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内地某著名年轻导演膨胀,在港片《暗战》拍摄现场直言,天王劉德華根本不会演戏,哪怕是这场戏拍到天亮,劉德華也演不出导演杜旗峰想要的效果。】

    【内地某著名年轻导演素质低下,稍有名气就在京城某酒吧内夜夜笙歌!】

    【台a湾省年轻模特林智玲向港台诸媒体控诉内地某著名年轻导演人渣,以谈恋爱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

    【劉天王全球歌友会投书诸娱乐媒体,强烈要求内地某著名年轻导演必须公开道歉,否则他们将号召全球歌迷罢看《昆池岩》。】

    ………

    比原本预想的状况还要猛烈一点,从孙浩重新踏上韩a国土地那一刻开始,有关于他的绯闻就铺天盖地,从港台一直延烧到韩a国、日a本、新加坡…,乃至于东南亚。

    可对此,孙浩不作解释。

    即使各路媒体记者蜂拥而来,孙浩也只是将其交给助理黎雪去处理。

    黎雪是个好助理,尽心尽责。

    自从接手了孙浩临时安排的工作后,她每天早晨到达《釜山行》拍摄现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孙浩汇报工作进度,当然,还有《昆池岩》的实时电影票房。

    “导演,昨日是《昆池岩》上映的七天。

    该片韩a国电影票房突破105万观影人次;日a本电影票房突破了两亿四千万日元;港岛电影票房实收2345万港币;台a湾省电影票房实收8000万台币;整个东南亚的电影票房是145万美金;

    北美和欧洲依旧表现出色,电影票房分别是4100万美金和1560万欧元…

    这样,折算下来,《昆池岩》的电影票房就来到了7500万美金。

    昨日,您与林智玲的绯闻还在延烧,东亚各路娱乐媒体都有报道,港岛的《壹周刊》甚至还专门开辟了专栏对您的行为进行批判。

    而我的应对方式就是您反复交代的,不解释、不辩解,只安抚记者们的情绪。”

    ……

    “导演,昨日是《昆池岩》上映的第14天。

    该片韩a国电影票房突破250万观影人次;日a本电影票房突破了4亿6000万日元;港岛电影票房因刘天王粉丝的抗议有所回落,但也实收3215万港币;台a湾省电影票房表现亮眼,实收1.35亿台币;整个东南亚的电影票房则是来到245万美金……

    这样,《昆池岩》的全球电影票房则是来到了创纪录的1.56亿美金。

    为此中影集团的韩山野韩总还专门打过电话来,询问咱们剧组什么时候回国,他要代表电影投资方给你个惊喜。

    而我也已经回复他了,咱们是明天下午的飞机,剧组抵达京城后,将会休整一天,然后就进入大兴黄村车站拍摄《釜山行》剩余的部分。”

    ……

    “导演,今天是《昆池岩》上映的第24天。

    简略的说一下电影票房,目前,该片全球电影票房已正式突破两亿美金,创造了华语电影有史以来的最强记录。

    昨日,劉天王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正式对外作出说明,您从来没有批评过他,当时的情况,只是善意的提出建议。

    由于和您发生了绯闻,目前身价已经飙到五万美金一场秀的台a湾省模特林智玲正式签约内地经纪公司华亿娱乐。

    清晨六点,中影集团韩总的助理有打过电话来,说是韩总今夜将会在京城饭店设宴,一是预祝电影《釜山行》能够在今日顺利杀青,二是为《昆池岩》举办庆功会。”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站在大兴黄村车站站台上的孙浩,朝黎雪摆了摆手,就一脸微笑的来到了著名导演张逸谋的面前。

    而这时,饰演列车长的张逸谋也换好了工作服。

    “导演,您穿这身衣服还真的帅!”

    “哈哈…,是吗?”张逸谋开心之余,还在站台上来回走了两圈。

    “当然是啦!”

    孙浩一本正经道:“不过,导演,您如果把笑容再隐去一点,唉,对就这样,那就更帅了。”

    “哈哈…,你小子呀。”张逸谋用手指虚点孙浩,“作为本片导演,你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在我面前,没必要这么迂回。”

    “嗯…,好!”

    这时,孙浩非常认同的点点头。

    “张逸谋同志,请您马上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我认为这场戏您果着拍,应该是更有调调…”

    “噗,哈哈…”

    孙浩的话还没讲完,胡菁、袁荃、田雨等人就笑喷了。

    特别是笑点极低的胡菁,这美女直接蹲下来,用力的拍打着脚下站台上的水泥地。

    “导演,我建议您揍他,孙浩这家伙现在是谁的玩笑都敢开,哈哈……”

    “嗯…”

    不过,若有所思的张逸谋却是没有笑。

    “孙浩,有用吗?”

    这句话掐头去尾,让在场的几个人全都摸不着头脑。

    但孙浩却是听懂了。

    “有!”

    “哦…,说说看。”

    “导演,我爸曾经当过兵,退伍之后,他就在岛城一家企业上班,从普通保卫作起一直做到了保卫科科长。

    可是去年春天他下岗了。

    不过虽说是下岗了,但我爸依然以保卫科科长的职责来要求自己,开工要准时,衣服要板正,瞅见不平的事就会去吆喝上几句。

    但他却从来不会干我们自己家里的活……”

    “喂,荃姐,孙浩和导演聊什么呢,我怎么听起来有种云山雾罩的感觉?”胡菁用胳膊肘轻轻地拐了拐袁荃。

    “菁菁,先别说话,我过一会再给你解释。”袁荃压低声音道。

    “有一天,我妈生气了。

    于是就趁我爸刚洗完澡的机会,把只穿着一件大裤衩的他,直接推到了门外。”

    “那…,然后呢?”张逸谋好奇。

    “然后,我爸就正常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其实和别人一样,都是拥有双手双脚的人,干活挣钱不丢人。”

    “嗯…,谢谢!”

    朝孙浩点点头,张逸谋就脱下了外套,然后还想继续向下脱…,不过,却被眼明手快的孙浩制止了。

    “嘿嘿…,导演,您可以啦!”

    “不是说要脱光了吗?”

    “其实现在您已经放下了,站在这里,不再以为自己是一位享誉世界的著名导演,您只是一位演技还不错的演员,仅此而已。”

    话到这里,孙浩暗自庆幸,幸亏前来客串的人不是吟诗小达人陈铠格,否则就以他那永远端着的性格,自己说的再多恐怕也是枉然。

    而这时,邓朝开始了打板。

    “a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