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孩子身体还没发育完全,压住颈动脉的同时压住了气管,无法呼吸。”

    救护车停下,尚易下车,接手按压。

    下一秒,孩子的胸腔就出现了起伏,而后呼吸声明显。

    听到呼吸声,队长松了口气,有些自责,差点就害死人了。

    “不是你的问题。”

    尚易低头检查男孩身上是否有其他伤势,这时候,小男孩的胸腔出现异常收缩,呼吸停止,脸色发绀,手脚更是在无意识下大幅抽动。

    “医生!医生,我家孩子怎么了!”

    “快救救他啊!”

    小男孩的母亲抱着韩山炮的手,崩溃得大喊大叫。

    “张力性气胸。”

    “立即排气,降低胸膜腔内压力。”

    尚易异常冷静,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针头。”

    “剪刀。”

    就像在雪区的时候一样,尚易为主,朱丞熠为辅,袁华维持患者生命体征,默契而又迅速。

    粗针头刺入小男孩胸膜腔,有喷射状气体排出。

    “排气减压成功,准备转送。”

    张力性气胸是迅速致死的危重急症,发病后几分钟内没有进行急救处理的话,会直接导致死亡。

    尚易的急救很及时,也很轻松。

    要诀无外乎稳准狠,正是尚易最擅长的。

    男孩在尚易的迅速急救下,恢复生命体征,队长极为庆幸,有了这样高明的医生以及专业的救护车,后续势必轻松的多,但听到“转送”两个字,心中还是不由得一紧。

    这才刚来,就要走,现场又要陷入没有医疗支援的危局啊!

    一阵急促的鸣笛声。

    “来了,又有救护车来了!”

    “你们怎么这么慢?”

    望着眼熟的医生再度归来,急得满头大汗的队长不由得责问起来。

    急救医生无奈解释道:“距离这边最近的医院是XX医院,但是XX医院人满了,我们只能送去OO医院,路上病人家属不乐意,非要去华西,不去就投诉,我们实在拗不过他,只能以病人的决定为主。”

    “到了华西,又等了10多分钟,才等到了空床完成交接,耽误太多时间了。”

    队长叹了口气。

    救护车的难处,他也是知道的,四个就原则,就急就近,就救治能力,就家属意愿。

    但很多时候,最后都是就家属、病人的意愿,他们都喜欢去更靠得住的大医院。

    像是前些年,就有个突发心脏病的病人,家属表示要送大医院,急救人员检查后发现情况危急,当机立断选择往就近医院先行抢救。

    不幸的是,在送救过程中病人不治身亡,家属心情悲痛可以理解,但与此同时他们却指责救护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起诉了。

    自此过后,大多数时候,急救人员最后往往只能无奈听从病人或病人家属的选择。

    “大医院吃饱,小医院闲置,二级和二级以下的医院,一天内一车两车都轮不到,而大医院,一天要达到10多车甚至20多车,急救中心都把账算清楚了,事实还是这样。”

    韩山炮一边吐着槽,一边安慰孩子母亲。

    尚易在孩子胸口插针的接头处,缚扎了一个橡胶手指套,将指套硬端剪出开口,起活瓣作用,使胸腔内气体易于排出,而外界空气不能进入胸腔。

    “麻烦你们再送一次,就近医院就好,我会写明治疗方案。”

    尚易快速写下治疗方案,这就补足了地方小医院最不靠谱的地方。

    小医院的急诊一般很拉胯,判断手术方案、治疗方案都很费力,不过尚易有挂,判断出病情系统能直接给出治疗方案,省事许多。

    可以说,只要他做出治疗方案,小医院也能起到很大治疗作用。

    “为什么....”

    刚下车的医生不太乐意,我才来呢就要走?

    你把所有活儿都做了,还做得很完美,我堂堂一急救医生,变成担架员了?

    “我是军医。”

    尚易把白大褂上的纽扣一解,露出下头的军装。

    朱丞熠、韩山炮、袁华复刻操作,许白焰有点羡慕。

    “行。”

    医生接过小男孩,用担架送上了救护车。

    军医和普通医生不一样,前线就是他们的战场。

    “不去小医院!去华西,华西!”

    见着孩子上车,母亲也跟上来了,她摇着医生的手,疯了似的一直念叨着华西。

    “这个扩张性气胸已经经过急救,送到就近医院....”

    “华西,就去华西!”

    “时间比较紧迫,扩张性气胸有致死风.....”

    “不行,我只信得过华西,那些破医院感冒发烧都治不好,我要救我的孩子!”

    孩子母亲极为烦人,头发甩起来跟嗑药似的,拉着医生的手不放,护士想上前拉开,还被她用牙咬了。

    “诶你...”

    医生被孩子母亲拉着,不小心磕着了担架,孩子差点出事。

    “华西!不去地方医院!”

    先是遭遇火灾,又是孩子颈动脉割裂,再是扩张性气胸,接连的突发事件,已经让这个母亲已经失去了基本判断能力。

    医生求助似的望着尚易。

    再去趟华西,等回来的时候,太阳都得落山了!

    尚易上去,啪的一巴掌就打在孩子母亲身上。

    孩子母亲顿时停住了身子,愣愣看着尚易,望着那身白大褂,想说点什么,望着里头的军装,又不知怎么开口。

    瞬间冷静了许多。

    “转送。”

    尚易开始接手火灾现场的各种治疗。

    火灾时一般三种意外,第一个是毒烟毒气中毒,第二个是呼吸道的灼伤,第三个是全身大面积的烧伤,包括可能合并的一些外伤摔伤或是砸伤。

    中心医院的这台救护车,是乌尼莫克全地形救护车,造价超过400万元,手术台、除颤仪、麻醉机、呼吸器、注射泵、无影灯,应有尽有,甚至还有4个氧气罐,即使车辆在行驶过程中,也能够安全可靠地进行手术,正好可以应对这些意外。

    就算尚易等人不是军医,凭着这些先进设备,也应该是留下来的那一个。

    “小肖?”

    尚易救着救着,救到了一个熟人,正是刚归队没多久的小肖。

    “嘿嘿,尚医生,我就说我可以归队吧?刚才有人被困在二楼,我马步一扎,手一张,四个人挨个跳下来,全活了!”

    “你当自己张无忌?”

    “我要真是张无忌能救四百个!”

    小肖腼腆的笑着,露在外头的手,跟老头一样,布满了大量不规则褶皱,几个手指还不能弯曲,手臂和颈脖同样有褶皱,除了这些烧伤留下的痕迹外,还有些较新的外伤疤痕,应该是恢复训练时留下的。

    “脱臼了,我给你掰回去。”

    “一、二、三.....”

    “轰——”

    ...............

    出去吃个疯狂星期四,回来加更,爷几个儿上打赏让小作者吃饱肚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