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酸奶的确是个好东西。

    原本李二还是有点担心的,倒不是别的,就怕,吃了又吐,还遭罪。

    结果却是,长孙皇后吃完非但没吐,反而精神好了许多,没多久便睡着了。

    李二婆娑着那张脸,守了一会,起身,忽然又酸起来:“你那陈大哥,对你很好嘛!”

    长乐轻笑:“对爹爹也不赖啊,新犁,新肥,新盐,可比这区区一碗酸奶贵重得多呢!”

    “这是两回事,况且,他那也不是主动给我的。”李二还是有点酸。

    虽然,肥水也没流到外人田里,得好处的,最终还是他这一家子。

    长乐好气又好笑:“好啦,爹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不计较这些好不好?”

    李二想了想:“那你想办法把你娘喝酸奶的问题解决,顺便,把这纸也给爹拿点过去。”

    长乐瘪嘴。

    果然还是那么小气!

    还当皇帝呢,居然连几张纸都眼红,宫里又不是没东西可用!

    不过还是勉强应下了。

    纸或许无所谓,没有问题也不大,可母亲原本身体就不好,而今又有了身孕,看着揪心呢?

    如此,少不得还是要想想办法,但愿不会让陈大哥觉得贪心才好。

    李二也没再深究,没多久,父女二人便在书房坐了下来。

    接了递过来的茶,李二呷了一口,长出一口气:“说说,今日那厮都干什么了?”

    “种树,开垦稻田。”长乐亦捧着杯,却没喝,只是嗅茶香。

    李二疑惑道:“就这,没别的?”

    长乐好笑:“不然呢,爹您总不能让人家天天给你折腾新的东西啊!”

    李二一想,也对,这牛耕地还得休息还得吃草呢,更何况人?

    况且,人家也没闲着,如那新犁,新盐,都是可遇不可求。

    便也不问了,转而言道:“那他可曾说起新盐之法如何处置?”

    长乐摇头:“不曾。”

    又奇道:“此事爹跟朝中诸位大臣决定不就好了么?”

    “话虽如此,广开言路,多听听一些不同的意见,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不是吗?

    更何况,那厮不但是新盐之法的开创者,同时,似乎也有一套与众不同的看法。”

    “可是,真就没跟女儿提及啊,爹您也看到了,陈大哥拿女儿,当孩子哄的,都是一些小东西。”长乐略有些无奈。

    李二一想,还真是。

    乍一看,那厮对自家闺女很好,什么好东西都塞给她,可仔细一想,那些吃喝嚼用的小玩意,可不就是哄小孩?

    似乎,跟大人带着孩子上街,买个糖画,买个糖葫芦,也没什么区别。

    反而是新犁,新肥,新盐,土豆,红薯,看似貌不惊人,实际上,却每一样都重于泰山。

    如此,那就,暂时不跟那厮一般见识!

    ……

    ……

    骊山脚下。

    太阳又落山了,天地间一片昏黄。

    此时,持续了一天的劳作也正式宣告结束,大家该放牛的放牛,该回家的回家。

    马厩,陈远提了水,给马儿洗澡,完事,又把草料弄了些过来。

    想着光吃草没什么意思,糖多了,又坏牙,便又各自拌了一盒酸奶。

    然后就发现,这酸奶,真特娘的是个好东西。

    长乐小丫头也就罢了,家中两个小妮子也不说了,毕竟,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真的很难抵挡酸奶的诱惑,喜欢,很正常,不喜欢,那才叫奇怪。

    可就连马儿都喜欢,伴着草料吃,倍儿香。

    一边吃,还一边打着响鼻,时不时,头过来蹭一蹭,亲昵得不要不要的。

    这让他觉得,他的骑术距离升级,可能也就差一盒酸奶。

    虽然迄今为止,他都没尝试过乘骑。

    搞定,回到家,简单洗了洗,饭菜也好了。

    还行。

    鱼,羊,虽然肉比菜多,但是,他还受得住。

    作业……

    昨天写过,今儿个,就不写了。

    毕竟,现在提倡双减,不补课,不考试,考试也不许报成绩。

    听听曲子不错。

    五弦琵琶,七弦古琴,这些东西,现代社会都很少见了。

    尤其五弦琵琶,看过《国乐大典》就知道,这玩意已经失传,只有岛国还有保存。

    等回头有了钱,再买架箜篌回来,卧式的,经典皇家宫廷乐器。

    《孔雀东南飞》,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

    卧箜篌这玩意,现代社会是真没了,想看都没得看。

    表演者亦不乏。

    郑愔,姜篱,虽出生新罗,可打小学的,都是汉家礼仪。

    连书法,临的都是汉字碑帖,更别说音律乐器。

    这也是当下的国际地位决定的,虽然因为时代的局限,太远的地方够不着,可周边这些国家,真就不存在什么民族特色。

    方方面面,都是跟着大唐学。

    这一点,长安城往来不绝的遣唐使,国子监经年不断的留学生,便是最好的证明。

    然后,就歇着了。

    今天一天,虽然太累的活没干,也没怎么勉强自己,却也不轻松。

    是以躺下之后,回现代,就查了点关于水稻育苗方面的资料,网上白嫖了一份水车图纸,然后订阅下载了几部小说,回来看了一会,睡觉。

    时间很快来到第二天。

    早早的,公鸡便开始打鸣,继而,清晨的宁静悄悄被打破。

    如同往常一样,二狗二虎喂马,大黑小黑赶牛放羊,女人们负责洗衣做饭,区别在于,老章带了几个人,砍树,伐竹。

    陈远骑着汗血马,旁边跟着胭脂马,路过,笑着问道:“老章,这干嘛呢,要盖房还是搭棚?”

    “不盖房也不搭棚,这不,要种稻子了吗,稻子要水,种之前要,种之后也要,所以,小人想带着做一架翻车。

    翻车可以把河里的水送到地里,这样就不用一桶一桶提,一担一担挑了。”

    相处这么些天,新主人什么性子,老章大概也清楚了,是以说起话来并不显得拘谨。

    “哦,翻车,就是那种一头在水里,一头在田边,要人力来转动的灌溉设施对吧?”

    其实陈远没见过。

    因为这东西,便是乡下,也绝迹好多年了。

    倒是那种圆形的,靠水流或者风力推着转动的水车,网上,一些景点,还能见到。

    眼下之所以能说清楚,仅仅因为昨夜找水车图纸的时候意外看见过。

    简而言之,水车,又称筒车,是翻车,也称龙骨水车,的进化版。

    翻车需要人力或者畜力驱动,始于东汉年间,是人类历史上最早,流传最久远,的灌溉工具。

    而水车,全自动,无需人力,始于唐朝中后期,当下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