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唐宪宗和十年,宰相武衡于长街头:藩镇势力所遣刺客刺死,朝野上下一片哗然,白居易上表主辑凶手,可藩镇势力庞大,大唐也早已不是往日的大唐,朝庭不避天下之嫌,?持镇静,这让白居易为之愤怒出诗讽刺,白居易不仅抢在谏官前上谏,也多出诗讽刺,朝中权贵找了个理由上奏白居易毫无孝道(白居易母亲因看失足掉落水中溺死,白居易写过与井相关的诗),多口出狂言,日宪宗就贬白居易为江州司马。

    和十一年秋

    “乐天,就到此吧,寒风萧瑟,多多?重!”稹拜?道

    “兄,此一?,不何时能相见,多,?重。”白居易委婉道

    江上倒映着月亮,荻瑟瑟作响,二人分?为心痛,不觉中都悄然下泪

    稹转过身抹了一眼泪:“船家,开船吧。”

    船家欲开船,下人正准备?拾酒,白居易也准备转身归,只听此时江面上传来阵阵婉转的琵琶声

    恰像是心痛,委屈,分?,孤独,和不懂。

    秋风萧瑟,伴琴迂在这江面上。

    白居易沉浸其中,就像宪宗,爱慕之人(白居易与宰相武衡?是诗友,又是同僚,也是敌,因武衡加浪漫风,轻松获得了的芳心,对此白居易?是嫉妒,也?苦诉,自己的心意,不能够得到了解,但这?不是?影响白居易与武衡之间的友谊)都在窥探自己心中报效大唐的壮心,和满腔热:贬的失落对爱慕之人的相?之苦。

    稹也感同身,不断的忆,和心中的所念所都能:自己在乎的人所看到。

    船家,下人亦如此,行色匆匆的众人就在这琵琶声中都静了下来。

    一曲终毕,众人缓过神来,白居易听的心中慷慨万千,让下人们重新摆好酒宴,稹也让船家栓船,随白居易一同邀见这弹曲之人。

    稹?开口道:“乐天感觉刚此曲如何?”

    白居易擦拭着眼角的泪:“妙,实在是妙,此音就像是能窥探人心,听的我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此曲婉转动人,宫庭乐师也难弹这天外之音。兄我们且邀这弹琴之人,?下酒宴如何?”

    “正有此意。”稹应道

    白居易走至船头:“刚弹曲之人,不可否与在下同我几朋友一叙?”

    见呼唤不出,稹又道:“不足下可是不便?如有不便的话,?为我等弹奏一曲可好?”

    船家等人哗然道:“那曲是听到我心坎子里去了……”

    把船靠近了后,只见那弹曲之人低着头,抱着琵琶走了出来,看不出的样子,琵琶遮住了半张脸,腰呈半弧状,踩着碎?缓缓走出。始终?持着神秘感。

    在此刻心意像是能够不言而喻,在场的人都能道,?下来好好欣赏琵琶女的琴声。

    琵琶女娴熟的手法,拨动着琴弦,曲子还未成调莫?的忧伤之意,就奔袭而来了。

    曲中凄凉婉转,如尖刃刺骨般的听触,弹奏也时不时的哼唧着几句:“寒风苦雨,何?量。”

    前调慢慢?入正曲,此时此刻白居易不禁哼道:“霓裳羽衣曲,仍显悲余音。?幺为子学,切此妙灵。”

    听后右手加快拨弦频率,左手也慢拨着弦,有时如大珠小珠落在了玉盘上,有时又像仗时金戈铁马的敲击声,大小音相辅相成,互为已用,都犹为?了此曲。就连江边的月亮,也在此时沉寂的下来,湖面没有一丝波澜,倒映出月的皎洁,如玉面镜,而升华。。

    稹对于的琴音佩服的体投地,盛了一杯酒,敬向:“不姑娘师承何门?师出何人?姑娘的芳??”

    白居易也举起一杯酒:“姑娘前后曲多有感伤,必一定有对此深刻的经历,白某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