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林伟翔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临死前拼命输出,伤害打得很足。

    轰!

    男枪终极爆弹出手!

    【EDG.Flandre击杀了FPX.lwx!】

    厄斐琉斯被男枪一发普攻收下人头!

    就在他倒地的下一刻,被小鹿外圈Q刮到的EDG三人,经过1.5秒的延迟后,终于陷入昏睡。

    而这时,凯南也绕后赶到战场,闪现开大进场拖住了瑞兹和德莱文。

    随后,皇子从昏睡中解脱出来,长枪一砸就收掉了残血露露的人头。

    【KillingSpree!】

    皇子已经三连杀暴走!

    但是皇子的下一个E还没好,杀完人便赶紧闪现想跑。

    在他闪现出去的瞬间,卡牌的黄牌出手,接上一发万能牌,杀死了被厄斐琉斯和各种莫名aoe打成残血的皇子,这是一个有赏金的终结人头!

    男枪最终也没能逃脱,被小鹿的保龄球砸中后烧死。

    另一边,EDG双C也杀死了孤身进场的凯南,赶过来接应meiko。

    洛用二段E回到双C的身边。

    一波先锋团打完,FPX打成三换二,虽然人头数量上亏了一个,但是也拿到了皇子的终结人头,总得来说不算亏。

    但是敌方三人存活,先锋还在。

    瑞兹有稳定控的情况下,姜稚即便拿命去抢也大概率抢不了,反而会白搭进去一个人头,所以只好放弃这条先锋,转而带着卡牌去中路推线。

    两人带兵线进塔,才吃下第一层塔皮,EDG那边已经打完了先锋,瑞兹开车过来把两人赶走。

    先锋引发的节奏到此告一段落。

    前后算起来,FPX丢了先锋,还是亏。

    而且凯南的人头是德莱文拿的,加上赏金提款,viper算是真正起飞了。

    FPX这边,倒是捡了皇子终结人头的卡牌补了不少发育。

    瑞兹前后两波团都没收获人头,之后的中路对线卡牌应该会好过很多。

    接下来,EDG主动放掉第二条小龙,上野下辅四人集结上路,召唤出先锋。

    趁着小鹿在打小龙,EDG一波推上去,接连拿下FPX上路的两座防御塔。

    厄斐琉斯随后就拆掉了EDG的下一塔,姜稚也趁机会去敌方蓝buff野区吃了一轮野怪,其实还是亏。

    EDG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滚起雪球,经济差距慢慢拉开,第三条小龙活了很久,最后还是被edg拿下。

    时间来到26分钟。

    “小鹿一路开着扫描过来,没有发现对方的眼位,反倒是皇子在上半野区被一个角度刁钻的真眼发现了,看见皇子在上,小鹿直接开始偷第四条小龙。”

    “姜神十几分钟插下来的这个真眼又一次立大功了呀,先前有一波也是因为这个真眼洞察了瑞兹的动向,才让卡牌没被抓。”

    “是的,他这个真眼已经在那站了快十分钟还没有被排掉,确实角度刁钻。”

    “但是小鹿一个人打龙很慢,回家补眼的meiko和scout都在往这边跑,应该是要过来做视野。”

    “凯南把下路线推过去,想过来帮忙,但是河道草丛里有个真眼啊,会被发现的,凯南你别过来啊!”

    “完了,凯南被看见了,EDG立刻意识到有人在偷龙,瑞兹和洛直接调头往上跑,这是要干什么,该不会是想偷大龙吧!”

    “河道里有个FPX的河道蟹视野,但是大龙坑里没有眼,皇子直接从侧边EQ戳进大龙坑,男枪也E穿墙下去开打!”

    “哇,EDG这个决策好果断啊,这真的要开偷吗!”

    “能偷的,男枪双吸血的三件套,皇子装备也很好,这两个人真的能偷!”

    敌方上野两人从FPX的视野里消失了二十几秒,姜稚察觉到不对劲!

    “林伟翔,看下大龙。”

    于是厄斐琉斯用远见改造开出大龙坑的视野,正在打大龙的EDG两人立刻暴露在突然照亮的光圈里!

    偷大龙的行为被发现,但EDG并没有收手,反而是中路的三人个不再演戏,丢下兵线迅速奔赴大龙坑!

    每个人都把输出频率拉到极限,EDG准备直接莽到底!

    姜稚见状便立刻放弃只剩三分之一血的小龙,带着凯南迅速赶过去!

    当小鹿赶到,厄斐琉斯走出大龙坑背后的红buff草丛,直接把大招清辉夜凝甩进一片黑暗的大龙坑!

    噗噗噗噗!

    厄斐琉斯的大招在狭小的范围里炸开,FPX所有人都获得了大龙坑里的视野!

    大龙已经只剩两千多血!

    小鹿贴墙Q闪进场,手中魔法树枝一转,同时刮到EDG四人,随即大招挂上去,一个W对着大龙砸下!

    轰!

    轰!

    最先落下的是小鹿的惩戒!

    皇子惩戒随后跟上,普攻也已抬手!

    大龙只剩最后几十点血量!

    啪!

    小鹿的W技能惊惶木先一步砸出伤害,将大龙的血量清空!

    “吼~~~”

    纳什男爵发出一声悲吼,巨大的身躯化为飞灰飘散!

    “抢到了!他又一次抢到大龙!”

