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九江城外,

    解开夜罗刹面具的许银章整个人都不好了。

    倒是群里众人,

    看到那张面具下的绝色面孔都不禁有些惋惜。

    【碧霄仙子:这就是夜罗刹?好漂亮的人儿,干什么不好,为什么偏要当杀手呢?】

    【太白金星:就是,可惜了。】

    【玉清真王: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就连李玄看到夜罗刹的真正面目,心中都不由得涌起一丝惋惜。

    美好的事物往往能够引发人类的偏爱,

    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李玄也是一样。

    之前直接飞剑削首,

    并非他对这个夜罗刹的杀意有多大,恨意有多深。

    只不过是不想跟某银章捕头再碰面,

    图省事才做出的选择。

    早知道夜罗刹是这样一个绝色佳人,

    李玄还真未必会这么轻易狠下心来直接辣手摧花。

    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但有好看的皮囊摆在面前,谁又不想多看两眼呢?

    不过眼下说什么都晚了,

    再好看的皮囊被分成两段,再沾上大片的血迹灰尘,

    也让人欣赏不起来了。

    【大仙申公豹:杀人者,人恒杀之。既然走错了路,早晚是要付出代价的。】

    老道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斗姆元君:此言有理。】

    众人都有所感触。

    大仙这张嘴在不奶人的情况下,说的话还是很富有哲理的。

    【碧霄仙子:东华,怎么看人家漂亮,就拿着人家的头舍不得放下啦?】

    这时碧霄的一句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了某银章捕头的身上,

    众人一看,

    可不是嘛!

    捧着人家的头都半天了,

    既不丢弃也不放下,就在那里呆呆发愣。

    【太白金星:东华,你不会是有什么特殊嗜好吧?】

    咦——

    众人顿时都觉得心中一阵恶寒。

    男人喜欢美色可以理解,

    但对死了的美色都还恋恋不忘,

    这口味可就有点重了。

    换做往常被人这么污蔑,

    某银章捕头恐怕早就跳起来了。

    想他堂堂玉面俊郎君,风流许银章,

    京师内外不知有多少美女想往他的怀里扑,

    活色生香的美人儿都顾不过来呢,

    怎么可能还惦记死人?

    恶心人也没有这么恶心的!

    只不过眼下他却根本无心去计较这些,

    更没心情跟人斗嘴。

    因为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最为恰当,

    那就是欲哭无泪!

    【东华帝君:诸位道友,我能说这个女人我认识吗?】

    大家都是一愣。

    【太白金星:东华你认识的美女挺多呀!】

    【碧霄仙子:不会是你在哪家秦楼楚馆里的相好吧?】

    【大仙申公豹:那可挺让人惋惜的,有个美好的开始却没能收获一个美好的结局。】

    看到大家的调侃,某银章捕头却差点没哭出声来。

    【东华帝君:此女乃是昔日京师教坊司中的头牌,

    但早在十来年前,她就已经离开教坊司不见了踪影,

    据说是被皇宫里的那位给收用了。】

    【……】

    大家都有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大瓜给噎住了。

    宫里那位?

    是他们猜想的那位吗?

    【玉清真王:东华道友,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李玄顿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许宁夜之前在荆襄抓到的那个罗网‘绝’字堂堂主魏恒,

    就是大胤皇城司的人吧,

    而且还是皇城司里排行前十的高层。

    现在这个夜罗刹又疑似是大胤当今皇帝的女人,

    这是罗网和皇家的牵扯未免也太多了点吧!

    这只是单纯的巧合吗?

    其他人虽然不像李玄了解的情况那么多,

    但教坊司头牌,罗网第一杀手,当今皇帝,

    这三个迥然相异,

    甚至可以说风马牛不相及的身份诡异地凑在一起,

    还是让人忍不住生出了无限遐想。

    【碧霄仙子:东华你确定?】

    【太白金星:十余年前的京师教坊司头牌你都认识?不会是看了错吧?】

    【东华帝君:怎么可能认错?那还是我第一次去教坊司,印象很深刻的好吧!】

    【……】

    第一次女票你还挺难忘是吧!

    大家忽然觉得像这样的一块货,貌似也不值得大家替他担心。

    “他在哪儿!”

    就在这时,一群身影沿着官道远远追了过来,

    正是跟夜罗刹一起同来截杀他们的那些黑衣杀手随后追到。

    许银章脸色一变,

    紧接着两眼之中就骤然迸发出慑人杀机,

    扭身就向着那些黑衣人迎了上去。

    因为就在闪念间他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夜罗刹一死,

    这些人也绝不能再放他们活着回去,

    不然他的处境只会更糟。

    于是一场激烈厮杀紧接着就在官道上再度爆发开来。

    黑衣杀手们直接就被打懵了,

    他们虽然也都算是罗网中的精锐,

    但跟许宁夜这个身怀秘术的宗师级强者比起来就有些不够看了。

    再加上许宁夜为求速战速决,

    还动用了之前从魏恒手里缴获来的‘绝’字堂镇堂之宝,

    武道神兵——冰魄神剑!

    一道道欺霜赛雪,冰封大地的凌厉剑气施展开,

    又没有同等级的对手牵制抗衡,

    打既打不过,

    逃又逃不掉,

    这些黑衣杀手的结果自然也就注定了。

    见此情形,李玄也就暂时把注意力从群里收了回来。

    “二公子您快看!”

    这时候甲板上李家护卫的一声叫喊,让李玄不禁有些好奇。

    于是也就不在船舱里装模作样的闷着了,

    迈步来到甲板之上,

    这才看清,原来他们船只已经马上要到九江码头了。

    船只还没等进港呢,远远就看到码头之上彩旗招展,人头攒动,聚了怕是有不下几百人。

    “这都是干什么的,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李仲麟不由得一怔,

    他们一路行来,路过停靠的码头也非止一处了,

    这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大场面。

    “可能是三老爷派人来迎接二公子的吧?”

    有李家护卫猜测道。

    李家虽为荆襄世家,可不是说他们家里的人就都留在荆襄发展了,

    在外卓有成就的族人也不在少数。

    他们说的这个三老爷,也就是李仲麟的三叔,就是其中一例。