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大周靖武司 > 第五十章:朽木不可雕也

第五十章:朽木不可雕也

    夕阳西下,漫天红霞。

    杨易来到了严明轩家中,在大堂中见到了严师法。

    他也没有行礼,直接打招呼:“严叔。”

    严师法脸色严肃,微微点头道:“坐吧。”

    “易哥哥!”

    严瑶乖巧地坐在椅子上,只是甜甜地喊了声。

    父亲面前,她向来淑女。

    杨易朝严瑶笑了笑,就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严明轩则在对面坐下。

    严师法说道:“杨易,昨天的事情谢谢你。”

    杨易轻笑道:“您客气了,瑶瑶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对她跟亲妹妹一样。她有危险,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严师法点了点头,转而说道:“今天我已经向陛下参了吏部左侍郎一本,明天我的数位好友也会纷纷上奏折,弹劾吏部左侍郎教子无方,私用公器等。”

    杨易眼睛一亮,有严师法这么一掺和,袁珪必然会迁怒于袁浩,这样一来未来几天他应该就是安全的,因为袁浩不敢顶风作案。

    “多谢严叔!”

    严师法摇头道:“说感谢的应该是我,得罪袁家也是因为瑶瑶之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以吏部左侍郎的位置,我们这样的弹劾恐怕奈何不了他。”

    杨易点头,表示明白。

    吏部左侍郎那是朝廷大臣,根基深厚,不可能随随便便能够搬到,否则朝廷早就乱套了。

    严师法问道:“对了,你今天去了稷下学宫,已经拜师先生为师了吧?”

    “嗯!”

    杨易点头。

    严明轩却迫不及待地说道:“爹,今天杨易可不仅仅是拜师。今天不是赛诗大赛的日子么,杨易的一首诗最后夺得了头名,拿到了奖励夫子手稿。”

    严师法露出震惊之色,杨易竟然能够夺得赛诗大赛的透明,难道对方真是个儒道天才?

    “明轩,把杨易的诗背给我听听。”

    “好的,这首诗叫着《塞下曲》,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严师法回味着全诗,目光异样地看着杨易,赞叹道:“真是一首好诗,前有咏荷,后有塞下曲,真没有想到杨易你在儒道上有这么高的天赋。如果很早的时候,你就和明轩一样跟我学儒,早就有另一番成就了。”

    其实很早的时候,他是有教杨易儒学想法的,只是可惜杨易没有答应。

    严瑶一脸崇拜:“易哥哥,你好厉害。”

    “咳咳!”

    杨易轻咳了几声,谦虚道:“严叔过奖了,我也就在诗词上有些天赋,做学问还是不行的。所以我向师先生请求,我继续做捕快,自己在家先自学。”

    “糊涂!”

    严师法有些痛心疾首地说道:“你有如此高的儒道天赋,为什么不全心转修儒道,你这是在浪费自己的天赋,对自己不负责。”

    杨易嘿嘿一笑:“师先生已经答应我了。”

    严师法一怔,许久才说出了一句话:“朽木不可雕也。”

    杨易也没生气,以前早就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他低着头静静喝着茶水。

    严师法也有些意外,这次杨易竟然没有硬刚。

    他也感觉自己说重了,于是转移话题说道:“对了,今天上午稷下学宫的异象是怎么回事,整个京城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严明轩看了眼杨易,他倒是很想说出真相,但看着杨易严厉的眼神,于是只好说道:“就是青天刀被人拔了出来飞走了,爹你不是学宫的人,所以不大了解,我跟您说啊……”

    接下来,他把青天刀的事情简单说了遍。

    严师法震惊,这青天刀竟然涉及到了两位儒圣之间的争斗,并且最后还被一个无名氏给拔了出来,这岂不就是再说,儒家将会出现第三位儒圣么?

    这时,一个颇为秀丽的小丫鬟走了进来,脆声说道:“老爷,酒席已经准备好了,夫人请你们去后堂吃饭。”

    严师法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严瑶眼睛大亮,终于要吃饭了,她拉着杨易的手想要快步走向后堂,但看着不紧不慢的严师法,只能够压下心中的急切。

    在后堂,杨易见到了严明轩的母亲高氏,一个很有母性的女子。

    “杨易你来了,快来这里坐。”

    高氏很热情,在餐桌上她不断给杨易夹菜。

    说起来,杨易跟严明轩一家,除了和严师法八字相冲合不来外,和高氏以及小丫鬟玲珑,其实关系都挺不错的。

    …………

    袁府,书房。

    袁珪四十出头的样子,眼睛炯炯有神,有种摄人的气度。

    他此时满脸怒色,呵斥道:“逆子,你简直是无法无天,竟然敢在兵马司私设刑狱,更是想要当街杀人,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袁浩惊愕道:“爹,你怎么知道?”

    看着袁浩的样子,袁珪更来气了,怒道:“我怎么知道,你还敢问我怎么知道。弹劾我的奏折已经到了皇上的龙案上,如果不是我在司礼监还有些关系,弹劾奏折被悄悄压了下来,一旦被皇帝看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

    袁浩眼中厉色闪过,知道这个弹劾奏折肯定是严师法的。

    他低着头,不敢说话。

    他在外面恣意妄为,凶狠暴戾,但在袁珪面前却乖巧得不行,因为这都是从小被打怕了,非常畏惧他这个父亲。

    袁珪怒意难消,呵斥道:“说,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对付那个小捕快,他哪里得罪了你,别告诉我昨天只是个意外。”

    知子莫若父,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货色。

    袁浩低声道:“水晶盗窃案就是他破的。他害死了小颖的父亲,我要为她报仇。”

    “啪!”

    袁珪闻言后又惊又怒,他直接上前甩了袁浩一巴掌:“畜生,你想害死我们全家么?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很容易成为他人攻击我的把柄,搞不好我们全家都要被牵连。”

    水晶盗窃案虽然过去了一个月,但热度依旧未消退,因为这已经发展为了一桩谋逆案,轰动朝堂,皇帝震怒。

    谁不知道,皇帝求长生心切;

    谁不知道,皇帝对蓬莱仙境有多么看重。

    可竟然还有人敢顶风作案,盗窃了水晶不说,竟然还全部打碎了,这不是在存心想要破坏皇帝的八十大寿么?

    “还有徐颖那女人,我不是让你休了赶出家门,你竟然还敢跟她有来往,还帮她报仇,你是不是觉得事情还不够大,要把我们袁家也都搭进去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