    “姜神!我的天!”

    “EDG又一次帮他白打工!”

    小鹿的大招将EDG四个人昏睡,凯南闪现开大进场,露露跟过来把洛变羊!

    “脆皮的洛最先被秒,卡牌闪现黄牌定住德莱文,厄斐琉斯在隔墙输出!”

    “皇子男枪穿墙上去想要抓厄斐琉斯,但林伟翔很鸡贼,直接闪现进大龙坑跟队友汇合,开起红刀对德莱文疯狂输出!”

    “德莱文倒下,EDG要溃败了!”

    “瑞兹闪现上高地跟队友汇合,FPX没人去追,虽然EDG是反向逃亡,但瑞兹还能开车带队友走,FPX五个人都没过墙技能,也没人交闪去留人!”

    “FPX这波抢龙加杀人,已经够赚了!”

    “翻了!FPX直接把劣势翻成优势!”

    “这不是一般的优势啊,五个人都有大龙buff,这是大优啊!”

    “我的妈呀太刺激了,对于姜神今天的表现,我无话可说了,我管某人宣布,从今天起,iwudi就是我的偶像!”

    “这一波,看得我头皮发麻!”

    “打到现在,FPX终于打出了一波堪称完美的团战!”

    敌方阵亡两人,姜稚让大家先别回家,直接带着兵线推中上。

    在大龙buff的加持下,小兵的伤害不容忽视,趁着EDG三人回城补状态,FPX兵分两路,小鹿跟凯南推上,其余三人推中。

    EDG中上两座一塔很快被拆掉,FPX五人继续把两路兵线带进二塔。

    姜稚把画面切到中路,看见敌方三人已经出来守中二塔,便打了个撤退信号。

    “走吧,对面人快复活了。”

    话音刚落,缩在塔下的男枪不小心吃了厄斐琉斯一个通碧Q加一发暴击普攻,本就没回满的血量,这一下便掉到半血以下!

    卡牌往前走出两步,手里捏着黄牌,靠火炮增加的射程,将黄牌丢出手!

    “别打,快走!”

    姜稚清楚记得,卡牌和厄斐琉斯都在大龙那波交了闪现,当他看见卡牌这个举动,立刻就意识到不妙,因为皇子和男枪手里都有闪有大!

    但他出声已经晚了。

    啪!

    一杆旗子插在卡牌身后,巨龙撞击随后出手!

    doinb没料到皇子竟然如此果断,毫无防备之下,直接被挑飞起来!

    “德玛西亚!”

    皇子大招朝着厄斐琉斯盖下,连同卡牌和露露一起框在里面!

    牛宝看见中路打起来了,想也不想便把传送套在EDG中二塔前的己方小兵身上,想要快速支援队友!

    咚!

    露露给厄斐琉斯套大,将皇子击飞!

    瑞兹闪现上来,EQWQ,恐怖的法术机关枪一阵乱喷,围城里的三人血条瞬间消失一大截,首当其冲的卡牌更是已经残血!

    啪!

    男枪一个烟雾弹丢过来,终极爆弹接着轰出,带走了卡牌的最后两格血量!

    紧接着,男枪闪现贴脸,大口径双筒霰弹枪怼着厄斐琉斯瘦弱的胸膛...

    砰!

    在露露交出变羊的前一刻,男枪打出了这发贴脸的普攻!

    【DoubleKill!】

    男枪直接收下双杀!

    并且,双吸血+大轻语的出装让男枪一枪就把血量回满!

    但这还没完。

    男枪脱离变羊之后,立刻滑步向前追击闪现逃亡的露露,而皇子和瑞兹则守在亮着传送光芒的小兵身边。

    凯南落地,瞬间开出大招,同时变成闪电扑向瑞兹。

    但是面对有闪的两人,没闪的凯南只有被溜的份,很快就被第二套技能冷却好的瑞兹和皇子合力击杀。

    另一边...

    男枪确实追不上露露,但他紧跟在露露身后给队友视野,德莱文复活后丢出两把大斧头,隔着半张地图收下露露的人头。

    【EDG.Viper击杀了FPX.Crisp!】

    击杀提示声中,姜稚默默按下空格键,把视角拉回自己身上。

    小鹿回到EDG上路二塔前,用手中那杆小小的魔法树枝,一下一下的A着塔。

    姜稚已经知道接下来的结果。

    这时候,游戏时间接近30分钟,除了辅助,大家的等级都在14级以上。

    等级高,意味着复活时间极长。

    所以,哪怕姜稚回去用大龙buff给小兵加buff,也拖不了几秒时间。

    EDG全员集结中路,压根不管上路那只小鹿,五人直接带着兵线从中路推进。

    中一塔早就被拆了,二塔也不是满血的,EDG一路势如破竹推上FPX的高地。

    导播给了小鹿几个镜头。

    一只仍然在倔强地A着塔的小鹿。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悲情的一幕。

    解说沉默了。

    台下有些观众红了眼眶。

    弹幕早已爆炸。

    doinb脸色发白,握着鼠标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然后他突然身体抽搐,眼睛一翻,整个人摊在电竞椅上。

    米勒默默掏出手机,发了个微博。

    「挺好,不用解说折磨的第三把了。」

    “我靠,你真不怕被冲烂啊?”

    娃娃在一旁看着他发微博,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