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善柔眼神闪烁的低下了头,道林乐看不见,但当他洞的眼神望向自己时,还是选择了躲避。

    “公子我......我没有报,我的实力太低了,去了也是没有用。”

    林乐虑意暗生,与其说是善柔对自己的实力不自,不如说是自卑,害怕人多的地方,平时走在街上只要有人看向,就会低下头。害怕上台因为自己的模样而笑。善柔这性格终究是不好,不过还要是自己走,林乐唯一能的至少是让感觉这界不是个个人对都是充满恶意。

    他对着善柔微笑道:“没事,你要努力修炼,来年战。”

    ......

    陆家盼曼雅园。

    这盼曼雅园来头可不一般,自是陆家分支家主陆震雄新妾刘盼曼下嫁陆家后为其生下一子(陆楠儿同父异母的弟弟陆兴),陆震雄为博人一笑亲自监视布景建筑的园林,其目的不单单是增进两人的感,是讨好刘盼曼身后皇都的皇室刘家。

    园中景色极其秀。

    园门各两处,一开主殿迎贵人,另对妾院好私会。生湖畔依荷,筑假山栖红鸾,东朗庭横织,游园喜色自上眉。

    曾有文人墨客游玩后对于雅园景色大致诗赞道:碧琅玕裹几亭台,万朵芙蕖照水开。

    这盼曼雅园,,当是极!

    而日园中来满了年轻俊杰,个个盛装出席来赴这由陆楠儿主持的宴会。

    “楠儿,不久后的盘龙镇大比将至,不陆家准备好没?”刘逸凡一袭云纹墨白长衫,双手负后,有着一股出尘的气质,赫然独立,但多是与生俱来的贵气,一脸的傲然。

    闻言陆楠儿眼皮明显跳了下,然后望着湖水索着,而在场的年轻俊杰皆大惊失色,众人女神亲近却无人胆敢呵斥,只因他是皇都刘家之人,而他们全部都在等待着陆楠儿的反应。

    “谢谢刘公子的关心,这盘龙镇的年比可是关到岭背山矿山的分配,陆家肯定是十分上心,自有准备。”陆楠儿答道。

    “默认了吗?没有拒绝这亲近的称呼,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了。”

    “也的毕竟陆楠儿在盘龙镇还能势,面对皇都的人是凤也只能卧着,不是他们陆家主脉的大小姐,这拒绝不了,不能拒绝。而刘逸凡却是其刘家主脉的天骄,他小姨刘盼曼是下嫁的陆家还生下一子,没看见现在我们还处在人家为他小姨建的庭院吗?”

    “我们都是陪衬。”一旁的盘龙镇的俊杰们心头一跳,个个暗中传音。

    “楠儿你这话可就生疏了,无需叫我刘公子,你父亲和我小姨可是喜结联谊,这说来我也是陆家的人,无需叫我刘公子,我比你年长,叫我刘哥可”刘逸凡笑道。

    突然一侍女到消息后来到陆楠儿身后低声道:“小姐,消息已经传达给林公子。”

    陆楠儿望着湖水盈盈秋水般的双眼吩咐道:“好,此处无你的事,你下去。”

    “等等,你刚说的林公子是谁?”刘逸凡一个跨挡住了侍女的去。

    “这......”侍女看向陆楠儿寻授意。

    “没事,说出来,我你家小姐不会为难你的。”刘逸凡露出迷人的微笑。

    然没等陆楠儿授意侍女就开始动摇了,这招面对身份比他低的人他白试不爽。

    “那个林公子其实就是主脉陆大小姐留下的少年,我去传达楠儿小姐的意,叫他参加年比。”

    “你是说陆秋蝉?”刘逸凡眼瞳缩吃惊道。

    “对的。”

    “那年的盘龙镇年比可要好好关注了。”刘逸凡笑道。

    一旁的陆楠儿突生起一股无力感,面对他人,居然连侍女都不住。

    同时李善柔扶着林乐伐缓慢的走出了陆府。

    “这棺材可够傲的啊,主动压在我身上肯定是有灵智的,但到现在都不和我说一句话,是我不配吗?”林乐自问。

    墟市。

    这是盘龙镇镇上繁华的街区,是小镇的经济脉络,各大商家门都会在这条街插上一旗,赚的盆满钵满。

    走进墟市,在林乐的要下,善柔便扶着林乐径走向万丹阁,来到这个界林乐一都试试传说中的丹药是不是的可以医死人,肉白骨,超乎地球上医学的范围。

    林乐他们刚刚走进万丹阁,一个衣着洁容貌俏丽的侍女便迎了上来。

    “欢迎临,万丹阁会为你带来贴心的服务。”一俏丽侍女对着林乐他们笑道。

    “我们来这是看看丹药的。”善柔说道。

    “好的,这边请!”侍女甜甜的答道,这便是高级场所侍女的职业素质,不会因为客人衣着(林乐两人衣着极为朴素),客人容貌(李雅是戴着一面纱遮住脸大半)等对应服务态度。

    在侍女的引介绍下,林乐他们道万丹阁对于普顾客只出售丹药的阶为凡灵玄。而高级的只有会员级的人物能出售,至于有么阶的丹药的身份也不道。

    “你在干么?我又惹你了?”

