,掌控由心,越来越多的灵气被封印在皮肤中,最终达到了某个极限。

    轰隆隆!

    原本要爆发出去的灵气,竟然猛然回缩,完全融入到皮肤之中。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似乎化为了一个灵气黑洞,在疯狂吞纳着周围的天地灵气,他的皮肤就像是无底洞一般,再多的灵气都能够储存。

    武道八品,成了!

    杨易欣喜,他没有停下来,反而更用心的练拳,因为皮肤第一次灵变,覆盖的范围越广,接下来的修炼就越轻松。

    一般来说,很多人突破都是皮肤某一点灵变,然后以某一点为核心朝周身蔓延,直到全身皮肤都初步完成灵变后,就是八品大成了。

    接下来,就是在皮肤中开辟灵脉,继续灵变。

    当灵脉被完全开辟出来,周身皮肤也完全灵气化了,那么就是武道八品圆满。

    十分钟的顿悟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杨易没有停下了,继续燃烧气运修炼。

    这种状态下的练功效率虽然远远无法和顿悟相比,但至少也是属于‘天才’级别的人在修炼,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杨易控制着皮肤灵变区域,先是从左胸口开始,然后朝四周蔓延,直到躯干正面和脖子都初步灵气化后,他才停了下来。

    他首先选择灵气化的皮肤区域,当然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

    皮肤灵气化后,不仅仅是皮肤会变得更加坚韧,刀剑难伤,更是可以覆盖一层护体灵气,具有非常强的防护作用。

    …………

    傍晚的时候,严明轩回来了。

    杨易问道:“消息打探得怎么了?”

    严明轩翻了白眼,说道:“事情那有那么快,而且为了不引人注意,很多时候我都不能够直奔主题,需要绕着弯的了解。”

    杨易皱眉,沉声道:“回家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我。”

    严明轩神色立马严肃了起来,凝重道:“我会加快速度的,三天,最多三天,我一定可以完成对他们的初步调查。”

    杨易点了点头:“三天,可以。”

    严明轩说道:“对了杨易,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饭,我爹让我娘备了一桌酒席,谢谢你昨天救了瑶瑶。”

    杨易爽快答应:“行啊。希望你爹可不要又给我脸色看就好。”

    严明轩嘿嘿笑道:“放心,你的一首咏荷,让我爹对你大有改观,再说你还救了瑶瑶,他怎么可能还会像以前那般对你。等会席间我再说起你夺得赛诗大赛的事情,我爹还不对你惊为天人啊。”

    杨易想到严师法听到后可能会露出的惊愕神态,不由哈哈一笑。

    这一幕,他很乐意见到的。

    斗法数年,他可是一直处于弱势。

    严明轩突然问道:“杨易,你在拔出青天刀的时候,心中想着的是什么?今天一下午,学宫里都在讨论,拔出青天刀的人应该开创了一门学说,而且不在‘天人感应’之下。你不会真的开创了一门儒家学说吧?”

    按严明轩所说,正是基于这个观点,现在大家都把怀疑目标放在了精通儒家经学的大儒身上,因为儒道三品境界名为著书。

    著书,那自然得有一家之言。

    因此儒道三品,是最有可能自创一门学说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儒道四品的贤者,因为从四品突破到三品需要著书立言,有可能是虽然还未著书,但已经构筑好了学说主体思想。

    因此目前来说,杨易还是非常安全的,没有人会怀疑到他头上。

    如今稷下学宫在进行自我排查,看是不是学宫的贤者或大儒所为,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再寻找可就难了,因为稷下学宫只是儒门圣地,大周各地都是有书院的。

    这些书院里也不乏贤者,甚至是大儒,每年都有不少人来稷下学宫朝圣。

    杨易当然不可能说是心学,这东西根本没办法解释,就他这种连九经都没有认真看完一本的人,怎么可能能独创心学。

    于是瞎扯道:“怎么可能!那董天舒不是一品儒圣么,我当时就在自我催眠,我就是儒圣,我就是儒圣,董天舒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于是,青天刀就被我拔了出来。”

    严明轩翻了个白眼,杨易的话,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不过杨易不想说,他没有继续追问。

    自从从府衙被放出来后,他就总感觉杨易变神秘了起来,如果不是发小,对杨易无比熟悉,他都怀疑杨易被人掉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