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签到从青云开始 > 第七十一章:老岳父也照打

第七十一章:老岳父也照打

    张自然皱眉,瞧了眼伏龙鼎,说道:“通体朱红,凶戾肃杀,这件宝物承载的是修罗之力。炼成四灵凶阵之日,就是其主被反噬丧命之时。岳父大人,何必逆天而行,徒送性命?”

    万人往长笑一声,呵斥道:“胡说八道,这是我鬼王宗至宝,用不着你在这里危言耸听。把黄鸟交出来!”

    说话间,他周围的青龙、朱雀、鬼先生同时走进,准备出手抢夺灵鸟。

    碧瑶闻言,脸色惨白,说道:“木头,快阻止我爹。”

    四周的气氛,立时又紧张起来。

    张自然瞧的分明,万人往虽然笑容依旧和蔼,但目光之中,隐隐比往日多了一丝冰冷。

    看来,他已经开始被伏龙鼎上的修罗之力影响。

    “好。”

    面对碧瑶的软语向求,他答应下来。

    唰!

    轮回塔再现,五色神光横扫,罩住伏龙鼎,顷刻间便将之掠夺过来。

    “还我宝贝!”

    万人往大怒,立时施展法力攻击,同时青龙、朱雀也连连挥动双手,施展法宝攻击。

    张自然单手在轮回塔上一拍,法力涌动,五色闪光再度席卷而出,形成大片光幕,将三人都压在塔下。

    另一边,鬼先生刚有所动作,就遭到迎头痛击。

    铮!

    陆雪琪驾驭天琊剑,蓝光如海,凶猛狂劈。

    碧瑶则骂道:“都是你这怪人蛊惑我爹爹,我要打死你!”

    叮铃铃——

    金玲摇动,光芒如雨,扫向鬼先生的鬼道法术。

    咻!咻!咻!

    黄鸟也振翅而飞,啄击鬼先生的要害。

    它极有灵性,知道这人对自己又恶意,因此也奋力进攻。

    可怜鬼先生一代奇人,法力高深,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频频遇险。

    嗤嗤嗤——

    眼看谋划落空,鬼先生不敢再过多停留,便放出数十道阴风,隐去真身,逃之夭夭。

    另一边,万人往,青龙、朱雀在五色光芒中左冲右突,却被镇压的渐渐动弹不得。

    张自然转而说道:“碧瑶,你去收束鬼王宗的人马,放开道路,不要在于正道弟子冲突,免做无为的厮杀。”

    碧瑶应了一声,携同黄鸟离去。

    陆雪琪忽然开口道:“我要先回青云一趟,向师尊汇报过此行事情后,再去找你。”

    张自然道:“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陆雪琪点头,化身蓝光,冲天而起,去追赶青云弟子。

    万人往在光幕下面喝道:“臭小子,你要把我怎地?”

    张自然不答,沉思片刻,右手伸出,凌空画符,书写了六个金字“唵嘛呢叭咪吽”,形成一张符贴,然后屈指一点,弹入对方眉心。

    “你被修罗之力侵染,我这六字真言法咒,镇封你法力百年。等你脱出困厄后,法力自然恢复。”

    张自然平静的说道。

    万人往破口大骂,却无济于事。

    张自然又对青龙、朱雀说道:“你们两个就呆在我岳父身边,平日里护他周全。”

    随后,挥手撤去五色光幕,收回宝塔。

    万人往急运法力,却每每被眉心真言所阻,难以施法,不由得愈发恼怒,喝道:“小子,快撤去封印,老夫不与你计较。否则,我让碧瑶回狐岐山,不许跟你在一起。”

    说话之余,还抬手戟指,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嘻嘻——”

    忽然一声轻笑传来,碧瑶飘然而落,劝阻道:“爹爹,你就休息一段时间吧,女儿陪你一起回狐岐山。”

    万人往不再说话,只是脸上阴沉之色更盛。

    碧瑶忽然又走到张自然身边,柔声道:“木头,我要先回狐岐山照顾爹爹一段日子,你先回空桑山。我一处理完鬼王宗的事情,就过去找你。”

    张自然瞧了她一眼,笑着道:“行,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

    碧瑶笑靥如花,喜滋滋道:“等我安顿好爹爹,咱们就再也不分开。嗯,我要和你生个娃娃。还有,不许你先和陆姐姐生。”

    她说的大胆露骨,毫不避讳旁人。

    青龙、朱雀听得只有苦笑,万人往却是大怒,叫道:“碧瑶,你能不能矜持点?动不动就要给人生娃娃,我可没同意招那小子当女婿。”

    碧瑶笑道:“爹爹,我送你回狐岐山。”

    说完,向情郎挥了挥手,作为告别。

    嗖嗖嗖——

    一阵光华闪过,碧瑶带着父亲万人往,青龙、朱雀两大护法,以及暗中隐藏的弟子,飞速离去。

    在所有人都离去后,张自然也腾空而起,向死亡沼泽外面飞去。

    …………

    在云雾中看死亡沼泽,入眼处都是茫茫草海,五颜六色,竟然十分漂亮。若只当作风景来欣赏,倒也让人胸怀舒畅。

    张自然飞离沼泽,来到大王村上空时,忽然闻到一股浓稠的血腥味,随风飘散而来。

    他脸色一变,顿时五色光芒收敛,从云层中降落下去。

    只见一堆堆白骨横陈,村里的普通百姓尽数被杀,血肉全被剥光,看起来残忍至极。

    搜寻一会儿后,忽然见得有个修行者的尸骨,旁边刻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字迹:

    鱼怪!

    “难道是类似沼泽中的那种人头鱼身的怪物?”

    他想了想,追着血腥味,寻找下去。

    …………

    风雨潇潇,古道悠悠。

    周一仙、孙女小环,还有野狗道人,已经离开大王村,向东行了七日。

    道路两旁的景色,从大漠荒野变成了山地丘陵,显然是快靠近中州了。

    刚好,前面出现了一座石亭,虽然残破,到也可以作为一处落脚之地。

    周一仙道:“咱们过去歇歇脚。”

    周小环应了一声,笑盈盈道:“好哇,我也走累了呢。道长,你也一起过来坐。”

    野狗道人闻言,点点头同往石亭走去。

    本来,他对于跟在周一仙、周小环身边是比较抗拒的。只是,共同呆了一段时间后,他忽然生出了一种对周小环的保护之心,就不在抱怨,反而态度积极起来。

    周一仙对此颇为恼怒,人老成精的他,如何看不出来野狗道人的心思?

    于是借机骂道:“我说野狗,现在都离开那几个煞星视线了,你用不着在跟着我们。再说,我们可是穷光蛋,没有银子给你抢。”

    野狗道人立刻回怼过去,叫道:“本大爷现在要做好人,保护小环妹妹,不用你花钱雇佣。再说,周老头,你别想在我面前装穷。你那根竹竿,里面是空的,藏得都是金银珠宝,可瞒不过我。”

    周小环听得一怔。

    周一仙倒是嗖地跳了起来,满脸怒色,骂道:“好你个野狗,果然是个坏种,早就觊觎老夫的钱财了吧?”

    野狗道人翻个白眼,道:“周老头,你每天睡觉吃饭,都抱着那根竹竿,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不妥。”

    周小环娇嗔道:“爷爷,你天天哭穷,让我给人算命,原来钱财都被藏到了竹竿里面,快还我。”

    说着,就做势要过去抢。

    三人说说笑笑,闹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