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天气阴,无雨,宜丧葬。

    大木由家的院子里正在忙忙碌碌地布置着。安室透和两个小纸人在配合着装饰白布花圈一类的东西,羽生清安则带着梅沢雅美给大木由的尸体美容。

    “你来看尸体上脖子上的这些伤痕,按我之前交给你的方法,用表面修复蜡涂抹遮盖一下。”

    刚刚指导完安室透将死者的关节体位固定好,羽生清安中途也不得不亲自上手帮忙,现在也有些冒汗。

    除了关节掰正,还给死者做了清洁工作,给死人洗澡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一个不会动的,一二百斤的尸体,需要付出的体力并不想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小。

    铃木园子盯着羽生清安的额头看了半天,直到一颗汗珠都要已经顺着额头挂在眉毛上了,她才终于掏出早就攥在手心里的手帕,上前帮羽生清安擦了擦。

    “谢谢。”羽生清安头也没抬,“你要是觉得无聊,或者闷得慌,就先四处转转吧,这里有只长毛波斯猫,你可以看看,还是挺可爱的。”

    “没事,不无聊,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铃木园子摆摆手,退到一旁看不到尸体的位置,她确实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差一点呕吐袋就要用上了,好在她的小五郎叔叔帮她提前锻炼过,强行忍住了。

    姑且不论尸检人员头有多疼,但大木由的尸体还是需要尸检解剖的,所以在清洗和固定关节的时候,那个惨烈的画面就连羽生清安自己都是硬着头皮上的。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不仅安室透稍稍皱眉便适应了,就连看上去文文弱弱的梅沢雅美都顽强坚持了下来,尽管她因为要亲自上手而吐过一次,但这已经比一般人强太多了。

    羽生清安打量着正在处理大木由脖子上擦痕的梅沢雅美,感觉这个柔弱的女子身上有着超出想象的韧性,难怪总有说遇到大事,女人往往比想象的要更加坚强。

    铃木园子不知道什么强不强的,她现在恨不得目光能杀人,这个大木头,这么盯着人家梅沢小姐看是要干吗?利用自己的社长身份,欺负女下属吗?

    宫野明美处理完了伤痕,自己端详了一下,感觉看不出来了,抬头向羽生清安征询意见,却正好碰上后者的目光。

    对视,各自避开。

    宫野明美低头,羽生清安轻咳一声,转过头却看到铃木园子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己,顿时有些心虚,“我刚刚……走神了。”

    铃木园子冷哼一声,“你跟我说干吗?”

    羽生清安心说不跟你说,你这么盯着我,鄙视的目光那么明显,我不得解释一下,维持下基本形象?

    “咳,好了,我们现在来进行下一步,跟刚刚的关节固定差不多,尸体的僵直会导致尸体维持各种不同的动作,我们必须将尸体的动作正过来,使死者的形象更得体。”

    “有些时候尸体的嘴巴是张开的,这显然很不合适,我们可以用蛮力将尸体关节掰正,但是单纯用人力却不能做到让死者嘴巴闭合,这时候我们要用到的就是这个工具了……”

    羽生清安从工具箱里翻出一个剪刀和针筒结合状的金属工具,给宫野明美讲解起来。

    “让死者合上嘴,当然不是把嘴唇缝上,那太低级了,要用到的是这个针枪,我昨天给你介绍过。”

    “你看着,上好曲头钉针和丝线,这个丝线是特制的,非常牢固且透明,不会被看出来,然后将末端对准死者的上牙床,把带着线的针打进骨头里,接下来再在下牙床也打一个,用力将丝线拉紧,然后系死扣……”

    在羽生清安的操作下,张着嘴巴的大木由社长终于合上了嘴,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异样。

    “其实以前没有这种针枪的时候,会用S形的弯针,带着丝线从死者嘴里穿过上颚,从鼻孔穿出,然后再穿过下颚,最后绑在一起,让死者闭上嘴。”

    羽生清安说到这些的时候,铃木园子咽着口水,一脸惊悚地躲得远远的,跑过去帮安室透和小纸人的忙了,比起羽生清安说的这些东西,还是小纸人好玩些。

    “明白了吗?”羽生清安一脸期待地看着宫野明美。

    宫野明美点点头,这个其实没什么难的,看一遍就能会,只不过需要操作一下熟练熟练就行了。

    “那以后这些工作可就都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今天这位新员工的表现远超羽生清安事先的想象,他不由得对宫野明美多看好了几分,讲的东西也更加细致了。

    宫野明美不说话,只是一脸认真地点点头。

    “好了,接下来将尸体放进棺材就行了,等一会儿全弄完就可以先休息一下了,时间不早了,先把午饭吃了,下午还有的忙。”

    安室透被叫过来,帮着宫野明美一起给死者穿好衣服,整理利索后,放进棺材中。

    午饭由大木由的妻子招待,自然是有厨娘做饭,说是午饭,但这个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来得早的宾客很快就会到了。

    之前尸体处理的场面,十分不适合家属观看,所以大木由的妻女一直都在屋子里没有出来,这会儿在饭桌上,羽生清安才有空说一下进度,并告诉两人一会儿到任务。

    “葬礼的布置基本完成了,等到时候宾客来了行礼,需要你们站在一旁回礼……”

    羽生清安耐心地解答完大木由夫人的疑问,并提前给母女二人做了心理预防,免得到时候吓到。

    很快,葬礼开始的时间就到了。

    身着蓝色狩衣,羽生清安端坐木台,面色冷冽,俊秀中带着点妖冶的感觉,和之前判若两人,面前有香案,丝丝缕缕的烟雾将他更是映衬的出尘不凡。

    铃木园子站在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虽然听小兰提过几句,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大反差。

    不过……这样好像更帅了……

    安室透微微摇头,羽生清安现在整个人的气质和景光一点都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