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眼中恐惧之色转瞬即逝。

    “你...你这个疯子!”张楚岚被逼迫的忍无可忍。

    话音响起的同时,张楚岚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

    只见张楚岚双脚蹬地,用力向后退去的同时,一个后空翻顺脚踢掉了宝宝手中的菜刀,并拉开了一段身位。

    宝宝刚才只不过是最基础的试探,此刻见张楚岚终于有点动真格的意思。

    在后退落地的一瞬间,一个如同开了加速似的以形换位并上飞檐走壁,手持银色菜刀,再次直朝张楚岚袭去。

    与此同时,亦是云淡风凄、面色不改的说道:“只是这样的话...”

    “会死哦!”

    墙壁旁,甄沐临看着在空中来回反转舞动、帅气潇洒到不行的宝宝,不禁没有太多羡慕,反而还微微叹了口气。

    宝宝这还是基础的武学动作,就已经这样了。

    那咱这老胳膊老腿...

    甄沐临甚至很难想象自己像宝宝那样一跃数米高的情景。

    不过,武功什么的,必须是要学的。

    而且对于甄沐临来说,无论是学功法、还是学武功都只是轻轻松松的一件事情。

    但他学武功,只是为了自爆,避免在之后对战时有人与他近身颤抖。

    真要让他挥舞着一双拳头,拳拳落在对方身体上...

    或者说手拿一把银剑,剑剑落在对方身体上...

    这些对于现阶段的甄沐临而言,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毕竟,他才刚来一人之下独立时空还不到一天时间。

    连主时空过去二十年的生活习惯都还没完全适应,就更别说打打杀杀的什么的。

    或许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甄沐临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甄沐临会逐渐适应。

    但无论任何时候,甄沐临只是将拳脚功夫、刀剑功夫当作自保、防近身手段。

    能先用异术,自然会先用异术。

    毕竟,体内经时空本源凝聚、转化而来的先天一炁,才是甄沐临最大的依赖之一!

    能用异术就能解决的对手或者事情,干嘛要用拳脚、刀剑解决。

    更何况...

    如果用异术都解决不了对方,本就不占优势的功夫能起到什么作用?

    回到宝宝与张楚岚的对战上。

    见冯宝宝再次毫不留情的袭向自己,张楚岚蹲在地上,并没有第一时间躲避或者反击。

    他想起爷爷过去的教导,想起了过去和爷爷在一起生活,爷爷教他异术的那些日子。

    下一刻,明明张楚岚没有任何动作,却见冯宝宝瞬间倒退回了原地。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宝宝怕了,而是因为宝宝想要张楚岚将自身能力更好的发展出来。

    宝宝对面,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名气势的张楚岚缓缓站起。

    “爷爷说过...”

    “不能再普通人面前使用功夫...”

    “但是...”

    “你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人。”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广修浩劫,证吾神通。”

    道家八大神咒-金光咒其口诀被张楚岚缓缓念出...

    张楚岚体表随之附着上了一层耀眼奇异的金光。

    甄沐临的视线从张楚岚身上收回,实在是太耀眼了,现在的他都无法长时间注视那层金光。

    不过在看到张楚岚的金光时,甄沐临不禁想起了自己炁的那层淡淡白金色光芒。

    淡淡白金色光芒不比纯金色要好看多了?

    甄沐临在心中将金光咒列入了自己的“心愿清单”。

    至于之后该如何获得?

    金光咒作为龙虎山的核心武学,不拜师、不加入龙虎山肯定没办法以正常、常规手段获得。

    既然不能以常规手段获得,那便以不常规的手段好了。

    甄沐临心中越发期待与老天师的见面!

    一阵不大不小的风迅速吹过,那抹银光再次乍现!

    只见冯宝宝再次如同开了加速一般,速度极快的朝张楚岚袭去。

    起初张楚岚还能喝宝宝打的有来有回。

    但等宝宝觉得没意思了之后,十数道银光瞬间闪过。

    随着一门“咔”的照相声,刚结束完视频拍摄的甄沐临...以一个完美的角度,将此时裸着躺在地上的张楚岚记录了下来。

    一番毫无悬念的对战最终落下帷幕。

    甄沐临走上前,把外套脱下,扔给了张楚岚。

    本来还想骂甄沐临两声的张楚岚立刻对甄沐临笑呵呵的道了一声谢。

    用外套围住关键部位后,在看向宝宝时,张楚岚眼中忍不住的闪过一抹惊骇。

    任谁练了十几年的护体金光,居然被一把普普通通的菜刀给砍碎了,心态肯定爆炸!

    张楚岚这反应和心理素质已经够不错了,只是最终下场可怜的不行。

    张楚岚愣愣的看着冯宝宝,原本一片空白的大脑在听到冯宝宝之后的话后,瞬间宕机又瞬间清醒。

    “因为你会成为我的奴隶,所以我已经特别手下留情了!”

    “你看...”

    “我多有诚意,就只是砍碎了你的金光而已。”

    “完全没有伤害你的身体。”

    见宝宝居然朝那个关键部位瞅了过去,尽管那个关键部位已经被外套挡住,但甄沐临还是第一时间伸手虚挡了宝宝的眼。

    (注:虚挡,意思是没有任何身体接触)

    张楚岚向甄沐临投来一个感谢的目光。

    但下一刻,却听宝宝看向甄沐临,呆呆说道:“那个金光应该是守宫砂吧?”

    “你有吗?”

    一句国语瞬间在甄沐临心中响起。

    甄沐临无奈看着宝宝,“我说宝宝...”

    “这你都是从哪知道的啊?”

    “徐四那里晓得的。”宝宝却不觉她问的有什么。

    甄沐临眉头跳了跳,这回实锤了,徐四那个...

    之后送基础异术、基础武学的工作全让徐四亲力亲为好了。

    闲的没事教宝宝这些,之后大把的麻烦事,甄沐临都打算交给徐四来做。

    甄沐临向前走了一步,示意宝宝接下来的让他来做好了。

    见宝宝点头,甄沐临拿出手机,放出一张照片给张楚岚看了一眼。

    “兄弟,虽然我很不忍心看你成为宝宝的奴隶。”

    “但宝宝既然都说了,那么你这个奴隶铁定是逃不了了。”

    “答应的爽快点,我把这张照片删了。”

    “不答应的话,我想你应该不敢再让宝宝开口说话了。”

    “宝宝之后万一说出、甚至做出了什么惊天地动鬼神的事情,就比如你的那个...”

    甄沐临指了指张楚岚那个关键部位,笑容玩味。

    识时务者为俊杰!

    此时已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做都肯定是徒劳的张楚岚磨磨蹭蹭的走到宝宝对面。

    “宝儿姐,以后您让我张楚岚往东...”

    话没说完,只听宝宝直接说道:“叫主人!”

    ......

    (求推荐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