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刘长生摆摆手,拒绝了魇火婆婆的好意。

    千万别。

    换成别的我多半打不过。

    但这个熔岩恶魔是我唯一有可能赢的。

    所以,这个精英怪它是我的,我还要在它身上印证跟穆丽尔学到的破法技巧呢,你要出手秒了它,我这趟真白来了。

    “魇火婆婆,请容许小子无礼抗命一次。虽然我对见证人兴趣不大,但个人的自尊和家族的荣誉,不容许我受到如此挑衅仍然无动于衷,因此请您原谅,小子要任性一次了。”刘长生的态度,让看热闹的人面教和奇行族两派为之诧异。

    你小子有点刚啊~

    年纪这么小。

    性格脾气却那么的刚烈暴躁。

    要知道,你对面站着的那个对手,可是来自火焰恶魔一族的熔岩恶魔,表面实力要远胜于你的。

    除非你有什么特别底牌,否则你一个小小的冰法,想打赢个魔能属性相互克制的熔岩恶魔,恐怕有点异想天开。

    “你要挑战我?哈哈,这真是我听过最荒谬最不自量力的挑战。”

    熔岩恶魔仰天狂笑。

    笑得脑袋里的岩浆自脑缝里飞洒出来。

    那些高热岩浆滴在地面上,直烧得地面泥土滋滋作响,冒起一阵阵的黑烟。

    刘长生吹着口哨。

    大摇大摆。

    走出来。

    向对方招招手。

    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

    可是你以为洒点脑浆出来就可以吓退我,那是白日做梦。

    在现场那么多个见证人之中,你是启示戒指给我警示最弱的一个,也是信息介绍最短的一个,比起几天前的亡灵骑士邓普斯还不如,我要不捶你,那都对不起我穿越者+时空猎人的身份。

    看见刘长生这个态度,在场众人不禁又有点迷惑。

    你这个态度分明是吃定对手了啊。

    你哪来的自信?

    一时间。

    人面教和奇行族面面相觑,一个个摸不着头脑。

    熔岩恶魔被彻底激怒了,区区一个三级冰系小法师,你在我面前装?你算什么东西!

    别说三级法师,你即使是四级法师我也可以将你打个粉身碎骨,五级法师以下,你们人类遇上我们熔岩恶魔一族,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更别说。

    我是熔岩恶魔一族中精英的精英。

    不过,既然你要找死的话,那我不介意在荣耀的屠杀名单加上你的名字。

    “各位,请替弗朗兹做个见证。今天,我熔岩恶魔一族,在敌法之路上继续前行,猎杀面前这个年轻的人类小法师,我要遵循远古先祖的誓言,灭尽世间所有的人类法师。”自称弗朗兹的熔岩恶魔先用远古誓言,锁死双方单挑的范围,这是我们熔岩恶魔一族与人类法师的战争,你们谁也不能插手。

    这个单挑关乎远古恶魔誓言。

    是敌法之路的传承。

    所以。

    任何共同敌视人类的种族都不能参与和干涉我们之间的战斗。

    魇火婆婆对于熔岩恶魔弗朗兹的自作聪明嗤之以鼻,你要不这样说,或许在你接近死亡时,古树还会伸手拉你一把。

    可是你这样说了,古树绝对不可能再伸手拉你。

    因为那都关乎你们远古恶魔的荣耀了。

    那就得尊重你。

    让你无比荣誉地战死。

    至于刘长生这个炎黄一族的后人会不会输,会不会被你杀死,只能说你想多了。

    别说你一个弗朗兹,即使是你那些所谓无比荣耀的远古恶魔祖先,估计也是被人家远古先祖按在地上摩擦的可悲存在。你想赢人家一个有多位神明先祖庇护而且千挑万选特意送来黑铁世界搅动风云的小哨兵,你这是想屁吃。

    “我不会插手干涉这场恶魔和人类法师之间的荣誉战斗。”魇火婆婆微笑着加了一把锁,我不会干涉,你们也别想干涉。

    古树长老带点诧异地看了魇火婆婆一眼。

    你对他那么有信心?

    魇火婆婆表情平静如湖。

    信心?我对上那小子都得小心翼翼,打败他肯定没问题,可是我要敢杀他,会瞬息之间灰飞烟灭。

    “弗朗兹,如果这是你们炎岩恶魔一族与人类法师炎黄一族的纷争,你确定要亲手开启吗?也许双方稍微退一步,会得到一个风平浪静的美丽晴空。”古树长老隐藏地提醒熔岩恶魔弗朗兹,一旦开战,后果可能会非常的严重,你杀了人家炎黄一族的小辈,人家炎黄一族能善罢甘休?

    “此乃弗朗兹平生追求之荣耀。”熔岩恶魔却目露狂热。

    对方的身份越尊贵。

    那么我越要出手将他杀死。

    至于炎黄一族,听都没有听说过,炎黄一族可能是隐世家族,也有可能是黑铁世界之外的法师家族。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可能派遣家族守护赶过来挽救面前这小子的生命,等完成寻宝,我早返回无尽深渊了。

    我杀你一个小屁孩后辈。

    难不成你们炎黄一族会因为死个后辈就大动干戈前来攻打我们无尽深渊的熔岩炼狱?

