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殷商大太子 > 第七十八章路遇闻仲

第七十八章路遇闻仲

    殷郊其实最中意的坐骑还是那张奎曾经的坐骑独角乌烟兽,这坐骑长得跟战马一般,不会荒废殷郊这么多年养成的乘坐习惯。

    最可贵的就是,这坐骑的速度非常惊人,虽说不能上天入地,但是单轮速度而言,却已经秒杀很多战阵之上的坐骑。

    殷郊依稀记得,在原本的封神榜之中,那张奎曾经凭借这马疾刀块秒杀很多将领,可谓是在后世广为传唱的关二爷的祖师爷,无论是武器,还是战术如出一辙。

    以殷郊对那独角乌烟兽的了解,殷郊自认为自己必然会比那张奎做的更好,这独角乌烟兽的速度骤然爆发,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这简直不要太美好。

    “殿下,上次那鹰妖自爆,老臣记得是那袁洪将军护持殿下遁走,不知道那袁洪将军现在在何处?”

    此时的闻仲已经从再次寻找到殷郊的高兴之中缓过劲儿来,这时候才想起来,当时并非是殷郊一人遁走,故此便询问起来。

    “太师,那袁洪将军在千钧一发之时,就走我和张奎将军,不过那鹰妖自爆太快,我们三人没有逃脱出那自爆的范围,故此袁洪将军用肉身扛下那攒射而来的血液以及鹰妖的残骸碎块。”

    “虽然我与张奎将军安然无恙,但是那袁洪将军却已经深受不轻的伤势,故此袁洪将军勉力带着我们二人,寻北海一处清净之所,开始疗伤。”

    “我担心出征北海的将士们的士气,故此便留下张奎将军护法,自己则返回大营,也好让太师以及众将士放心!”

    听了殷郊的叙述,闻仲也不由的为之动容,此时闻仲对袁洪也算是刮目相待,原本听过殷郊诉说袁洪的厉害。

    可是在真正与北海袁福通对战以来,袁洪都是不怎么上心的,甚至从未主动请缨出战过,原本闻仲还有些怀疑袁洪加入殷商大军的目的。

    而现在通过舍身救殷郊之事,闻仲也终于是明白,那袁洪不过是只为殷郊一人效力而已,对于出征北海而言,什么建功立业,都不在对方的考虑范围内。

    念及至此,闻仲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后这还有些稚嫩面庞,再联想殷郊营中的那袁洪、张奎、马善、邬文化以及苏全忠,这一个个来历各不相同之人,都被其团结在其身侧,这份能耐,真是有其父之几分火候了。

    “殿下,那袁洪乃是不可多得的高手,比之那阐教的二代弟子申公豹更为有用,还请殿下切记!”

    “对了,殿下,那北海之滨距离现在这里,何止万里之遥,你是如何来到此处,刚才看到殿下自地面一跃而出,难道这也是“星辰借法之术”带来的功效?”

    闻仲问这话的时候状若无意,可是元神散发出的神识却在殷郊的身上徘徊,从而确定殷郊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闻仲的探查。

    闻仲之所以如此,并不是要对殷郊做一些什么,只是用这个手段,来确定殷郊到底说没说谎,言语可以骗人,但是人的一些细微动作,却不会骗人。

    殷郊的元神虽然已经被造化玉碟碎片化作的宝珠隐藏着,但是却也可以用来感觉外物,在闻仲的神识遍布殷郊周身的时候,殷郊便已经知道了。

    不过殷郊却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毕竟若是一旦驱散闻仲的神识,便很有可能让闻仲察觉到一些什么,而且殷郊本来也没有想说谎故此便直接开口道。

    “太师,此事还要多谢张奎将军,张奎将军不仅武艺高强,最厉害的是其还有一手精妙的地行之术,由于我挂念征北海将士们的士气,故此厚着脸皮接受了张奎将军的指导,修习了张奎将军的地行之术,这一路都是通过地行之术返回的。”

    闻仲在殷郊周身布置的神识,根本没有感受到殷郊有任何的异样,而且殷郊说的也是极有逻辑,没有半点为圆谎而导致的慌乱。

    “地行之术?”

    听了这个法术,闻仲的眉头微微皱起,因为地行之术乃是三大教弟子必修之课,可是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认为地行之术是一门强大的神通。

    而且三教的遁地之法,都是以法力为媒介的,而殷郊此时体内,明显没有法力,可是为何殷郊能够驾驭地行之术呢?

    “对,太师!就是地行之术,不过这地行之术乃是张奎将军不传之秘,这次传授给我,已经算是事急从权,恕我不能把这地行之术的法门告知太师!”

    听了殷郊的话,闻仲也只能点了点头,他虽然怕殷郊擅自修行练气成仙之法,但是只要殷郊没有修到成就仙道,就算有些许法力也并无大碍。

    仙凡有别,只有成就仙道之人,才能有悠长的寿数,而未成仙道之人,寿数上也就比寻常之人高一些,但实际上并没有提高太多。

    而成就仙道之后,想要摘得长生道果,便是要渡过那金仙之劫,金仙之劫可凭借实力去渡过,也可以凭借神通道法去躲避。

    最著名的便是用地煞七十二般变化和天罡三十六般变化之术来躲避三灾,虽然也能成就金仙,但是却是投机取巧之法。

    这种投机取巧之法虽然能够获得长生,但是无形之中,也会增加业障,随着这种躲避三灾的仙人的数量在增加,世间业障也会越积累越多,最终酝酿出一个大劫难。

    闻仲不怕殷郊修仙练气,而是怕殷郊获取到漫长的寿元,闻仲乃是三教弟子,最知道三教圣人的心思,他们不会允准一个拥有漫长寿元,甚至可以长生的人族人皇。

    当年对人族有大功德的三皇,在由仙道转神道之后,也不得不退位,把人皇之位让与他人,现在的殷郊看来,不过是有沟通星辰的天赋而已,即使加上一些法术神通,也无大碍。

    “殿下,此次圣人亲临北海,已经告知老臣,这北海之事,再无妖族作祟,以我军之精锐程度,这北海,数月之后,必可攻克!”

    “这些时日,还请殿下勿要轻易离开大营,毕竟殿下身系天下社稷,若是有损伤之处,到时候老臣怕是难以对陛下以及万民交代。”

    面对闻仲殷切之言,殷郊也只能叹息一声,无他,因为他答应过张奎,在稳住征北海大军士气之后,便来跟张奎一起为袁洪护法。

    这事情殷郊既然说出口,自然要做到,毕竟这袁洪也好,这张奎也罢,都是殷郊现在仅有的班底,这也是未来殷郊能够依仗的几人。

    “太师,不是小子不识时务,而是已经答应了张奎,在返回大营之后,待士气稳定之后,便返回为袁洪护法,袁洪现在所在,是北海之滨的一座荒山,也并不安稳。”

    听殷郊如此,闻仲也只能沉默,闻仲不是不可以拿出主帅的威严,直接压服殷郊,使得殷郊在军营之中,不得擅离。

    可是若是如此,怕是让殷郊失信于人,闻仲也很在意那袁洪,故此沉默半晌之后,递给殷郊一个灰色的布袋,开口道。

    “殿下,这个是一个最为普通的储物法器,是凡人都可以使用的,这里有一些疗伤丹药以及圣人赏赐给老臣的一把长枪,便转赠于殿下吧,望殿下不负圣人所赐之兵刃。”

    “圣人所赐长枪?”

    殷郊听到这话,甚至有一点认为自己听错了,殷郊可没有记得,闻仲有什么圣人所赐的长枪啊?而且圣人出品,怎会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