    嘭!

    在林乐经过药材出售台时背上的血棺狠狠地敲了下他的头,林乐郁闷的继续前走。

    嘭。

    血棺又敲了林乐,而一旁的善柔和侍女只觉得林乐好怪,总是动不动的头向前仰,之后还摸一下好像人敲了一般。

    “药材吗?”

    当林乐看到药材的瞬间突然就明白了血棺的授意。

    然背后的血棺不断从内涌出红金色的线形成字体。

    “引火三两”

    “度草二两”

    “千骨虫一克”

    “灵芝浴液两份”

    ……

    然后林乐按着血棺的醒买了一堆药材,把陆家发的月薪用了,林乐两眼发楞,在这个界一的体验到钱重要性。

    随后来到丹药区林乐故作深沉的看来看去这些丹药,但奈何已经郎中羞涩,但还是征性问了下。

    “这个一脉丹多少钱?”

    侍女微微一笑,多年积累的销售经验已经告诉林乐只问不会买,但还是答道:“颗下石。”

    林乐麻了,便拉着善柔要走。

    “公子你在一旁等会,我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

    善柔支开了林乐,然后在柜台前看了许久,又来摸了摸自己的绣包数,后偷偷的和侍女谈了下就出去了。

    从万丹阁出来后,林乐他们一的走马观闲逛墟市,虽然善柔奇怪公子看不见还要带他逛墟市的请,但还是边扶着林乐边在旁边滔滔不绝的讲个不停,墟市上人土风让人留恋,而让林乐震惊的是商家拍卖会所的高档,便林乐只是在外面远远的渡用神识观望都能感觉到它的豪气,它的规模之大。

    武斗场。

    一个擂台,万人观望,两人生死。

    来到这林乐道,在这个界杀人的简单,人命的不值钱。

    碧落茶楼。

    这是林乐突然在一深巷中看见的一茶楼,尤其是楼阁上挂着的碧落扁拍,无时无刻都透露着一股深深的杀气,善柔说这里是哪些亡命之徒吃酒听风声的地方。因为价格比听风楼消息低,所以他们一般都会聚在此,至于消息否,个人辨。而在茶楼偏房处林乐用神识注意到不断有人带着面行踪隐秘的去了后门,对此林乐深深的看了一眼,此时他已经有了些法。

    到庭院善柔突然神秘的叫住房的林乐,随后从背后掏出一绣包,抬起头盯着林乐洞的眼睛,害羞的对林乐说道:“公子,公子你猜?这小包里是么?”

    林乐无语,不答,善柔脸红的立马开绣包。

    “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丹药。”

    嗅着这扑鼻而来熟悉的丹香,林乐大为感动,是那三枚林乐买没钱买的脉丹,一个小小的侍女能有多少资薪,这一定是存了久的石,随林乐便摸了摸善柔的小脑袋,摸猫般。

    “谢谢你。”

    善柔羞红着脸跑了。

    到厢房内,林乐就突然感觉有一丝的寒冷。

    背上的血棺瞬移到林乐面前然后慢慢的从棺沿边出鲜红的带着金色的血液,林乐只感觉这血液十分刺眼,带着一股极的压迫感,这威压甚至让林乐有一股下跪的冲动,随后这血液不断地在组成一个个大字。他终于明白当时在棺内时金色的字体原来是这些血液构成的。

    在血棺地导下捣鼓了大半天的药材,一股脑的把它们全入了桶中,澈透底的水瞬间变成了绿灰色。

    “我去,泡绿水澡,头顶会不会变绿啊。”苦笑一声,话音还没落血棺就在林乐身后推了他进去。

    “我去,你好歹让我脱了衣服啊。”

    出购买的丹药一口吞下一颗,瞬间一股极的吸引力自林乐身体爆发,周围的气疯狂的涌入林乐的体内,一条条经脉不断地气滋润,附在上面的穴不断。

    林乐也面露苦色,这一股股暴躁的气在他体内过就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小刀在他脊髓上来划过。

    “啊~”

    痛苦的呻吟,一颗不够,来,一十……第三十一条经脉滋润过半……

    “怎么这么快就没了。”林乐震惊道。

    看来冲脉穴困住了古往来不多少天骄不是没有道理,这所用的资金也是一大笔消费,两颗脉丹瞬间就没了,但效也是明显。

    林乐睁开充满血丝的红双眼,上齿死咬嘴唇,脸上露出一丝狠色,一口吞掉了后一颗冲脉丹。

    嘭,度从林乐周身形成一股恐怖的气漩涡,震得屋内客厅的物摇摆不止,一股股气疯狂的钻进林乐的体内。

    “嗯,公子修炼的动静怎么这么大?”善柔在庭院疑惑道。

    “啊~这是的疼啊!”林乐痛苦的都飙出脏口。因林乐冲脉穴过多,气本经了他全身各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