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燕山月也不觉得奇怪,也就他能记住宁采臣这个名字,还记这么久。

    打开信封,他低头细看。

    原来宁采臣现在,做了南边一位大商人的账房。

    这商人做的是丝绸生意,需要可靠的货源。

    正好现在燕山月是三府织造了,手下掌握着江南最好最大的织造厂。

    宁采臣又和燕山月有一面之缘,所以写信来,拉拉关系,谈谈生意。

    看完之后,燕山月决定先等等。

    他自己其实并不愿意越过鲁吉等人,插手下面织造厂的事情,但宁采臣的提议,又单纯有利无害。

    如果那位大商人够聪明,就应该知道去找鲁吉。

    等到什么时候鲁吉来找燕山月,求他帮忙,燕山月再出手。

    不过燕山月根本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第二天早上,就有锦衣卫请燕山月去天香楼。

    到地方之后,鲁吉已经等着了。

    两人打了招呼坐下,鲁吉就拿出一封信,递给燕山月。

    “燕大人,这是一位熟人的信。”

    燕山月一边接过,一边在心里疑惑,到底是什么熟人。

    看过之后,他才明白,这还真是个熟人。

    当初青蛙神害死苏州织造太监,根源是周老板和织造厂抢生意,生意的对象就是南边一位大海商。

    这封信就是那位大海商寄来的。

    如今周老板已死,大海商生意还得做,也不用再犹豫,就认定官办的织造厂了。

    不过信上提到的一个联络人名字,让燕山月十分诧异。

    “宁采臣?”

    燕山月真的没想到,宁采臣做账房,原来是给这位大商人干活。

    鲁吉来找燕山月的意思,是请他出面,和海商谈条件。

    毕竟明面上,燕山月官大一级,说出去都有派头。

    而且天下人都看不起太监,鲁吉知道自己的面子无论如何都大不过探花翰林燕山月。

    当然了,作为“下属”,鲁吉对燕山月是建议和恳请,燕山月不想去,鲁吉也没办法。

    燕山月倒是不觉得有拒绝的必要。

    他现在蹲在家里修炼,始终无法突破最后一层关隘,出去散散心也好。

    再说这次和海商谈生意,是去杭州更南边,从未去过的地方。

    虽然那里六山二水二分田,不算富庶繁华之地,但山水相依,还靠近海边,风景不错,正好游历一场。

    而且还能见宁采臣一面,也算是故人相会。

    于是燕山月对鲁吉点头。

    鲁吉顿时大喜过望,对燕山月千恩万谢。

    然后他才拿出另一封信。

    原来,海商早就已经有安排,让宁采臣和鲁吉在金华见面。

    这也算是十分有诚意,海商的老巢,是在更南边的海边隐秘海港,金华正在苏州和海港中间的位置,不偏不倚。

    鲁吉本来不知道燕山月是否答应前往,也就没有说出这安排。

    现在,燕山月只要带着这封信,去往金华就好。

    “时间在十五天之后。”

    这一段时间可以说略显紧张。

    苏州到金华,中间顺着运河到杭州还算方便,但从杭州到金华,就没有那么方便。

    海商在信中也说了,他会让宁采臣按时赶过去等待,苏州这边要是晚到,也无所谓。

    但他当然还是希望苏州这边能快点过去,生意不等人,晚一天就少赚一天的钱。

    鲁吉觉得这也算是很有诚意了,但为了照顾燕山月,当然还是燕山月说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到。

    只是最好现在给个确定的日期,鲁吉给海商寄信说一声,以免误会。

    燕山月忍不住一笑,信使还不一定有他走得快呢。

    鲁吉愣了一下,忍不住拱手:“我曾在春狩时见过燕大人的骑射功夫,确实雄姿英发,威武迅捷。”

    “但要纵马南下,也太辛苦了,不过见一个商人,何至于此。”

    燕山月笑着站起来:“不辛苦,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鲁吉还是十分犹豫,但燕山月已经转身要走,他也只好站起来,将信交给燕山月。

    然后又是另一封信。

    这是鲁吉和海商商谈的条件,比如丝绸的价钱,多久交货,一次多少之类的细节。

    燕山月这次去,主要其实不是谈生意,而是说一句答应,这封信是宁采臣带回去给海商的。

    之后自然会有鲁吉这边的账房,和海商那边唇枪舌剑,谈好细节。

    燕山月收起两封信,点头离开。

    他也不浪费时间,在天香楼上找到柳香君,让狐妖帮忙告诉苏州好友,自己要出一趟远门。

    然后回到家里,告诉家人,要去金华一趟。

    家里人虽然不舍,但也知道,如今燕山月是官,总是要做事的。

    甚至祖母觉得,这样比燕山月前一段时间一直锁在房间里不出门好。

    于是一切安顿好了,燕山月回自己房间收拾东西。

    此时,自从来到苏州就一直安稳不说话的画鬼急匆匆地出现。

    “带上我带上我!”

    燕山月忍不住一笑。

    “好好。”

    他当然知道,徐青藤肯定会忍不住想跟着去。

    南边山水相依,风景不错,画鬼肯定不想错过。

    “不过你怕不是踏着星光,转眼就到了。”

    画鬼忍不住长叹口气。

    虽说有了星光遁术,行走天下十分方便,但少了中间的过程,游历的见闻就没有了,也算是有得必有失吧。

    燕山月却笑着摇头。

    这次他并不会星光遁术一步走到金华,而是准备骑着画中黑马,一路纵马过去。

    毕竟时间还早,而且燕山月修炼一直没有进展,确实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想想。

    画鬼顿时大喜过望。

    这下他一路可以游览山水,大饱眼福了。

    “不过必须在晚上。”

    毕竟徐青藤是个鬼,自然是不敢在白天出门的。

    燕山月笑着点头。

    他现在修炼帝极玄天功,晚上有满天星辰,一样能看清任何东西。

    于是燕山月带上随身东西,转身出门。

    从东门出城之后,燕山月骑上黑马,纵马狂奔。

    一路南下,到运河边之后,沿河而行。

    燕山月一路毫不停歇,天色渐渐暗下,很快就到了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