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宇撩妹时,舒系北就坐在他旁边,‘一不小心’看到陈宇正打开着一张阳台饱满的照片盯着看。

    “渣男。”

    舒系北低声骂了一句。

    ...一边睡我姐,一遍还馋别的女人的身子。

    陈宇瞥见舒系北嫌弃的目光,若无其事的把照片放得更大一些,换了个角度,不让舒系北看到手机屏幕。

    “小气鬼。”

    舒系北嘀咕了一声。

    这个时候,小冷发了个信息过来:

    “蹭鱼哥,我现在正在星海交流赛现场,偷偷直播,我发现有个色狼总是时不时偷瞄我。”

    陈宇楞了一下,假装不经意转头,扫视了一下全场,道:

    “卧槽,真的假的?哪个王八蛋这么大胆?”

    小冷秒回:

    “说起来你可能还认识,就是上次讨薪的那个小哥哥,今天还上台唱了一首歌,歌确实很好听,我的直播间有很多他的小迷妹,但没想到居然是个lsp,老偷瞄我。”

    陈宇:......

    玛德。

    谁是LSP?

    没凭没据的,别乱说话。

    陈宇脸色漆黑,不想说话,被冤枉的感觉很不好。

    正当陈宇愤怒的时候,小冷又来信息了:

    “蹭鱼哥,网上爆出大瓜了,原来那个冈本川崎是个阴暗分子,还音乐抄袭,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我直播间都沸腾了。”

    蹭鱼哥之前曾经委托她宣传过冈本川崎,所以得知这个消息,她第一时间想着通知蹭鱼哥。

    只是不知道蹭鱼哥立场如何,所以她说的比较谨慎和中性,并且加了句‘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

    听小冷这么说,陈宇精神一震。

    子弹终于飞到了。

    看了下时间,此时已经接近交流赛尾声,按计划,的确该暴雷了。

    他不动声色的观点微信,打开短视频软件,进入皮皮冷的直播间。

    此时的直播间,沸腾一片:

    “不会吧?冈本川崎居然是这种人,还经常来我们这里捞金?”

    “假的吧?消息可靠不可靠啊?”

    “怎么可能是假的?岛国那边都传开了,一小时前冈本川崎家失窃,然后岛国网上开始流传他的日记本,怎么可能是假?”

    “应该是真的,我翻墙看到了,日记本一页页都是拍照的,假不了。啧啧,居然暗地里支持DZ我们商品活动。”

    “更意想不到的是,他此前声称正在创作的歌曲,居然大量借鉴别人的灵感,他在日记本里面都一一记录下来了。”

    “哪是借鉴?你们没看小冷的直播吗?和陈小哥的歌曲几乎一模一样,90%的重合度,服了,网络小说都不敢这么缝合。”

    “......”

    陈宇又打开微博,看了下相关热度,有一点,但还没完全起来。

    他赶紧给小冷发信息:

    “你账号之前宣传过冈本,现在马上动起来,删除所有记录,同时大量转发冈本的负面评论,站好立场,立刻马上动起来。”

    先把小冷这个工具人保下来。

    日后还有用。

    “明白。”小冷只回了两个字。

    她的执行力还是挺强的。

    陈宇战术性后仰,嘴角挂着邪魅的笑。

    ...暴风雨即将倾盆而下。

    当初看系统下达的冈本资料,负面资讯基本只有辱花相关的资料,没有其他的。

    好在系统也同时给出了冈本的那首歌,那首三年厚积薄发、写完初稿、未公开发布的歌曲。

    而辱花的负面资讯证据和这首歌手稿,都保留在冈本家里的保险柜里。

    这原本不足以让冈本身败名裂。

    但巧合的是,冈本歌曲的前奏和陈宇高中时期创作的一节前奏非常接近,虽然那段前奏只有几秒钟,但足够了。

    陈宇决定给他的歌曲来一次缝合,让他背上抄袭的骂名,从此在音乐界身败名裂。

    而要做到这一点,则需要将冈本保险柜里面的日记本和歌曲收稿公布出来。

    好在冈本住在大阪,而大阪西区,是岛国最乱的地方。

    小偷横行。

    陈宇要做的是让黑客联系大阪小偷,定点偷出资料,放到网上,如此即可。

    高信誉黑客,合适的小偷,潜入冈本家的安全方式...这些,系统都有。

    陈宇只需要把钱给足,剩下的交给时间。

    如今看来,一切都水到渠成,事态完全按照既定目标发展。

    导师席位上,助理在冈本川崎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

    冈本川崎的脸色瞬间苍白,他下意识地喝了一口茶,故作镇定道:

    “家里失窃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什么时候的事?”

    助理也擦了一下冷汗:“大约1.5小时前,已经报警。”

    一个半小时前,也就是陈宇演唱之后。

    这意味着陈宇不可能通过盗窃拿到歌曲稿子。

    冈本川崎控制住内心的波动,轻声问:“丢了什么?”

    “你的保险柜。”

    “啪。”

    茶杯重重的摔着桌面上,水花四溅,冈本猛然站了起来,满脸恐慌。

    就这么一下,几乎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冈本的身上。

    “怎么了?”旁边的张校长被吓了一跳。

    冈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勉强的笑了一下说:“没...没什么,抱歉。”

    强作镇定的坐下。

    苍白的脸色挂着微笑,显得异常诡异。

    他下意识地向嘉宾席看了一眼,刚好对上陈宇的目光。

    发现陈宇竟流露出一股不可名状的笑。

    这个邪魅的笑,把他吓了个机灵。

    二十三度的空调演播室内,他流了一身的汗水。

    还好,小偷都是为了钱财,最多勒索,应该不至于公开日记本吧...他强行安慰自己。

    擦了下汗,计划交流完就回国,马上处理麻烦事。

    结果,他刚坐稳,助理又递上了一刀:“你的笔记本和歌曲收稿已经被公开了。”

    “什么?”

    他再次猛地站起,随即大脑一片空白,摇摇晃晃跌坐下来。

    旁边的人纷纷围了上来,台上正在做最后报幕,准备让冈本上台发言的主持人,停下了话筒。

    “冈本老师,冈本老师,有没有事?要不要叫医生?”有人摇了摇冈本川崎。

    “没,没事...”

    这时,有人走过来,在张校长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什么?”

    这些轮到张校长惊呼了,他颤抖地接过同事递过来的手机,一条条滑动资讯...

    “冈本川崎,你王八蛋。”张校长怒摔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