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一个简陋的木制小屋里,住着一丑陋的老女人,“Hag”是对贴切的定义。

    这是一邪恶的巫婆,面容枯槁,体形魁梧,一头紧绷地棕发就像是卷起来的拖把。

    没有人道正的字,认识的人都称呼为猴桃夫人,来灰堡罗布恩也有些年头了,主要的工作是贩卖人口;有偿地供报与替人销赃。

    早些年还过一些灵魂易的,客中有一支属于魔鬼,或为魔鬼效力的人。

    (这里需要一个醒,魔鬼和恶魔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一个是Demon,而另一个是Devil)

    天的要面对一个重大的损失,藏匿在灰堡下的一群奴隶逃走了,那些因恐惧而听命于的狱卒,明白这一切都没法挽后连夜逃走,这使非愤怒。

    于是招来了一恶魔,一个极野性魅力,充满神秘且迷人的男子,虽然修长的尾巴和宽大的翅膀让他在外貌上近魔鬼,但从源来看仍属于恶魔,单词中的“Incubus”是对他贴切的定义。

    (Incubus:梦魔、鬼魅妖、男性魅魔;Hag:老女人,巫婆,鬼婆,仙女等)

    巫婆委派给鬼魅妖抓住在逃奴隶的务,自己则负责处理那些逃跑的手下。

    ——

    逃亡一天的一行人终于可以长久的休息一下了,他们找到了一个废弃的房间,距离罗布恩不远的地下洞穴中,有简易的茅草还有干瘪的枯枝,付近的墙壁上生长着一些能够充饥的荧蘑菇,只不过吃起来无色无味。

    捡来的旧衣烂布可以一个地铺,捡到的易燃物还能生个火,一日的奔波后队伍中终于可以停下脚干点的了。

    老实说,现在的处境挺让人感动的,这个团队经历了不少磨难,这间也有过苦不堪言的忆,要是彼此间毫无嫌隙那是不可能的,但个人心中守存的善念却能坚持到后;倘若这一切能善良的神祇目睹,必然会下达好的赐福。

    坐在简陋地铺上的丝蓓拉忆起之前的一切,原本的自己叫东野正雄,而有关那个男人的全部记忆都停留在那场车祸之前了;而如的这个女人,自己连的字都不楚,的过往和的将来都毫不,只是恰好附身在的身上。

    “朋友们,如现在告诉你我其实是一个男人,你会有么法?”

    还没等话说,周围全部投来怀疑的目,这让正雄开始后悔自己刚的那番话了。

    “我是说……这身体的灵魂原本不属于我,和你正在对话的家伙是一个不属于这个界的男人,我甚至连的字都叫不出来。”

    “你说你来自不同的面?而原本的你不应该是这身体的主人,对吗?”

    丝蓓拉点了点头,看起来没发生么不必要的误会,自己的尴尬也能缓解一些。

    在东野正的穿越进这身体前,他赋予了极高的魅力,一个内在魅力极高的人编一个谎话去哄骗那些内在感不怎么高的人不是一难事;事实上,若人以为,东野本人可以现出奥斯卡影帝的实力;但这一,他却没有钟于自己偏爱的表演,坦白中略显幼稚,虽然这也有当作假扮天的嫌疑。

    谁道你是不是在用自己的本性去撒一个弥天大谎?包括你自己在内,没人可以明。

    “谁在意这种事,现在的目的是逃出去,赶紧入睡养足状态。”

    ……

    躺下来不久后丝蓓拉便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一个谜一样的男子正在呼唤的字。

    “丝蓓拉!丝蓓拉!”

    梦中的丝蓓拉正吃惊的望向眼前这个**地,身材还算不错地男人,他距离自己十尺外的金色平原外,麦田上响起阵阵穗涛;倘若没有这条不好好穿衣服的男人,此刻的场景还算浪漫。

    “丝蓓拉,那是谁,你在叫我吗?”

    “亲爱的,说么傻话呢,丝蓓拉·格莱卡若不是您,谁又在欣赏这好风景?”

    “但这本不在我的意之内。”

    “倘若一切都那么循规蹈矩,那还有么是值得去浪漫的呢?”

    东野某人现在内心有一万个不愿难以脱口,从哪里来的傻子从哪学到的泡妞话术?退一万说,哪怕这些话女人爱听,可他一个男人说得多只会让人一拳在他那张还算英俊的脸上。

    然而下一秒,这个梦魔的本性开始暴露了,他野蛮的把丝蓓拉扑倒在地,一股难以抗衡的蛮力重重的压在单薄的身躯下,下一秒,男子终于暴露出他恶魔的身。

    “我的猫咪,咱们开始刺激的吧!。”

    那可太吓人了,一到自己要一个男人上,没法挥出在他脸上的拳头;这让某人死的心都有了;看自己遭遇过困难的事也莫过于此。

    对此正雄他没有认命,凡是牙齿能咬到的,双腿能踢到的,他都不会弃那样的机会。

    “是一匹难以驯服的母马,女人,你成功的激发了我的征服欲。”

    “野兽都明白配前要偶的道理,你这家伙难道是魔鬼吗?”

    “不,我是恶魔。”

    “开我你这个人渣畜生,有爹生没妈的虫豸,只会发的公猪。”

    ……

    当一切都无计可施,一切都往不可挽的方向发的时候,现实里的小巫妖却发现了异,它是队伍里唯一不需要吃食和入眠的生物,是这一优点,哪怕是同样不用入睡的精灵都得时间冥能休憩。

    守夜的小巫妖立刻察觉到丝蓓拉入眠时的异样,的表变得十分狰狞,浑身颤抖,陷入了痛苦的境地;与此同时,不死族的感让它迅察觉压在丝蓓拉身上的那个梦魔的身。。

    小巫妖出了巫师们的姿势,可没法说话的它无论如何都没法施法术。

    于是启动了录音装置,这一是某巨龙的咆哮,如同雷电般的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