    所以今天这个小屁孩死定了,魇火婆婆也留他不住,我弗朗兹说的!

    古树长老轻叹。

    该劝的。

    已经劝过了。

    奈何劝不动该死的鬼。

    人家看似是三级的小法师,但肯定有保命底牌的,否则怎么可能那么有信心挑战你?

    你一心想杀死人类法师当成自己的荣耀,却不想对面那个年轻小法师,人家内心也是这样想的,他要能以弱胜强反杀你个熔岩恶魔,岂非更加荣誉?

    “这里是上古祭坛,你们在此交战并不合适。”老章鱼人古拉格忽然反对。

    “那我们转移到暗河边上,我不占人类法师的一丝便宜。”弗朗兹提出可以到暗河边上战斗。

    在暗河边上。

    人类冰法获得的增益尽管不如水法,但仍然有相当大的地利优势。

    最少,刘长生危急之下可以跑到暗河中,身为熔岩恶魔的弗朗兹却不敢轻易那样做。

    古树长老环视周围。

    缓缓开口。

    “我们一起做个公正吧,此战关乎熔岩恶魔和人类法师炎黄一族的两族荣耀,无论谁胜谁负,我们都衷心祝贺。荣耀之战中,一切公平公正,我们在场公正者,皆尊重双方战士,绝不以任何理由作任何方式的干涉。各位,愿意成为公正者的,请响应古树的提议。”

    老章鱼人古拉格首先作出响应,点头承诺不插手干扰战斗。

    然后是魇火婆婆。

    至于其他人。

    没有谁不愿意吃这种难得的新鲜大瓜,纷纷点头。

    反正嘴上说一句又不费力,静观熔岩恶魔和人类法师打个头破血流一决生死难道不香吗?

    暗河。

    人面教和奇行族的高层纷纷赶来。

    一个个好奇的看着场中两个左右对峙的决斗者。

    他们无一例外看好熔岩恶魔弗朗兹,但内心又盼望刘长生能给力点,最好创造个奇迹,在绝望时刻将强大的弗朗兹反杀,那整场决斗就完美了。

    “趁战斗还没开始,说出你的遗言吧。”弗朗兹并不认为刘长生是自己的对手。

    它内心反复模拟过战斗。

    最快一招。

    便可秒杀对手。

    但即便是战斗过程稍有变故,比如对方有什么底牌之类,三五招也足够了。

    刘长生微微一笑,他没有再跟对方浪费口水,趁机迅速凝聚魔能,让浑身的魔能激荡攀升到顶点。

    弗朗兹心里暗骂对方狡猾。

    不过与此同时。

    他更添信心。

    你若实力远超于我,又怎么会如此着急?

    熔岩恶魔弗朗兹将河边的一块巨大岩石擎举起来,双臂的热能爆发,不到三秒便将冰冷的岩石变成一块滚烫发红的灼热岩块。

    “去死吧~”弗朗兹大声咆哮,发力将烧得发红的灼热岩石向刘长生扔过去。

    岩石发出一阵可怕的呼啸。

    高速划破空间。

    砸向刘长生。

    刘长生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他伸出右手,幻化成一条熊熊燃烧着太阳烈焰的巨大岩臂,硬接巨石。

    轰隆~

    刘长生整个人被砸退数米。

    河滩上,自他的脚下拉出了一条异常醒目的摩擦痕迹。

    然而,他的烈焰岩手硬生生的接住了弗朗兹扔过来的灼热巨岩,并没使用半分技巧。

    “这小子不是冰法吗?”观战的蛇人表情诧异地跟戴眼镜的羊人低声私聊,很显然他们两位是早就认识的熟人。

    “没人规定冰系法师不能拥有一条烈焰岩臂吧?”羊人以蹄子扶了扶鼻梁上的老式眼镜。

    “有趣。”鹰头人锐利又无情的眼眸中终于来了点轻微的波动。

    铁人继续沉默。

    倒是那个亡灵巫师骷髅眼的空洞中,有丝丝的电光闪烁,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熔岩恶魔弗朗兹又抓起一块岩石。

    轰~

    双臂将岩石扼碎,化作无数燃烧碎石的同时,弗朗兹念动恶魔咒语,向刘长生的方向一指。

    那些爆碎燃烧的碎石化作一阵流星火雨,形成个巨大的覆盖网。

    喷射向刘长生。

    弗朗兹非常清楚人类法师的弱点。

    人类的血肉之躯极其脆弱,你或许可以接得一块巨石,但满天碎石飞射你不可能全部接下来的。它们之中只要有任何一个碎块成为漏网之鱼,突破你的防线,擦碰到你那脆弱的血肉之躯,这场战斗就可以宣告结束了。

    刘长生左手魔能爆发,身体周围涌现一阵狂风。

    它们高速旋转。

    化作龙卷。

    流星火雨般的碎石漫天飞射,然而它们在龙卷风的带动下,无一例外,统统被风力巧妙的改变方向,如有灵性那般自动绕开刘长生的身体,抛洒向更远方的暗河。

    “这小子真是个冰法?”观战的双面人忍不住怪叫起来,看向旁边看得津津有味的美人蜘蛛。

    “我早说过了,他是个风之子。”美人蜘蛛掩口,嘻嘻地媚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